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兴趣联盟 - 人物

  • 分享

    魏家福:新中国历史上被海盗绑架的第一个船长

    沙海 2010-07-17 21:43

     

     


      我是新中国被海盗绑架的第一个船长。那时我在一条外国的船上,做外派船长,这条船从法国装了三万五千多吨的小麦到中国来,路过新加坡的马六甲海峡,时间是1982年12月6号的凌晨4点。我被绑了,我在睡梦中被绑了。

      海盗他知道,船上就船长有钱,所有船员工资是船长发的。他一看巴拿马旗,巴拿马船长有钱,发工资的,他没想我是中国船长,不发工资,所以没钱了。

      海盗一上船就找船长房间的牌子。船上的门都不锁的,因为我们航海的惯例是不锁门,为什么呢?海上公约有规定,如果一旦发生碰撞,船员从睡梦中惊醒,门变形打不开以后,这个人就会活活死在里头,所以要求航行的时候不能锁门。

      海盗长驱直入,我还在睡梦中,突然感到头上有什么东西,然后眼睛睁开一看,几个黑糊糊的彪形大汉站在我跟前。我就本能地从床上一下坐起来了。一坐起来以后,两把刀对准了我的脖子。题了,看看还好,没冒血。手脚这么绑的,还把装电视机的塑料袋子拧成绳子,手一绑,脚一绑,这下我跑不掉了。后来海盗就跟我要钱,我就装糊涂了。 “Where is the safety box?” “What?” 反正打过我了,威胁过我了,我装听不懂,拖延时间,我知道4点半上面就会叫我的。一听以后,他们完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后来他们在我办公室找到了一个柜子,有门这么高,撬开了,里头有保险柜,他们看到了。他们跟我要钥匙,最后他知道我不给。他找到床头柜,一大串钥匙找到了,结果他就把我拉到跟前,让我找出钥匙。 我穿了一个裤衩睡觉,要是我也像过去北方的一些老地方,光着屁股睡觉,那就出洋相了。他们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让我找保险柜钥匙。后来他们找到钥匙了。我说完蛋了,我担心文件被他拿走,船舶所有的证书,就是官文,就是官文都在里头。 结果他们一看保险柜,有密码。他们问密码,我说没有设密码。他们威胁说不交号码要杀了我。后来一看,保险柜上贴了个胶条,可能没有,就把钥匙转了两圈,打开了。里面有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纸,扔掉;再掏一个海员证,扔掉;再一看巴拿马证书,扔掉;他不要这个东西,我心里踏实一点了,反正没钱。最后在上面找到一个小的盒子,这么大一个小首饰盒,是前任买的戒指,他戒指戴走了,盒扔掉了。我正好有个东西用这个盒子装上了,在新加坡买的电子项链表,40块新币。海盗一看,有一个盒子,打开一看,一个手表,挂表,再一看,挂表是金黄色的,链条是金黄的,盒子也是金黄的。他一定想到这是巴拿马的船,巴拿马的船长,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有金黄色的手表,他不肯交钥匙,不肯交保险柜,一定是真的,来不及看是什么东西了,往我的皮夹克里一装,装进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驾驶台电话铃响了,因为我有两个电话,房间一个,办公室一个,房间的卡掉,办公室的响起来了,像警铃,他以为是报警了,实际上到四点半了,上面驾驶台知道到叫船长的时间了。船后面猛打闪灯,就是那个大副,他没有时间,他考虑安全,赶快把船长叫上来。 一打电话,海盗害怕了,害怕以后,海盗就开始撤了,其它五个人就撤掉了,最后一个人拿着刀顶着我脖子说,如果你报警就杀了你。然后一出去,把那个门带上了。 我是坐在地下了,怎么办?心里很矛盾。不要报警,你报警的话,万一他就在门口怎么办?再进来可就一刀捅掉了。不报警,他们都跑光了以后怎么回事儿,没人知道的。后来我想了半天,站起来,两个脚绑着,像兔子一样在那儿蹦蹦,蹦到门口,把按纽按进去,反锁起来,这个时候我再蹦回我的办公桌上,打电话给驾驶台。 一打电话,我说大副,他说你谁呀。 “我是船长。” “船长你怎么了?” “赶快来,我被海盗绑了。”他说多少海盗。 “你别问了,赶快拉警报。” 结果大副就马上去拉警报。船长被海盗绑了,也不知道多少个海盗,一看警报,没有给我拉海盗警报,有人落水的警报,有消防警报,等等等等,就是没有一个防海盗警报。结果他一想,把警鸣和启迪全拉响了,凌晨4点多,船员全部惊醒了,这个时候都醒了,跑到甲板上一看,听到水声很正常,就开始骂开了,驾驶台你们他妈吃错药了,好好的拉警报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结果大副说,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一听,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没想到。 顺着楼梯就跑到船长房间门口,就推门,一推门锁起来了,说去找,大副拿万能钥匙把它打开,结果一个说,不能开,船长被海盗绑在房间里头,门反锁了,海盗锁的,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你进去以后,他肯定把船长捅死了,船长捅了以后我们全完了,没人开这个航道的船了,我们船撞山去了。去隔壁打我的电话,和船长谈判,和海盗谈判。 结果电话一响,那时候我听到门口有人,人就昏过去了。高度紧张以后,这

      “不准动!”

