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中国退休女工加拿大打工记

3已有 779 次阅读  2010-09-08 23:43   标签加拿大  中国  女工  退休  打工 

中国退休女工加拿大打工记

伴读老妈再打拼

2007年9月25日,杭州市胶合板厂退休工人张春美终于拿到了签证。她要去加拿大,为儿子姜仁周陪读。

9月,张春美拿出家中所有积蓄15万元,送儿子去加拿大读书。没想到,儿子到加拿大才发现,那所学院是私立学校,所谓的“考试合格可进入高等院校深造”的承诺是个谎言!一年后,校方会想方设法让学生考试不合格,然后要求重修,以多收一年学费。

张春美愤怒不已,却又进退两难,但不能让那15万元白花了。她决定去加拿大陪读。

10月2日,张春美来到加拿大渥太华的渥太华语言学院。儿子和同学纷纷诉苦,说去年全校98名中国留学生只有13个学生被加拿大两所公立职业专科学校录取,少数人无奈回国了,多数人选择重修,有的学生竟然连续读了3年。

考虑到家庭经济状况,张春美劝儿子回国,但姜仁周说什么也不肯。无奈,张春美只好给卖服装的妹妹张春梅打电话求助。妹妹爽快地说:“钱不够我出。”张春美决定留下来。

张春美是个要强的女人,她不好意思用妹妹的钱,决定打工。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碍。于是,她每天买份《渥太华日报》,让儿子给她读招聘广告。

11月的一天,张春美得知,渥太华合麦斯木业有限公司招聘50岁左右的技术工人,性别、国籍不限。她有些吃惊:在中国,女职工50岁就退休了,这家企业怎么招聘年龄这么大的工人?

第二天,张春美让儿子当翻译,一起来到合麦斯木业公司。原来,加拿大男女职工退休年龄都是65岁。他们认为50岁左右的人,无论技术,还是人生阅历,都处在颠峰时期。这个年龄的人有各种社会保障,还可以降低企业成本。

张春美喜出望外,当即报了名。一周后,经过工作技能考核和体检,她被正式聘用,月薪2000加元。

外国的钱不好挣

合麦斯木业公司生产刨花板、中密度纤维板和高密板。张春美应聘的工种是她的老本行干燥工,是人造板的关键环节,危险系数大,难度高。

张春美工作认真,从未引发事故或生产次品。但由于文化差异,她还是闹出了不少笑话。加拿大每天工作7小时,但勤劳的张春美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来得早,走得晚。她认为,早来晚走是勤劳的表现。但加拿大人最守时,早来晚走却被主管杰尔利认为工作效率低,能力差。

张春美所在的车间每天充斥着甲醛味和工人的汗臭味。得知加拿大人爱干净,她每天换洗工作服,尽量保持机器整洁。可杰尔利还是不满意。一天,杰尔利来到张春美操作的机器旁,用手在机器顶端抹,以清洁不力为由,罚了她100加元清洁费。

回到家,张春美将在公司受到的委屈向儿子倾诉出来。姜仁周听后,愧疚地说:“妈,你为我受了这么多委屈,咱们还是回家吧!”

张春美态度坚决:“为了送你来加拿大读书,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你放心,妈妈一定要做出成绩来!”

张春美决心学好外语。此后,每天晚上她与儿子一起学习;早晨到附近的公园练习发音。经过不懈努力,她的外语水平有很大提高。

不知不觉,张春美来加拿大已经5个多月了,签证快到期了。虽然杰尔利对她有成见,但这样的技术人才不好找,公司还是留下了她,并帮她延长了签证。

2008年4月12日,张春美旁边的工友美拿多因为拉肚子,一趟一趟地跑厕所。突然,张春美听到美拿多操作的干燥机发出了噼啪的声音。凭经验判断,一定是干燥机内温度持续过高,引燃了里面的纤维板。如果不及时处理,几分钟后可能发生爆炸!

