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中医故事小集

5已有 676 次阅读  2010-08-19 16:42   标签中医  故事 

药渣倒路上的来历

时至今日,在中国农村仍可以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许多人将熬过的中药渣倒到自己门前的路中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相传明代名医李时珍一天外出采药,看到一个村庄田园荒芜,无人下地劳动,一问得知原来这个村的人都患了病。在一个茅草屋里,他看见一位老人正在床上呻吟,急忙取出药来,让老人喝下,停了一会,老人出了一身汗,症状减轻了许多。李时珍询问了情况,才知道村里先后来过几个走江湖的郎中,给他们开过药,还说“吃上一剂药,包管你药到病除”。可是病人吃了十几剂了,仍不见效。李时珍便找来煎过的药渣,仔细一看,原来大部分是假药。假药怎能治好病呢?老百姓上当受骗了,他们对庸医痛恨不已。

李时珍查看药渣的事,传遍了附近的村庄,人们纷纷把江湖郎中配制的草药和煎完的药渣叫李时珍鉴别。因为人太多,看不过来,李时珍只好让大家把药渣倒在村前的路口上,一个个摊开放好,逐个查看,拣出真药,扔掉假药、劣药,并教大家如何识别伪劣中草药,防止再上当受骗。从此以后,病人就把煎服过的药渣倒在路口处,盼望过路的良医识别真假,于是这个风俗就盛行起来。

      妙方巧骂贪官

李时珍,曾任四川省蓬溪县七品县令,后来因继承父志编修《本草纲目》,决意辞官回乡。在他离职前,接任的县官为他饯行。席间,那个大腹便便的新官向他求医方:“素闻孝公医道高明,可否为下官下一副滋补单方,以延年益寿?”

李时珍早就听说此人是个贪恋酒色的昏庸之辈,于是佯装允诺,取过文房四宝,开了一剂药方:柏子仁三钱,木瓜二钱,官桂三钱,柴胡三钱,益智三钱,附子三钱,八角二钱,人参一钱,台乌三钱,上党三钱,山药二钱。

写毕,李时珍笑着递给那新官,离席而去。第二天那昏官将药方交与师爷去抓药。师爷仔细一看,忙说:“大人,您被骂了!”师爷道出了其中的奥秘。那昏官一听,气的直拍桌子。原来这剂药方,将每味药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其谐音就成了“柏木棺材一副,八人抬上山。

   砭石刮痧成就了扁鹊一世英名

话说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扁鹊决定到虢国进行考察,看自己适合在这里做什么样的医生。刚到城门口,正巧赶上虢国太子暴亡。扁鹊通过“调查”得知:虢国太子“死因”是:血气不能按时运行,血气相互错乱,不得疏泄,突然昏倒死去(知道了病因,便可判断是否可治)。又得知,太子刚死半天,还未收殓。

扁鹊把握机会的能力十分了得,他马上让人通知虢国国王,扁鹊深知,在国王失去儿子悲痛之时,说别的什么话都没用,“我能救活他(太子)”最具震憾力,他只让人向国王通报了这句话,虢国国王马上亲自到王宫门口恭迎扁鹊。

随后,扁鹊为虢国太子诊断为“尸厥症”。然后,让弟子子阳“厉针砥石”像现在主刀医生一样,让助手准备器械,“以取外三阳五会”。一会儿,太子就苏醒了。这里的“针”就是针刺疗法,“石”就是砭石疗法,也就是刮痧疗法。治疗施术部位是“外三阳五会”。

虢国太子患病的原因是“血气不能按时运行,血气相互错乱不得疏泄”,经络为运行血气的通道,经络气血不通、阳气不能通达是此病的“根”。后世医家多将“外三阳五会”解释为百会穴,为什么取百会穴呢?因为百会归属督脉,百为众多之意,本穴在头顶正中,督脉与足太阳、手足少阳、足厥阴之交会穴,为诸阳之会,本穴内络于脑,可提升人体一身的阳气,有开窍醒脑之功效,为急救之要穴。