      于是我又躺回去了,躺回去我的第一个直觉就是,这是在哪个港口?这是哪部电影?因为那个时候看过刘晓庆演的……,有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蒙面的,这是哪部电影?我从睡梦中懵懵懂懂就起来了。不过又觉得不对,这是真家伙在对着我啊!我知道这是遇到海盗了。

      出发之前,公司通知我,这里是海盗出没的地方。我跟大家说,要注意提防这个。现在一想,坏了,这是海上航行,我昨天晚上12点钟下驾驶台写了船长命令,凌晨4点半,按我标记的地位叫醒船长,由我来直接指挥,因为这片海域的航道特别复杂。题了,看看还好,没冒血。手脚这么绑的,还把装电视机的塑料袋子拧成绳子,手一绑,脚一绑,这下我跑不掉了。后来海盗就跟我要钱,我就装糊涂了。 “Where is the safety box?” “What?” 反正打过我了,威胁过我了,我装听不懂,拖延时间,我知道4点半上面就会叫我的。一听以后,他们完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后来他们在我办公室找到了一个柜子,有门这么高,撬开了,里头有保险柜,他们看到了。他们跟我要钥匙,最后他知道我不给。他找到床头柜,一大串钥匙找到了,结果他就把我拉到跟前,让我找出钥匙。 我穿了一个裤衩睡觉,要是我也像过去北方的一些老地方,光着屁股睡觉,那就出洋相了。他们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让我找保险柜钥匙。后来他们找到钥匙了。我说完蛋了,我担心文件被他拿走,船舶所有的证书,就是官文,就是官文都在里头。 结果他们一看保险柜,有密码。他们问密码,我说没有设密码。他们威胁说不交号码要杀了我。后来一看,保险柜上贴了个胶条,可能没有,就把钥匙转了两圈,打开了。里面有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纸,扔掉;再掏一个海员证,扔掉;再一看巴拿马证书,扔掉;他不要这个东西,我心里踏实一点了,反正没钱。最后在上面找到一个小的盒子,这么大一个小首饰盒,是前任买的戒指,他戒指戴走了,盒扔掉了。我正好有个东西用这个盒子装上了,在新加坡买的电子项链表,40块新币。海盗一看,有一个盒子,打开一看,一个手表,挂表,再一看,挂表是金黄色的,链条是金黄的,盒子也是金黄的。他一定想到这是巴拿马的船,巴拿马的船长,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有金黄色的手表,他不肯交钥匙,不肯交保险柜,一定是真的,来不及看是什么东西了,往我的皮夹克里一装,装进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驾驶台电话铃响了,因为我有两个电话,房间一个,办公室一个,房间的卡掉,办公室的响起来了,像警铃,他以为是报警了,实际上到四点半了,上面驾驶台知道到叫船长的时间了。船后面猛打闪灯,就是那个大副,他没有时间,他考虑安全,赶快把船长叫上来。 一打电话,海盗害怕了,害怕以后,海盗就开始撤了,其它五个人就撤掉了,最后一个人拿着刀顶着我脖子说,如果你报警就杀了你。然后一出去,把那个门带上了。 我是坐在地下了,怎么办?心里很矛盾。不要报警,你报警的话,万一他就在门口怎么办?再进来可就一刀捅掉了。不报警,他们都跑光了以后怎么回事儿,没人知道的。后来我想了半天,站起来,两个脚绑着,像兔子一样在那儿蹦蹦,蹦到门口,把按纽按进去,反锁起来,这个时候我再蹦回我的办公桌上,打电话给驾驶台。 一打电话,我说大副,他说你谁呀。 “我是船长。” “船长你怎么了?” “赶快来,我被海盗绑了。”他说多少海盗。 “你别问了,赶快拉警报。” 结果大副就马上去拉警报。船长被海盗绑了,也不知道多少个海盗,一看警报,没有给我拉海盗警报,有人落水的警报,有消防警报,等等等等,就是没有一个防海盗警报。结果他一想,把警鸣和启迪全拉响了,凌晨4点多,船员全部惊醒了,这个时候都醒了,跑到甲板上一看,听到水声很正常,就开始骂开了,驾驶台你们他妈吃错药了,好好的拉警报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结果大副说,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一听,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没想到。 顺着楼梯就跑到船长房间门口,就推门,一推门锁起来了,说去找,大副拿万能钥匙把它打开,结果一个说,不能开,船长被海盗绑在房间里头,门反锁了,海盗锁的,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你进去以后,他肯定把船长捅死了,船长捅了以后我们全完了,没人开这个航道的船了,我们船撞山去了。去隔壁打我的电话,和船长谈判,和海盗谈判。 结果电话一响,那时候我听到门口有人,人就昏过去了。高度紧张以后,这

