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关于秋波氏得“诺”奖之我论

已有 531 次阅读  2010-10-14 09:18   标签秋波  政改  诺贝尔奖  和平  和解  民主 
说论之前暂引一段:

“我对刘晓波从没有好感,不管哪方面。举个例:六四问题上,污蔑六四掩饰中共罪恶赞扬邓政权,且又以“四君子之一”和 “代言人”自居;维权问题上,没有参与任何实际实地的维权光停留在书斋和文字上,且又以“维权领袖”自居自傲;对待同仁问题上,竭力党同伐异排斥知行合一的可能危及自己“地位”的好男儿比如高智晟;文化问题上,模仿鲁迅和李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地贬损中华文化,狠批所谓民族性和劣根性;对中共问题上,他 “没有敌人”,“监狱人性化”,其实他一直是中共的“体制外传声筒”和如王若望先生讲的“中共的续命特技气功师”;对待F*L*G问题上,一直有意绕开中共迫害F*L*G问题,其团伙甚至还大肆攻击《九评》,“揭露”说“退党数字没那么多”;文章行文上,没有真诚感和文学性却偏又故意表现真诚感和文学性,读起来的感觉很别扭;关于谦卑和宽容问题上,一直不谦卑不宽容却又在文中赞颂谦卑和宽容,其实是要不明真相和眼光低的读者谦卑宽容匍匐在他们的所谓谦卑之下……等等。”
    
以上一段就在说明这个原因。中共深知一党专治已经昨日黄花,只是早晚的事,中共内部胡哥不久前就说要保政权几年,也知其不长,但不会主动交出政权,同时又怕清算,中国人民不答应过去它所犯下的一切罪行,如前南和红色高棉,菲马可思等。就得找出能在其专制之下已经丧失脊梁的软骨头,为其所用,培植其成为将来政权垮台时的代理人,要其与中共妥协并鼓吹全民和解,为其累累血债逃避清算而作准备。因为刘在所谓的宪章里明确说明要与中共合作,在“中共问题上,他‘没有敌人’”。而对其民主人士党同伐异,大加诋毁,他却有了敌人。而以上提到的刘对六四,维权等态度和实际行动可知他只是一个在旁摇扇摘桃讨好,见风使舵之人。尤其在中华传统文化上,大加贬损,说中国人生来就是劣根,狭窄云云。这都是中共几十年想做还没有做完的事,而刘却主观客观上都在帮中共加力。那个三百年殖民的论调也是众所周知的。他个人的选择和行为是自己的决定,而因此中国人对其寄以厚望,这才是中共所愿,中国人民又一次落入其彀的惨痛局面。

而且中共在后操纵使刘得奖,比起其它如高律师,胡佳和陈光诚等人得奖来说,对中共来说已经是一个胜利。当然刘不得奖对中共来说更好,但刘得奖对中共也不是那么坏的事,倒是中共是绝不能让其它的候选人得奖,那中共就要处理更糟的局面。所以说其瞒天过海,偷天换日,愚弄世人及世界过去是很成功的,而这次又是很高明和成功的。

于此,可以保持注意,多多观察,兼听多析,很快就会看到端倪。我们拭目以待吧!

对于秋波氏得诺奖,国内外正是波涛汹涌,众说纷纭。

没有人得奖也许是中共之大愿。但曾经的任何一个候选人要是得奖似乎都比秋波氏强,只可惜诺委各种考量(也可能有怕真正激怒中共的背后原因,如是授奖给任何另外一个人),所以给了秋波氏,这与秋波氏提出的无原则的,丧失基本道义的所谓大和解主张不无关系,也是很多秋波氏支持者极力赞许的 中共似乎能够接受的 所谓唯一方案之故。

其实这些人似乎都在犯一个错误,就是说其它做法似乎太过艰难,成功率不高,而最重要的评判标准 似乎成了 中共能不能接受,就是说 中共能不能接受 反而成了 要不要 去 实行 的某个 方案的 评判 标准了。天大的笑话,本末倒置的 逻辑。

诚然,似乎无论如何,有此一奖,让国际社会以及国人 些许 开始关心 国家,民族及个人的真途,民主的意义或可能性。这不能说不是一件好事。[color=Red]但因此把希望放在 秋波氏的 所谓 和解的方案上,这恰是又一险关,从一个危险的处境又荒不择进入了另一个更为难以觉察的 更为危险的境地。[/color]

如果秋波氏连些最基本的原则不能坚持,所谓的刘氏的和解和民主等必定变质,而又沦为另一不知名的中共的态变而已。

如若对于 六四 刘氏之表态 不仅是 令人作呕,那只是个人感情问题。而由此看刘氏在此问题上 已经荡然无存 最基本的道义 和原则。其它的刘氏所言也就不必费神赘述。

中共的罪恶已经罄竹难书,如若此等罪恶都能不计,那确如法轮功所言,没有天理,天理难容。就是说可以杀人而且是故意地,N多年不断地杀人,叫人杀人,鼓动一部分人去杀另一部分人,直到今天也是如此。每一次不断地找出一小摄作为杀戮的靶子,杀,杀,杀,杀出稳定,再依此文所言,杀出了和解,妥协,那中共还真做对了,杀对了。而此等和解还称得上和解吗?!而连如此滔天罪恶都能视若没有发生过?!这种民族还有血性,还有正义的精神吗?!面对天地神,这个民族还有资格存于世间吗?!