    “走方医”笔针破痈治公主

李王公主患项部痈毒,数日痛肿,饮食不进,生命十分危险。皇上把御医找来诊治,御医们都说必须用刀针将痈毒割破,使脓血流净,然后上药,才能痊愈。公主听说要用刀针,放声大哭,不肯接受治疗。公主项痛得越来越剧烈了,以至滴水不入。这时,皇上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就贴出了皇榜,招募能治好公主病的名医。

当天,有一个卖草药的走方医前来应召,说:我不用刀针,只用毛笔蘸点药涂在痈上,痈马上就会溃破。

公主听了很高兴,愉快地接受了他的治疗。
  只见这位草药医生刚刚上了两次药,痈毒就溃出了一盏多脓血。公主立时感到宽松了许多。过了两天,就痊愈了。
  皇上、皇后、公主都非常高兴,把草药医叫来给了他重赏。皇上对他说:象你这么好的药方,应当把它贡献给太医院。
  草药医辞谢说:我有欺君之罪。我给公主治病,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因为听说公主怕刀针,所以我就将刀针系在毛笔心中,轻轻用它去划破痈毒使它溃破罢了。没用别的方法。

皇上一听,恍然大悟,就任命草药医到太医院当御医。他不愿呆在皇宫,辞别了皇上,背上他的草药囊,摇着串铃,走乡串镇为穷人治病去了。

  张仲景巧整府台

  东汉年间,南阳有个府台干了很多坏事,人人提起他都牙痒痒,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这年,府台的女儿生病了,一连几个月,遍求名医,怎么也治不好。听说张仲景医术了得,特派人来请。

  那阵子,伤寒病正流行,张仲景每天早出晚归地到乡下给老百姓治病,不在家,他们就把张仲景的儿子请了去。张仲景的儿子常年随父行医,也是个知名的郎中。来到府衙,询问了小姐的病情,府台夫人没张嘴,泪先落下来:她呀!茶饭不进,还不停地吐,可怜儿,面黄肌瘦的,怎么办呀!”

  那时候,年轻郎中给女子看病,是不能见面的。只能从帘帏中牵出一根红线,一头拴在小姐的中指上,一头让张仲景的儿子拉着把脉。他把了好久,心里不觉好笑:这病竟没人看得出吗?原来府台的女儿是怀孕啦!可他并不知道病人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就高声朝着府台说:恭喜大人!小姐是有喜啦!”府台一听,气得浑身乱颤,嚎叫道:混账东西!一派胡言!”命家丁一拥而上,把他痛打一顿。

  晚上张仲景回来见了,气得胡子打颤,问儿子:你果真是看得真?

  儿子说:确确实实是怀孕,已经六、七个月啦!”张仲景双眼一转,计上心头。

  第二天,张仲景邀请了邻居,带着礼品,来到府衙。正赶上全城士绅和名流在那里议事。张仲景见了府台,深施一礼,说:不肖之子医理不明,口出不逊之言,望大人海涵!今天,小人一来赔礼道歉,二来要亲自给令嫒诊脉医病!”府台一听大喜,礼请入内。

  张仲景观那女子气色,早已明白几分。暗用右手小拇指指甲剜了一点药,藏在宽大的袖中,然后给小姐抚脉。

  张仲景一把脉,此女果然已身怀六甲!就对病人说:张开嘴,看看舌苔!”小姐刚张开嘴,他就弹动右手小拇指,把药弹进小姐嘴中。又叫人端来开水,让小姐喝了。

  张仲景这才笑呵呵地对府台说:药到病除,送令嫒到耳房观察,一会就完好如初的!”

  府台十分感激,摆上酒宴,盛情款待。他刚端起杯要敬张仲景酒,耳房就传来了小姐的呻吟声,府台有些诧异,张仲景淡淡地说:这是药力到了。你放心,令嫒顷刻就会好的!”

  话音未落,只听哇哇的婴儿哭声从耳房传来。府台夫人猛地惊呆了,一时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那些绅士名流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暗地里发笑。

  张仲景为百姓出了气,一拂衣袖回家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