      船长平常不开船,有大副、二副、三副,三个驾驶员替船长开,一人开8小时。可是这三个人,是替船长开船,一旦复杂航区,危险困难他解决不了,马上叫船长,船长自己来开。船长不是厂长,厂长哪有自己去干活的,叫车间主任干就完了,船长不行。第一,你是最高行政长官,负法律责任;第二,你是最高的技术权威;第三,你是对外的外交部长。唐僧西天取经的官文就是外国签证,船长就专门负责这些事。所以最复杂困难的海区都是船长自己研究。走什么航向?应该怎么规避险区?

      4点半我要上驾台的。现在一看坏了,4点钟被绑了,这下完了!我马上想到床头柜有个电话,眼睛往电话一看,这海盗也看到了。有电话,拿起来一刀就砍掉了。然后把灯打开,窗帘堵起来跟我要钱。我说没有。然后他就把我的柜子打开。那个小皮包打开一看,有我老婆孩子的照片,扔掉,扔掉,没有钱在里头,没有现金。因为刚从法国回来,我的钱买了两个大件,买了一个法国的洗衣机,买了一个意大利的冰箱,钱基本花光了。我说我在上港前花光了,没有现金了。我这里还有万宝路香烟。不过海盗就要钱。然后在我衣服里翻,我在香港买了一个皮夹克,新的还没落着穿,结果他一看,钞票没找着,把衣服往身上一套,正好,个子跟我差不多,印度尼西亚的海盗。

      海盗舞弄着刀,那么长的刀,一下打了过来。我想坏了,脑袋差不多有问题了,看看还好,没冒血。手脚这么绑的,还把装电视机的塑料袋子拧成绳子,手一绑,脚一绑,这下我跑不掉了。后来海盗就跟我要钱,我就装糊涂了。 没有中国使领馆,但是有中远办事处。有港口的地方就有中远。对于中国来说,中远承担的不仅是一家企业的责任,他还偶尔扮演着外交协商的角色。在索马里海盗日益猖獗的时候,作为这家中国最大航运公司的掌舵人,魏家福以自己亲身的经历讲述了海盗对航运业的威胁。海运业是全球经济的晴雨表。透过海运业的阴晴变化,魏家福对全球经济走势有怎样的判断?几个月前,中远斥资43亿欧元收购希腊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口的二号码头,这被认为是中资企业“抄底”海外资产的大手笔。作为这笔交易的直接操盘者,魏家福洞察到了怎样的机遇?对于当时的谈判细节,他又将做出怎样的披露?更多魏家福的专访内容,敬请关注本周末播出的《环球财经连线》周末版。播出时间:7月18日 18:30-19:00 CCTV2 7月19日 11:50-12:30 CCTV2 下面是魏家福谈遭海盗劫持的采访实录。 我是新中国被海盗绑架的第一个船长。那时我在一条外国的船上,做外派船长,这条船从法国装了三万五千多吨的小麦到中国来,路过新加坡的马六甲海峡,时间是1982年12月6号的凌晨4点。我被绑了,我在睡梦中被绑了。 海盗他知道,船上就船长有钱,所有船员工资是船长发的。他一看巴拿马旗,巴拿马船长有钱,发工资的,他没想我是中国船长,不发工资,所以没钱了。 海盗一上船就找船长房间的牌子。船上的门都不锁的,因为我们航海的惯例是不锁门,为什么呢?海上公约有规定,如果一旦发生碰撞,船员从睡梦中惊醒,门变形打不开以后,这个人就会活活死在里头,所以要求航行的时候不能锁门。 海盗长驱直入,我还在睡梦中,突然感到头上有什么东西,然后眼睛睁开一看,几个黑糊糊的彪形大汉站在我跟前。我就本能地从床上一下坐起来了。一坐起来以后,两把刀对准了我的脖子。 “不准动!” 于是我又躺回去了,躺回去我的第一个直觉就是,这是在哪个港口?这是哪部电影?因为那个时候看过刘晓庆演的……,有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蒙面的,这是哪部电影?我从睡梦中懵懵懂懂就起来了。不过又觉得不对,这是真家伙在对着我啊!我知道这是遇到海盗了。 出发之前,公司通知我,这里是海盗出没的地方。我跟大家说,要注意提防这个。现在一想,坏了,这是海上航行,我昨天晚上12点钟下驾驶台写了船长命令,凌晨4点半,按我标记的地位叫醒船长,由我来直接指挥,因为这片海域的航道特别复杂。 船长平常不开船,有大副、二副、三副,三个驾驶员替船长开,一人开8小时。可是这三个人,是替船长开船,一旦复杂航区,危险困难他解决不了,马上叫船长,船长自己来开。船长不是厂长,厂长哪有自己去干活的,叫车间主任干就完了,船长不行。第一,你是最高行政长官,负法律责任;第二,你是最高的技术权威;第三,你是对外的外交部长。唐僧西天取经的官文就是外国签证,船长就专门负责这些事。所以最复杂困难的海区都是船长自己研究。走什么航向?应该怎么规避险区? 4点半我要上驾台的。现在一看坏了,4点钟被绑了,这下完了!我马上想到床头柜有个电话,眼睛往电话一看,这海盗也看到了。有电话,拿起来一刀就砍掉了。然后把灯打开,窗帘堵起来跟我要钱。我说没有。然后他就把我的柜子打开。那个小皮包打开一看,有我老婆孩子的照片,扔掉,扔掉,没有钱在里头,没有现金。因为刚从法国回来,我的钱买了两个大件,买了一个法国的洗衣机,买了一个意大利的冰箱,钱基本花光了。我说我在上港前花光了,没有现金了。我这里还有万宝路香烟。不过海盗就要钱。然后在我衣服里翻,我在香港买了一个皮夹克,新的还没落着穿,结果他一看,钞票没找着,把衣服往身上一套,正好,个子跟我差不多,印度尼西亚的海盗。 海盗舞弄着刀,那么长的刀,一下打了过来。我想坏了,脑袋差不多有问

