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坐海巴士去北岸看病友

已有 462 次阅读  2013-08-10 16:17   标签多伦多  style 
自从去年一位多伦多病友去世后,我一度不准备再认识新的网友病人了。

当她女儿在我的博客留了悄悄话后,感动于女儿的孝顺心,还是和她妈妈-比我年轻一轮的病友通了电话。她是上海人,没有上海女人作的习惯,这个和我一样。爽气,也像。

一年来,她经历了手术,化疗,放疗,体质消耗很大。但是她在电话里每次都乐呵呵的。我俩交往,都不知道谁鼓励谁了。有好几次实在无力讲话,她也实说,因此我们的聊天有时很短促,但很理解对方。

一年多过去了,说好她疗程结束后两人见个面。

我去她的城市,约在海边的market。远远见她就认出来了,走近了,一个久久的拥抱,如见故友。她摘下帽子,一头因化疗脱落的光头刚冒出毛茸茸的头发。她笑道,我不在乎。

她也是再婚,丈夫西人,新婚两年查出癌症,丈夫仍旧疼她如宝,这也是她自信美丽的缘由吧。

下面照片是此行的纪录。先坐Seabus离开温哥华码头。


回眸远眺温哥华繁华市区。


从轮渡出来看北温哥华也称北岸,较之华裔满街的温哥华,这里更有西方风格。






朋友车子晚了,我坐在长椅上听音乐看海看喷泉,很是悠闲。四个月和孙子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竟也很享受偶尔的独处。



朋友来了,两个半小时闺密间的闲聊,海风吹佛有点凉意了。



我们都是比较要小心自己身体的人,告辞,回程。

在轮渡上留一张北岸的城市剪影。有山,城市的景色就独特。犹如我的北岸朋友,坚强乐观端庄而又风情万种。



帮我点这里给我的画加分吧,谢谢啦~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