很多人 到今天 还并不 深刻 认识 到 中共的 嗜血本质?依然做着 你温情它就和解的千秋美梦,最后再次六四,把你吃掉不吐骨头的又一悲剧!

当今国民不是楼上所说不感兴趣,就是自身的存亡,国人也已经不在乎。“我身后,那怕洪水滔天。。”就是当今多数国人的写照。中国以当前的模式发展,不计代价,无视环境,彻底变质中华文化与传统,使国人失去真正民族之根本,短期确如楼上所言,似乎在发民,长期就是完全切断中国可持续生存的基础,是在灭亡中华民族。

那篇说2000多少年中国变为最贫穷的国家 的文章 并不是危言耸听。

具体什么方式战胜中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无论什么方式,最重要就是再次唤醒国民,使其不再沉醉。国民觉醒,用不着跟谁对抗,中共就失去其精神和物质的基础。

”对抗是以卵击石“谬也“中共掌握强大国家机器”这都不足为惧,仅举一例,中共要如此强大就不用去封网了,就连海外中文论坛如51就充斥着五毛,何故?!楼主为什么不思之其中道理。

再谈前苏共,在军事上,政治上,国力上在当时也不比美国差,世界上众多砖家叫兽邪者都不曾料到几天之内轰然倒下?!

天下兴亡,表似强大之王朝,瞬间分崩离析的中国历史比比皆是。兴亡存续恰不在军事,国家机器的强大,而是在国民的觉醒,这个是枪炮比不了的。而中共之利害,可怕之处恰是在对国民思想的钳固,其洗脑之精致化,集中外各国之邪恶大成,十二分的成功。这是我等不得不重视,不可小觑的。

因上述之因,我中华国民如众多雄文所言,在中共豺狼当道之世,被洗脑之甚,坠入当前犬儒,对一切冷漠,唯钱是尊,道德极端沦丧的境地。

此种境地才是最为危险的,这正是中共把中华民族拉入毁灭的,与其陪葬的最危险时刻。

想与此种邪恶至其极的东西和解,温情,恐怕只是持此类看法者 不知中共是豺狼,温情秋波使从良!千秋大梦此又做,待到彼时叹已凉。

后再附一文:

刘晓波印象点滴出名的诱惑


我对刘晓波总的印象是:他是一个为了追求个人出名而无畏,勇敢,甚至令人钦佩的人。(注:谁说秋波氏没有勇气?!)


第一次听见刘晓波的名字是在80年代中期,那时我正在社科院研究生院读书。刘晓波发表了篇与当时的学术泰斗李泽厚先生商榷的长篇论文,其观点颇为激进,好像要全盘否定中国文化思想。当时我和几个哥们就感觉,一个正在北京师范大学读文学博士的学生,敢于和当时的哲学思想大师李泽厚叫板,一种可能就是他具有很深厚的学术功底,但我们在北京学术界混了几年也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因而也没读过他的什么文章。毕竟在社科界学术功底是需要慢慢积累的,何况一个即使通文学理论的年轻人,他的思想和哲学功底也需要慢慢地修炼。;


另一种可能或许是他胆大无畏,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把自己不成熟的,尚需完善和深化的观点先提出来。这种假设似乎也不可能。因为以后也没看见刘晓波发表有什么学术分量的文章,来系统深化和阐述他的观点。反而他的兴趣转向到政治了。


我的看法是,刘晓波和李泽厚商榷的目的就是为了出名。他出名了,因为打名人的人总会沾点名气。这种名人效应立竿见影,刘晓波一下就成为北京学术界无人不知的人物。他也出大名了,因为他从非常极端的立场上,全面批判,全盘否定一切,哗啦啦把什么都砸烂。极端论的轰动效应是巨大的,他不仅受到传统派的反对,西化派的支持,而且引来其他更多人的关注,好奇和议论。


下面的几件事验证了我最初的印象。


刘晓波出名后,他常应邀到北京各大学座谈。有次他来到社科院研究生院时,本人有幸参加了一次与他的座谈会(很随便地聊天那种),主要是听他侃。他讲了很多,我现在能记住的3个他的观点。