      “Where is the safety box?”

      “What?”

      反正打过我了,威胁过我了,我装听不懂,拖延时间,我知道4点半上面就会叫我的。一听以后,他们完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中国使领馆,但是有中远办事处。有港口的地方就有中远。对于中国来说,中远承担的不仅是一家企业的责任,他还偶尔扮演着外交协商的角色。在索马里海盗日益猖獗的时候,作为这家中国最大航运公司的掌舵人,魏家福以自己亲身的经历讲述了海盗对航运业的威胁。海运业是全球经济的晴雨表。透过海运业的阴晴变化,魏家福对全球经济走势有怎样的判断?几个月前,中远斥资43亿欧元收购希腊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口的二号码头,这被认为是中资企业“抄底”海外资产的大手笔。作为这笔交易的直接操盘者,魏家福洞察到了怎样的机遇?对于当时的谈判细节,他又将做出怎样的披露?更多魏家福的专访内容,敬请关注本周末播出的《环球财经连线》周末版。播出时间:7月18日 18:30-19:00 CCTV2 7月19日 11:50-12:30 CCTV2 下面是魏家福谈遭海盗劫持的采访实录。 我是新中国被海盗绑架的第一个船长。那时我在一条外国的船上,做外派船长,这条船从法国装了三万五千多吨的小麦到中国来,路过新加坡的马六甲海峡,时间是1982年12月6号的凌晨4点。我被绑了,我在睡梦中被绑了。 海盗他知道,船上就船长有钱,所有船员工资是船长发的。他一看巴拿马旗,巴拿马船长有钱,发工资的,他没想我是中国船长,不发工资,所以没钱了。 海盗一上船就找船长房间的牌子。船上的门都不锁的,因为我们航海的惯例是不锁门,为什么呢?海上公约有规定,如果一旦发生碰撞,船员从睡梦中惊醒,门变形打不开以后,这个人就会活活死在里头,所以要求航行的时候不能锁门。 海盗长驱直入,我还在睡梦中,突然感到头上有什么东西,然后眼睛睁开一看,几个黑糊糊的彪形大汉站在我跟前。我就本能地从床上一下坐起来了。一坐起来以后,两把刀对准了我的脖子。 “不准动!” 于是我又躺回去了,躺回去我的第一个直觉就是,这是在哪个港口?这是哪部电影?因为那个时候看过刘晓庆演的……,有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蒙面的,这是哪部电影?我从睡梦中懵懵懂懂就起来了。不过又觉得不对,这是真家伙在对着我啊!我知道这是遇到海盗了。 出发之前,公司通知我,这里是海盗出没的地方。我跟大家说,要注意提防这个。现在一想,坏了,这是海上航行,我昨天晚上12点钟下驾驶台写了船长命令,凌晨4点半,按我标记的地位叫醒船长,由我来直接指挥,因为这片海域的航道特别复杂。 船长平常不开船,有大副、二副、三副,三个驾驶员替船长开,一人开8小时。可是这三个人,是替船长开船,一旦复杂航区,危险困难他解决不了,马上叫船长,船长自己来开。船长不是厂长,厂长哪有自己去干活的,叫车间主任干就完了,船长不行。第一,你是最高行政长官,负法律责任;第二,你是最高的技术权威;第三,你是对外的外交部长。唐僧西天取经的官文就是外国签证,船长就专门负责这些事。所以最复杂困难的海区都是船长自己研究。走什么航向?应该怎么规避险区? 4点半我要上驾台的。现在一看坏了,4点钟被绑了,这下完了!我马上想到床头柜有个电话,眼睛往电话一看,这海盗也看到了。有电话,拿起来一刀就砍掉了。然后把灯打开,窗帘堵起来跟我要钱。我说没有。然后他就把我的柜子打开。那个小皮包打开一看,有我老婆孩子的照片,扔掉,扔掉,没有钱在里头,没有现金。因为刚从法国回来,我的钱买了两个大件,买了一个法国的洗衣机,买了一个意大利的冰箱,钱基本花光了。我说我在上港前花光了,没有现金了。我这里还有万宝路香烟。不过海盗就要钱。然后在我衣服里翻,我在香港买了一个皮夹克,新的还没落着穿,结果他一看,钞票没找着,把衣服往身上一套,正好,个子跟我差不多,印度尼西亚的海盗。 海盗舞弄着刀,那么长的刀,一下打了过来。我想坏了,脑袋差不多有问

