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中国人做错事为何不爱道歉

1已有 622 次阅读  2010-09-12 21:19   标签中国人  错事  道歉  习惯  道德  文化 
中国人做错事为何不爱道歉


《时代周报》新闻
见习记者 徐伟

  摘读:近日,深陷学历造假漩涡的唐骏旗下的网游公司联游网络,通过借壳大华建设在纳斯达克上市,唐骏以3000万美元的联游估值,获得了大华建设增发的2500万股普通股,成为大华建设第一大股东,同时出任大华建设董事长。

  这是继唐骏学历造假被揭露之后的又一爆炸性新闻,这一消息让人多少有些瞠目。唐骏没有为造假之事向公众道歉,没有引咎辞职,反而继续步步高升,飞黄腾达,仿佛造假风波与他无关,不管舆论沸腾,他自岿然不动。

  无独有偶,禹晋永、李一等被接连揭露出造假、诈骗行为,当事人都没有任何致歉的表示,更别提那些犯了错误又继续大权在握的官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事情也渐渐地淡出了公众视线。这让人不得不诧异于中国社会怪异的道德环境,为何这些触犯到社会道德底线的人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为何他们可以对公众舆论置若罔闻?在对他们的“良好定力”唏嘘不已时,我们不得不担忧社会道德在溃败。

  在造假事实确证无疑的情况下,为何当事人仍然不为自己的行为道歉?社会的惩罚机制为何纷纷缺位?造假成本如此之低,公众对不道德行为的容忍尺度为何越来越大?我国产生社会道德溃败趋势的根源是什么?如何重建社会道德体系?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媒体有监督权,但没有惩罚权,所以这些人依然可以自由自在,对舆论置之不理。现在,我国的一些法律、规章还不够健全,存在许多管理空白,像类似事件由谁来管,管到什么程度,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很多人钻了法律的空子,最后逃之夭夭,有关部门不作为,该管的没有管,这是政府的问题。这些人既然有胆量去造假,就会有这样的胆量不认错,这些事件同时也暴露出我们的道德体系不健全的问题。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我们现在既不是一个公民社会,也不是一个民主社会,没有一套健全的道德法则和法律去约束个人的行为。所以,他们可以不顾媒体和社会舆论的谴责,继续做自己的事情。现在中国的诚信度比较低,从食品、药品到文凭,造假现象层出不穷,无处不在。媒体应该通过曝光这样的事件来唤醒人们的诚信意识,而名人更应该要起到模范作用。

  民办教育家、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现在的中国人缺少信仰,所有的道德体系都与信仰有关。历史上,我们是一个重农抑商的国家,中国要走向市场经济,建立商业社会,必须要构建信用体系。过去我们只有计划经济体系,计划经济本身是摧毁诚信的,在这个体系里面,没有商品交换。因此,只有上下之间的关系,没有横向关系,人与人之间不需要建立契约,也就不需要讲诚信问题,而这种不良的道德传统一直影响到今天。

  北外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在法治国家,道歉是一个传统,对公众撒谎,特别是撒大谎,是严重的道德败坏行为,在基督教伦理里面,是不能被接受的;但是在我国,似乎正好相反,很多人认为不撒谎就办不成事,而道歉就意味着自己有错或有罪,防线就被攻破了,所以不能道歉。中国人很精于计算,如果他觉得道歉的风险比不道歉大,或者道歉的收益比不道歉小,他就不会道歉。现在中国社会普遍缺少信仰,到最后都转向了信仰权贵和美色。社会风气败坏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一种普遍的现象,不论商场、官场,说真话的人不被重用,而溜须拍马的人,常常得到提拔,最后形成恶性循环、逆淘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