加拿大人做事恪守秩序,自己的事必须自己做。有前车之鉴,张春美不敢擅自处置,她大声呼喊,向全车间人发出警报。所有人都闻声赶来,但没有一个人敢擅自按下触手可及的停机按钮,而是分头去找杰尔利和美拿多。

这时,机器里传出的异常声音越来越大,等他们赶来恐怕来不及了!张春美猛地冲上去,按下了停机按钮。不一会儿,杰尔利和美拿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了过来。杰尔利看了一眼“胆大妄为”的张春美,一言不发地打开机器,甲醛混合着糊味立即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杰尔利头顶冒汗,连说了两句“好险”。

第二天,公司主管行政的副总经理赤马德来到干燥车间,宣布奖励张春美1000加元,还竖起大拇指说:“了不起!在你的国家,还认识像你这样优秀的同龄人吗?介绍给我们,给你佣金。”

听了这番话,张春美感到无比自豪。同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海里形成。

建立“银发人才库”

5月11日,张春美给妹妹打电话,让她去找原来胶合板厂的退休工人,问他们愿不愿意来加拿大打工。5天后,妹妹打来电话说,她问了好几个人,但他们都不相信加拿大会聘用年龄这么大的工人,没有一个人肯来。张春美只好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

8月,姜仁周被道格拉斯学院计算机信息专业录取,学制4年。这座大学位于渥太华的郊区,是所公立学校。总算熬出头了,张春美非常高兴。

虽然公立学校收费低,但加拿大消费高,姜仁周一年的学杂费至少也得1万加元。张春美承受着从未有过的压力。

在妹妹的资助下,再加上自己打工赚的钱,张春美勉强为儿子凑够了第一年的费用。为给儿子筹集第二年的学费,姜仁周搬去学校后,张春美搬进了公司的员工宿舍。

12月25日,人们沉浸在圣诞夜的狂欢中,张春美的公司也举办了化装舞会。舞会上,赤马德突然问她:“上次托付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张春美一愣,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事来:“别人都不相信,看来只有我回去才能说服他们。”

赤马德说:“给你20天假。你要帮我这个忙,现在公司缺技术工人。”

2009年春节前夕,张春美回到杭州市,找到三位已经退休的同事,把自己在加拿大工作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动员他们去加拿大。在她的劝说下,三位同事答应了。回到加拿大,赤马德对她大加赞赏,并兑现了承诺,给了她3000加元佣金。

为减轻母亲的压力,姜仁周也在课余四处打工。7月,他趁暑假到建筑工地打零工,不慎从2米多高的脚手架上摔了下来,造成右小腿骨折,花了 4300加元,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才能下地。

本已攒够的学费,这下又出现了缺口,张春美焦急万分。就在这时,赤马德又来找她:“公司缺一名高级电工,还想请你帮忙。”张春美为难了,因为她在国内没有一个当电工的朋友。

第二天,张春美给妹妹打电话,让她物色一个具有高级电工资格证书的人。张春梅发动所有亲友,最后在上海找到一个叫余胜春的人,61岁,原是一家锅炉厂的高级电工师。随后,张春美以公司名义给余胜春发去一份邀请函。9月,余胜春来到了加拿大。张春美得到了2000加元佣金,刚好补齐儿子的学费。

有了这两次的经验,张春美开始琢磨这事。她找到赤马德说:“我们国家男性60岁退休,女性55岁退休,各种人才都有。能不能将他们的资料输入电脑,建立一个人才库,哪家企业需要就往哪家企业输送呢?”

赤马德高兴地说:“太好了,一定受欢迎!”

得到赤马德的支持,张春美开始行动,让妹妹在国内物色人选。2010年3月,张春美的“银发人才库”建成了,首批人选53名。

张春美一边上班,一边在休息日按照报纸上登出的招聘广告挨个打电话询问。由于聘用中国工人的费用相对较低,她的“银发人才库”很快在加拿大打开了市场,越办越红火。

文章来源:老年日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