      后来他们在我办公室找到了一个柜子,有门这么高,撬开了,里头有保险柜,他们看到了。他们跟我要钥匙,最后他知道我不给。他找到床头柜,一大串钥匙找到了,结果他就把我拉到跟前,让我找出钥匙。

      我穿了一个裤衩睡觉,要是我也像过去北方的一些老地方,光着屁股睡觉,那就出洋相了。他们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让我找保险柜钥匙。后来他们找到钥匙了。我说完蛋了,我担心文件被他拿走,船舶所有的证书,就是官文,就是官文都在里头。

      结果他们一看保险柜,有密码。他们问密码,我说没有设密码。他们威胁说不交号码要杀了我。后来一看,保险柜上贴了个胶条,可能没有,就把钥匙转了两圈,打开了。里面有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纸,扔掉;再掏一个海员证,扔掉;再一看巴拿马证书,扔掉;他不要这个东西,我心里踏实一点了,反正没钱。最后在上面找到一个小的盒子,这么大一个小首饰盒,是前任买的戒指,他戒指戴走了,盒扔掉了。我正好有个东西用这个盒子装上了,在新加坡买的电子项链表,40块新币。海盗一看,有一个盒子,打开一看,一个手表,挂表,再一看,挂表是金黄色的,链条是金黄的,盒子也是金黄的。他一定想到这是巴拿马的船,巴拿马的船长,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有金黄色的手表,他不肯交钥匙,不肯交保险柜,一定是真的,来不及看是什么东西了,往我的皮夹克里一装,装进去了。 没有中国使领馆,但是有中远办事处。有港口的地方就有中远。对于中国来说,中远承担的不仅是一家企业的责任,他还偶尔扮演着外交协商的角色。在索马里海盗日益猖獗的时候,作为这家中国最大航运公司的掌舵人,魏家福以自己亲身的经历讲述了海盗对航运业的威胁。海运业是全球经济的晴雨表。透过海运业的阴晴变化,魏家福对全球经济走势有怎样的判断?几个月前,中远斥资43亿欧元收购希腊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口的二号码头,这被认为是中资企业“抄底”海外资产的大手笔。作为这笔交易的直接操盘者,魏家福洞察到了怎样的机遇?对于当时的谈判细节,他又将做出怎样的披露?更多魏家福的专访内容,敬请关注本周末播出的《环球财经连线》周末版。播出时间:7月18日 18:30-19:00 CCTV2 7月19日 11:50-12:30 CCTV2 下面是魏家福谈遭海盗劫持的采访实录。 我是新中国被海盗绑架的第一个船长。那时我在一条外国的船上,做外派船长,这条船从法国装了三万五千多吨的小麦到中国来,路过新加坡的马六甲海峡,时间是1982年12月6号的凌晨4点。我被绑了,我在睡梦中被绑了。 海盗他知道,船上就船长有钱,所有船员工资是船长发的。他一看巴拿马旗,巴拿马船长有钱,发工资的,他没想我是中国船长,不发工资,所以没钱了。 海盗一上船就找船长房间的牌子。船上的门都不锁的,因为我们航海的惯例是不锁门,为什么呢?海上公约有规定,如果一旦发生碰撞,船员从睡梦中惊醒,门变形打不开以后,这个人就会活活死在里头,所以要求航行的时候不能锁门。 海盗长驱直入,我还在睡梦中,突然感到头上有什么东西,然后眼睛睁开一看,几个黑糊糊的彪形大汉站在我跟前。我就本能地从床上一下坐起来了。一坐起来以后,两把刀对准了我的脖子。 “不准动!” 于是我又躺回去了,躺回去我的第一个直觉就是,这是在哪个港口?这是哪部电影?因为那个时候看过刘晓庆演的……,有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蒙面的,这是哪部电影?我从睡梦中懵懵懂懂就起来了。不过又觉得不对,这是真家伙在对着我啊!我知道这是遇到海盗了。 出发之前,公司通知我,这里是海盗出没的地方。我跟大家说,要注意提防这个。现在一想,坏了,这是海上航行,我昨天晚上12点钟下驾驶台写了船长命令,凌晨4点半,按我标记的地位叫醒船长,由我来直接指挥,因为这片海域的航道特别复杂。 船长平常不开船,有大副、二副、三副,三个驾驶员替船长开,一人开8小时。可是这三个人,是替船长开船,一旦复杂航区,危险困难他解决不了,马上叫船长,船长自己来开。船长不是厂长,厂长哪有自己去干活的,叫车间主任干就完了,船长不行。第一,你是最高行政长官,负法律责任;第二,你是最高的技术权威;第三,你是对外的外交部长。唐僧西天取经的官文就是外国签证,船长就专门负责这些事。所以最复杂困难的海区都是船长自己研究。走什么航向?应该怎么规避险区? 4点半我要上驾台的。现在一看坏了,4点钟被绑了,这下完了!我马上想到床头柜有个电话,眼睛往电话一看,这海盗也看到了。有电话,拿起来一刀就砍掉了。然后把灯打开,窗帘堵起来跟我要钱。我说没有。然后他就把我的柜子打开。那个小皮包打开一看,有我老婆孩子的照片,扔掉,扔掉,没有钱在里头,没有现金。因为刚从法国回来,我的钱买了两个大件,买了一个法国的洗衣机,买了一个意大利的冰箱,钱基本花光了。我说我在上港前花光了,没有现金了。我这里还有万宝路香烟。不过海盗就要钱。然后在我衣服里翻,我在香港买了一个皮夹克,新的还没落着穿,结果他一看,钞票没找着,把衣服往身上一套,正好,个子跟我差不多,印度尼西亚的海盗。 海盗舞弄着刀,那么长的刀,一下打了过来。我想坏了,脑袋差不多有问

      就在这个时候,驾驶台电话铃响了,因为我有两个电话,房间一个,办公室一个,房间的卡掉,办公室的响起来了,像警铃,他以为是报警了,实际上到四点半了,上面驾驶台知道到叫船长的时间了。船后面猛打闪灯,就是那个大副,他没有时间,他考虑安全,赶快把船长叫上来。

