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我的妻子曾经在大学门口卖烤红薯(转帖)

6已有 1042 次阅读  2010-09-07 01:14   标签妻子  大学  烤红薯  对眼  老婆  恋爱  爱情  感情  人生  感悟 
我的妻子曾经在大学门口卖烤红薯(转帖)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到校外的几条街道去吃小吃。有一对父女引起了我的注意。父亲做煎饼,女儿烤红薯。她长得其实不算太漂亮,但打扮得整齐干净,一条马尾辫,说话嗓门很大,却又很甜。脸色红润,做事干净利索。和别的摆摊的人不同,闲时总拿本书看,而别人要么聊天,要么去打牌。我仔细瞧了瞧她的书,竟然是我非常熟悉的高中课本。 

我于是经常去她那买红薯,其实我并不喜欢吃。后来渐渐有些熟了,就乘着她不忙的时候和她说话,才知道她高中上了快两年,母亲身体不大好,她家弟弟妹妹又多,只好辍学和父亲出来打工。她很羡慕我能够读大学,虽然她很爱学习,但是现在即使考上了,也难去读。她想攒点钱,以后有机会再去争取。她现在基本上把高二的课程学完了,但没有高三的书。 

我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家里人,给我把高三的书籍和复习资料寄过来。我的父母非常奇怪,问我怎么回事?甚至担心我出事被学校开除了。当我把一大袋子书递给她时,她非常感谢,平常伶牙俐齿的,却说不出话来。后来我再去买红薯,她就不收我的钱。我偷偷的告诉她,其实我不爱吃红薯,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不敢看我。 

以后周末我就去他们租的小房子里帮她学课。他爸对我极其客气,不知用什么招待我。我叫他们别客气,总是下午吃过饭去,吃晚饭之前回校。我也没钱请她下馆子。那些午后是我大学期间非常美好的回忆,我们静静的看书,我帮她做题目。她父亲觉得对不起女儿,尽量让她少上街。可是她真的非常孝顺,也尽力帮助她父亲。 

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喜欢她。那时我也非常害羞,连她的手都不敢碰。从春天认识到年底,有十个月了,见面越来越多,连暑假我都没有回家。但是寒假到了,即使我留下,他们也是要回老家团圆、过年。我让她留了个村里的电话给我。 

回家后,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任何一件事情。母亲觉察到了我的变化,问我是否在恋爱。我不敢和父亲说,悄悄对母亲说了。父母都是高校的教授,我为此非常烦恼,害怕他们不会同意。不料父母都很赞许,鼓励我说这是个好姑娘,不要错过,现在应该帮助她考上大学,而经济上他们会帮助我们。我高兴的都哭了。我提出过完年后去她家,父母也同意了,只是让我注意安全。 

我于是打电话给她。他们村上人的话我真的听不懂,还好母亲是在那个省附近出生的,替我接了围,终于和她联系上。她告诉我地址,下了火车怎么乘汽车,然后她会在汽车站等我。我买了票就告诉她日程。终于我坐了一天火车,又半天汽车到了那个车站。那一天万里飞雪,寒冷异常。我远远就看见她和她爸在等我。她穿着一件红棉袄,脸冻得通红。我跑过去,不顾她的父亲在场,一下子把她搂在怀里。 

在她家我授到了隆重接待,让我受宠若惊。她家的亲戚朋友都来了,非常热闹。她弟弟告诉我,姐姐回来后就在等我的电话。听到有电话找她,出门就摔了一个跟头,让村里人笑话了几天。我恳求她父母春天不要让她上街卖红薯,我会给她找学校复读,钱不是问题。她家的确很困难,但是只有读书才是希望。既然我喜欢她,她的弟弟妹妹我日后一定会尽量帮助。 

她父母同意了。她的母亲非常喜欢我,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可惜我听不太懂,还要她作翻译。那几日我们每天下午就到村外踏雪,无边的雪地里留下我们的初吻。我们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夕阳西沉。我拉着她的手回去,村里人看着我们两个人笑,她总是低下头,羞红了脸。 

后来她和我一起回校,她父亲依旧卖煎饼,而我送她去了一所补习班。在我的悉心辅导下,她考取了这座城市的另一所大学。以后我父母寄钱过来,都是两份。我毕业后就在本系读研,等她一毕业就娶了她。后来一起到了美国,读书、找工作,生儿育女,直到今日。我的妻子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在一所着名的IT公司工作。她的父母都在这里照顾我们的孩子,而我父母也经常过来。 