一个是殖民论。他的意思好像是说中国从古到今已烂透了,无可救药了。中国必须通过殖民化才能发展,至少被殖民200年。他所提出的具体方案是把山东给德国,东北给日本,也就是说把中国各个省都分给西方列强,然后中国就可象香港那样发展。但他没谈主权和殖民后中国统一的问题,也没对该问题作深入的学术探讨。


另一个是他反对“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观点。只记得他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自己的观点,大意是一个人如果想品尝美酒,又不想喝醉是不可能的,美酒的美只有在你醉的时候才能感受,如果你没醉,你就不会感受酒的美。也就是说古为今用,洋为中用都是废话,只有全盘西化,把西方好的和坏的都拿来供中国人享用,才是可行的,才能让我们体会到西方的酒美。


再一个是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培养的人和士大夫具有虚伪的性格。也只记得他的举例说明。大意是这样的人玩女人都是偷偷摸摸地玩女人,很虚伪,还冠以美丽的词汇来文饰。人应该真实,坦率,洒脱,要玩女人就应公开宣称自己是花花公子,正大光明地,毫无掩饰地去玩女人。他确实带了一个女人一起到研究生院来,但不知是谁。(本人不知道刘晓波在80年代中期是否结婚。)


座谈会后,我总感觉凭刘晓波的学识和理论修养,他还没有实力向李泽厚挑战,也没有精力和时间来作进一步的学术探索,他为什么要全面地挑战李先生呢?


但他出名了,很忙,四处去举例说明他的那些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观点。听多了,也就没新意了。刘晓波也开始慢慢地淡出人们的视野,我甚至忘掉了他。


直到895月底我在广场上忽闻4君子开始绝食,其中一位竟是刘晓波。当时我还有点纳闷和吃惊。在四君子中好象只有刘晓波在学术界混。刘晓波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从学4月开始到学生绝食结束,从来不见老刘的身影和听见他的声音。5月下旬在社科院某地开的北京知识分子联合会筹备会上,在广场召开的知识分子联合会的记者会上,在广场的民主大学里,在广场的知识分子联合会的帐篷里,我从来没看见过刘晓波,也没听人提起过他,也没人提名他担任什么职务。在运动的最后,刘晓波真的是从天而降,以名人的身份开始参与学运了,他的名字由于媒体的忽悠,走向世界。


我问周围的哥们和同学,才知刘晓波是专门从国外赶回来的。当时真有点佩服老刘的英雄气慨。因为我们知道当时很多出名的人号称已经上了黑名单,都在准备逃跑到国外避难。刘晓波却逆流而动,从国外跑回,主动挂帅,这种大无畏的气慨确实令很多名人感到羞愧,无地自容。钦佩之余,另种疑惑顿然而生。刘晓波为什么不选择在运动其他关键的时刻回来,而偏偏选在广场学生已停止绝食,广场已失去凝聚力的时候回来呢?实际上最危险和最令人兴奋的时期是运动的前期,是4.26游行,是胡耀邦追悼会后的游行,是5.4游行,是学生的绝食。刘晓波怎么不在这些时候露面。也许那时各路神仙和名人太多,名气太大,即使老刘早早回来,也会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刘晓波不想只作为游行的参与者。他想成为名人来领导运动。他选择的时机确实是最佳的:学生绝食已结束,很多名人在为自己找后路,无暇顾及其他,大多学运领袖因内部分歧重重,失去号召力。在这种时候入局,不是名人的也会成名人。


老刘绝食的第二天,我和一位被分到北大教书的,更知圈内事的哥们在广场侃大山。当聊到刘晓波时,他的回答让我茅塞顿开,恍然大悟。他的大意是,刘晓波很坦坦荡荡的,他自己说就是为了出名,只要他被抓,世界各大媒体就会报道他的名字;就是只能在世界上出3分钟的名,人生足矣。


听后,我真的很钦佩老刘的人格,大智大勇,光明磊落,特别是不虚伪,具有一种能写上万里长空的江湖侠气和豪气。


我和几个哥们继续呆在广场。此后再没谈论刘晓波的事,因为他也似乎沉寂了,无声无息的。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广场的,反正我和几个哥们那天早上是最后离开广场,因为我们坐在纪念碑的正北面,向南面前门方向撤退时就自然在最后了。


来北美近20年,无心过问政治,所以对刘大侠近20年的所作所为毫无所知,也不知他名气达到何种程度。08年在文学城看新闻,才知刘晓波已成为国内西化派的领军人物。从他09年被捕入狱到2010年获和平奖,刘晓波的名气可谓达致巅峰,不仅在中国,乃至在世界都家喻户晓。实在是可喜可贺。


然而,对我来说,我更喜欢刘晓波那种见美酒就喝醉的侠气,那种坦坦荡荡,毫不掩饰自己个性,坦诚追逐名气的真实性。如果说他一直是为了普世价值,甘愿抛头颅。洒热血,把牢底坐穿,我只好叹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刘大侠也和我一样,都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士大夫。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