      一打电话,海盗害怕了,害怕以后,海盗就开始撤了,其它五个人就撤掉了,最后一个人拿着刀顶着我脖子说,如果你报警就杀了你。然后一出去,把那个门带上了。

      我是坐在地下了,怎么办?心里很矛盾。不要报警,你报警的话,万一他就在门口怎么办?再进来可就一刀捅掉了。不报警,他们都跑光了以后怎么回事儿,没人知道的。后来我想了半天,站起来,两个脚绑着,像兔子一样在那儿蹦蹦,蹦到门口,把按纽按进去,反锁起来,这个时候我再蹦回我的办公桌上,打电话给驾驶台。个人一看有人来救了,就昏过了。后来听电话铃响了以后,被惊醒了。惊醒了以后,电话拿起来。他说哈喽,我说别哈喽了,我是船长。他说船长,几个海盗在里头?我说一个海盗没有才报警,我说哪有海盗,赶快开门。 结果就开门了,开门看到我手脚全绑着,房里就像文化大革命对老前辈抄家一样的,乱七八糟。他们说船长怎么办?别问我怎么办了,先给我兵分两路,一层一层地搜,因为海盗离开房间我就报警了,很可能还在上面,万一他留在船上,那他们是很大的威胁。另外一个,你赶快用剪刀把我的手解开,我要上驾驶台指挥去了。就这么样子,我上了驾驶台。他们就在检查,走到船尾发现这帮海盗沿着船上的一个消防皮龙爬下去,水面上有条小船,他们刚刚离开。 完了以后,我就上驾驶台指挥了4个小时。从过了新加坡海峡,进了南中国海。我下来的时候9点钟了,到驾驶台发电报给公司,我被海盗绑了,但是船货人都安全,船长受了轻伤。几分钟以后,北京就给我发来电报,表示亲切慰问,所以我当时感到很庆幸。 当天晚上我就自己花钱买XO,平常不给他们喝酒的,怕船员打架,今天每人会喝酒的都喝点,不会喝酒的也少喝一点。船长掏钱买的,给你们压惊。我说通过这次船长遇难众人相救,我深刻地领会了有一句话,叫做同舟共济,它的深刻的含义。大家知道有了船长,就有了希望,没有船长大家就没有希望,船长遇难,奋力相救,今后,我们船的任何一个船员遇到同样的问题,大家都要像对待救船长一样互相营救,这就是当时的情况。 海盗从那时候起就有了,所以我认为,当前海盗是制约我们海运事业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反动势力。各国政府都应该采取措施,把这个影响海员心理安全的负面因素降到最低。 海员要有一种献身精神,你没有献身精神,干什么事都有风险。昨天我看到一个女的,无辜地被一个男的挟持了,最后一个便衣,一个女的武警上去,开了四枪把他打死了,她救了这个人。中国陆地上也有风险,哪个行业没有风险?开汽车还有危险,所以事业需要我们去做,你学的就是这个事业,干的就是这个事,所以愿意为这个事业做出贡献是正确的选择。

      一打电话,我说大副,他说你谁呀。

      “我是船长。”

      “船长你怎么了?”题了,看看还好,没冒血。手脚这么绑的,还把装电视机的塑料袋子拧成绳子,手一绑,脚一绑,这下我跑不掉了。后来海盗就跟我要钱,我就装糊涂了。 “Where is the safety box?” “What?” 反正打过我了,威胁过我了,我装听不懂,拖延时间,我知道4点半上面就会叫我的。一听以后,他们完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后来他们在我办公室找到了一个柜子,有门这么高,撬开了,里头有保险柜,他们看到了。他们跟我要钥匙,最后他知道我不给。他找到床头柜,一大串钥匙找到了,结果他就把我拉到跟前,让我找出钥匙。 我穿了一个裤衩睡觉,要是我也像过去北方的一些老地方,光着屁股睡觉,那就出洋相了。