现在妻子已经和当初很不同。但是在我眼里,她还是那个卖红薯的姑娘,大着又甜又美的嗓门,做起家务来还是那样干净利索。她仍然是那青春飞扬的少女,而我还是那个青涩少年,了望我们过去和未来,无穷奔涌的岁月。 

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就难以轻易合上。有时候我禁不住问上苍,我为何这般幸运?什么婆媳矛盾、家庭纠纷我都没有真正碰到。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工作非常忙,但是对我的爱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少。而妻子家虽然非常贫困,但人与人之间的关心一点也不少,甚至更为强烈。我的岳父为人少言寡语,但极为正直、硬气。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伸手向别人借过钱。现在条件好了,别人有困难向他开口,总是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我的岳母由于年青时干了太多重活累活,后来身体不好,只能做做家务。但是把家打理得十分整洁干净,在她们村绝对是异类。大多数人家虽然房子盖得好,但是里面大都又脏又乱。 

记得妻子第一次去我们家,父亲一大早就去火车站接我们。我妻子颇为忐忑,不知大学教授有何等高深。父亲常年教书,非常幽默,见面之后就逗得她哈哈大笑,一扫拘谨。到家后,母亲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一共做了20个菜,够我们四个人吃上几天了。母亲对妻子说她一直想要个女儿,因为工作太忙就只生了一个儿子,对此十分遗憾,现在这遗憾没有了。吃饭时,母亲一个劲地给她夹菜,让我都有点嫉妒。晚上妻子和母亲睡,我和父亲睡。她和母亲非常谈得来,竟聊到后半夜,第二天两个人都睡到快中午才起来。 

我们的婚礼简单而热闹,连婚纱照都没有拍,因为我们都不喜欢。岳父逢人就发烟,乐得嘴都合不笼。岳母却有些伤感,因为我们很快要去美国留学。她觉得美国深不可测,抓住我的手一再叮嘱,青就交给你了。我对她说,只要我有饭吃,青就不会饿着。我不能保证青以后会过多么富有的生活,但是我能保证她一定快乐。以后我每次惹她生气,就会想起对岳母的承诺,向她道歉。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我们在一起生活之后,才知道爱情的真正意义。那是在远离故土亲人的异乡美国同甘共苦、相依为命。我先到美国,妻子工作半年后以陪读的身份赴美。那半年我饱尝相思之苦,每天的email是我生命的阳光。到机场接她的时候,我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她长吻。到了我租的公寓,我们都十分高兴,终于有了一个家。由于优异的成绩,妻子很快就春季入学继续读计算机。她的计算机专业,还是当初母亲给她选的。但计算机系没有什么奖学金,靠我的全奖度日,虽然不宽裕,但是也不吃紧。生活繁忙而快乐,每天上课做作业,周末有时间我们就开着二手车兜风。 

后来的生活按部就班,和大多数留学生那样,毕业,找工作,然后买房子,生孩子。唯一有所不同的是,我的正式工作比较难找,作了多年的博士后。而她则是一番风顺,工资越涨越高。我们在一起,难免有摩擦和矛盾。我们都很“强势”,她是老大,而我是独子,各不相让。有时候还会大动肝火,我甚至要老拳相向。妻子不被我的威势吓到,说:”你来试试,我可是烤红薯的出生“。我们都乐了。后来我们发明了一个办法解决纠纷,就是互相出题考对方智力,以”文攻“代替”武斗“。我虽然是在学术界混,但智商却不如妻子,十有六七败给她。 

妻子身体非常健壮,得益于早年在农村干活,后来在大学时喜欢体育锻炼。我和她比试过跑步,2000米之内,她不是我的对手。但超过2000米,我就不行了。妻子工作勤奋,在家也承担了大部分家务。最让我感动的是有一回我从实验室奔回来,妻子背着一个抱着一个(我们的头一胎是双胞),正在做饭,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流出来。妻子生了双胞胎儿子后,她父母高兴极了,只有我母亲很遗憾,直到我们又生了一个女儿。 

妻子的性格开朗,生性活泼,”健忘“从不”记仇“。而我天生有些腼腆,略有多愁善感,有时候不免为科研、工作上的不快而迁怒。记得有一回,我们大吵了一架,我认为是她不对。晚上睡觉,我给她一个后背,不理她。妻轻轻搂着我,半天没有声音。我等着她道歉,却发现她早已睡着了。窗外的月光透进来,依稀看见她秀丽的脸庞。忽然想起从前的一幕幕,有一种感动让我泪如雨下。我紧紧的抱着妻,吻着她明亮的额头。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她,我的生命还会有快乐吗?甚至我的生命还有必要继续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