他们把我从被窝里拖出来,让我找保险柜钥匙。后来他们找到钥匙了。我说完蛋了,我担心文件被他拿走,船舶所有的证书,就是官文,就是官文都在里头。 结果他们一看保险柜,有密码。他们问密码,我说没有设密码。他们威胁说不交号码要杀了我。后来一看,保险柜上贴了个胶条,可能没有,就把钥匙转了两圈,打开了。里面有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纸,扔掉;再掏一个海员证,扔掉;再一看巴拿马证书,扔掉;他不要这个东西,我心里踏实一点了,反正没钱。最后在上面找到一个小的盒子,这么大一个小首饰盒,是前任买的戒指,他戒指戴走了,盒扔掉了。我正好有个东西用这个盒子装上了,在新加坡买的电子项链表,40块新币。海盗一看,有一个盒子,打开一看,一个手表,挂表,再一看,挂表是金黄色的,链条是金黄的,盒子也是金黄的。他一定想到这是巴拿马的船,巴拿马的船长,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巴拿马船长的保险柜有金黄色的手表,他不肯交钥匙,不肯交保险柜,一定是真的,来不及看是什么东西了,往我的皮夹克里一装,装进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驾驶台电话铃响了,因为我有两个电话,房间一个,办公室一个,房间的卡掉,办公室的响起来了,像警铃,他以为是报警了,实际上到四点半了,上面驾驶台知道到叫船长的时间了。船后面猛打闪灯,就是那个大副,他没有时间,他考虑安全,赶快把船长叫上来。 一打电话,海盗害怕了,害怕以后,海盗就开始撤了,其它五个人就撤掉了,最后一个人拿着刀顶着我脖子说,如果你报警就杀了你。然后一出去,把那个门带上了。 我是坐在地下了,怎么办?心里很矛盾。不要报警,你报警的话,万一他就在门口怎么办?再进来可就一刀捅掉了。不报警,他们都跑光了以后怎么回事儿,没人知道的。后来我想了半天,站起来,两个脚绑着,像兔子一样在那儿蹦蹦,蹦到门口,把按纽按进去,反锁起来,这个时候我再蹦回我的办公桌上,打电话给驾驶台。 一打电话,我说大副,他说你谁呀。 “我是船长。” “船长你怎么了?” “赶快来,我被海盗绑了。”他说多少海盗。 “你别问了,赶快拉警报。” 结果大副就马上去拉警报。船长被海盗绑了,也不知道多少个海盗,一看警报,没有给我拉海盗警报,有人落水的警报,有消防警报,等等等等,就是没有一个防海盗警报。结果他一想,把警鸣和启迪全拉响了,凌晨4点多,船员全部惊醒了,这个时候都醒了,跑到甲板上一看,听到水声很正常,就开始骂开了,驾驶台你们他妈吃错药了,好好的拉警报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结果大副说,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一听,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没想到。 顺着楼梯就跑到船长房间门口,就推门,一推门锁起来了,说去找,大副拿万能钥匙把它打开,结果一个说,不能开,船长被海盗绑在房间里头,门反锁了,海盗锁的,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你进去以后,他肯定把船长捅死了,船长捅了以后我们全完了,没人开这个航道的船了,我们船撞山去了。去隔壁打我的电话,和船长谈判,和海盗谈判。 结果电话一响,那时候我听到门口有人,人就昏过去了。高度紧张以后,这

      “赶快来,我被海盗绑了。”他说多少海盗。

      “你别问了,赶快拉警报。”

      结果大副就马上去拉警报。船长被海盗绑了,也不知道多少个海盗,一看警报,没有给我拉海盗警报,有人落水的警报,有消防警报,等等等等,就是没有一个防海盗警报。结果他一想,把警鸣和启迪全拉响了,凌晨4点多,船员全部惊醒了,这个时候都醒了,跑到甲板上一看,听到水声很正常,就开始骂开了,驾驶台你们他妈吃错药了,好好的拉警报把我们叫起来干什么,结果大副说,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一听,船长被海盗绑了,他们没想到。

      顺着楼梯就跑到船长房间门口,就推门,一推门锁起来了,说去找,大副拿万能钥匙把它打开,结果一个说,不能开,船长被海盗绑在房间里头,门反锁了,海盗锁的,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你进去以后,他肯定把船长捅死了,船长捅了以后我们全完了,没人开这个航道的船了,我们船撞山去了。去隔壁打我的电话,和船长谈判,和海盗谈判。

      结果电话一响,那时候我听到门口有人,人就昏过去了。高度紧张以后,这个人一看有人来救了,就昏过了。后来听电话铃响了以后,被惊醒了。惊醒了以后,电话拿起来。他说哈喽,我说别哈喽了,我是船长。他说船长,几个海盗在里头?我说一个海盗没有才报警,我说哪有海盗,赶快开门。

      结果就开门了,开门看到我手脚全绑着,房里就像文化大革命对老前辈抄家一样的,乱七八糟。他们说船长怎么办?别问我怎么办了,先给我兵分两路,一层一层地搜,因为海盗离开房间我就报警了,很可能还在上面,万一他留在船上,那他们是很大的威胁。另外一个,你赶快用剪刀把我的手解开,我要上驾驶台指挥去了。就这么样子,我上了驾驶台。他们就在检查,走到船尾发现这帮海盗沿着船上的一个消防皮龙爬下去,水面上有条小船,他们刚刚离开。

      完了以后,我就上驾驶台指挥了4个小时。从过了新加坡海峡,进了南中国海。我下来的时候9点钟了,到驾驶台发电报给公司,我被海盗绑了,但是船货人都安全,船长受了轻伤。几分钟以后,北京就给我发来电报,表示亲切慰问,所以我当时感到很庆幸。

      当天晚上我就自己花钱买XO,平常不给他们喝酒的,怕船员打架,今天每人会喝酒的都喝点,不会喝酒的也少喝一点。船长掏钱买的,给你们压惊。我说通过这次船长遇难众人相救,我深刻地领会了有一句话,叫做同舟共济,它的深刻的含义。大家知道有了船长,就有了希望,没有船长大家就没有希望,船长遇难,奋力相救,今后,我们船的任何一个船员遇到同样的问题,大家都要像对待救船长一样互相营救,这就是当时的情况。

      海盗从那时候起就有了,所以我认为,当前海盗是制约我们海运事业进一步发展的一个反动势力。各国政府都应该采取措施,把这个影响海员心理安全的负面因素降到最低。

      海员要有一种献身精神,你没有献身精神,干什么事都有风险。昨天我看到一个女的,无辜地被一个男的挟持了,最后一个便衣,一个女的武警上去,开了四枪把他打死了,她救了这个人。中国陆地上也有风险,哪个行业没有风险?开汽车还有危险,所以事业需要我们去做,你学的就是这个事业,干的就是这个事,所以愿意为这个事业做出贡献是正确的选择。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