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兴趣联盟 - 人物

  • 分享

    “女版朗朗” 记著名青年钢琴家王羽佳

    2沙海 2010-11-01 10:02
    王羽佳(1987年2月10日)出生于北京,自6岁起随罗征敏老师学习钢琴。随后,直至出国,一直师从恩师凌远教授。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小、附中学习期间,已在德国公开演出。在德国,她出色地演绎了李斯特的音乐会练习曲《La Leggierezza》,获得公众的关注与喝彩。在此期间,小羽佳凛然的天赋开始受到关注,并在中国、澳大利亚和德国进行了她最早的公开演出。在接下去的三年里,王羽佳作为中国—加拿大“晨间音乐桥”文化交流项目的交换生前往加拿大卡尔加里,并在当地的皇家蒙特音乐学院跟随陈宏宽和Tema Blackstone学习钢琴。2002年,15岁的王羽佳获得美国阿斯本音乐节协奏曲组大奖。之后王羽佳搬到费城,进入柯蒂斯音乐学院跟随Gary Graffman继续学习钢琴,并于2008年从柯蒂斯音乐学院毕
      

      

    业。2006年,王羽佳获得了著名的“吉尔莫青年艺术家奖”。
      一次偶然机会,王羽佳在公众场合练琴被音乐公司经理人看中,从此跻身国际舞台。2001年王羽佳获得德国第二届“塞勒国际钢琴比赛”少年组第一名后,德国媒体赞许她“诗意诠释了李斯特的作品”。华盛顿一演出管理公司的副总裁马克·阿尔伯特在听过她的演奏后赞不绝口:“王羽佳有一天将会成为第二个李云迪,她将会让更多的人吃惊。”
      2005~2006乐季,王羽佳代替钢琴家鲁普与祖克曼指挥的渥太华国家艺术中心乐团合作,演出贝多芬第四钢琴协奏曲。演出后,她立即受邀继续与其合作演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于是外界一致期待她破茧成为“女版郎朗”。

     
    羽佳的艺术人生

    初识

      提起王羽佳的名字,音乐圈中的很多人都会点点头回忆说:“王羽佳啊,她小时候弹琴我就看过啊……”人们记忆中的小羽佳,是一个个子小小瘦瘦的,弹起斯克里亚宾毫不含糊很有能量
      

    的孩子,是非常刻苦练琴的孩子,是在音协考级中两级两级考上去的孩子。现如今的羽佳长大了,依然纤瘦却蕴含能量,依然执着于钢琴,只不过她的舞台,更广阔了,与世界最大的古典唱片公司DG签约,与迪图瓦、阿巴多等指挥大师合作,在世界范围内举行音乐会,年仅22岁的羽佳,终于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站在世界的舞台上成为一名钢琴家。

    成长

      羽佳的学琴经历跟很多琴童十分相似,6岁开始跟随中央音乐学院凌远老师学习,周广仁先生也对羽佳的学习成长也帮助很大。虽然现在演奏事业繁忙,但是羽佳仍然跟老师们保持着联系,每次回国都会去看望老师。谈起自己的老师,羽佳充满感激:“对我的演奏生涯来说,在北京的两个老师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如果不是凌远老师给我打下那么好的基础的话,我之后的发展是无法想象的。特别是像我现在这样,每个月都要辗转于各个音乐会,实际上的练琴时间变得较少,而事实上我所依靠的正是那个时代打下的坚实的技术基础。周广仁先生也一直很关注我的进步。”

    转折

      1999年可以看做是羽佳人生的转折点,她作为中加“晨间音乐桥”文化交流项目的交换生前往加拿大卡
      

    尔加里蒙特皇家音乐学院学习钢琴。2001年,开始跟随陈宏宽和Tema Blackstone学习。也就是从这时起,她开始一个人在国外打拼。年少的羽佳独自在外,无时不刻不牵动着身在北京的父母的心,可是他们知道,雨燕必在风雨中才能成长。仅仅过了两年,这个当初稚嫩的孩子已经能够独自处理所有的事务,学习和生活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表现出惊人的高效率。她的钢琴进步速度非常快。2002年,15岁的王羽佳获得美国阿斯本音乐节协奏曲组大奖。之后王羽佳搬到费城,进入柯蒂斯音乐学院跟随Gary Graffman继续学习钢琴,并于2008年从柯蒂斯音乐学院毕业。

    名师

      格拉夫曼也是郎朗的老师。他是一位神奇的人物,格拉夫曼的身上集合了钢琴教育家、演奏家等诸多身份,他广泛地结识各方面的人脉,认识很多著名的指挥、经纪人。他在音乐上,更在事业上给予王羽佳强大的推动力。格拉夫曼是开启王羽佳艺术生涯的一把钥匙,王羽佳说道:“他现在八十高龄了,但还在演奏音乐会。事实上,我听他的音乐会比听他的课要多。他的音乐会都非常精彩。格拉夫曼秉承了俄罗斯学派的伟大传统。在教学上,他并不在具体的音上细扣,而是给我一个风格上的指导。最重要的是,他给予学生自由,同时又引导他们到他所预见的充满想象的音乐世界中。他更像是一个向导。”

    高徒

      而王羽佳也像所有贪婪的学生一样,从各个方面汲取营养。我们的时代积累了无数历史上钢琴家的演绎
      

    [1]
    记录,特别是那些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大师,那些我们与浪漫主义的光辉岁月的强有力的联系。“从音乐上说,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霍洛维茨和拉赫玛尼诺夫”,王羽佳侃侃而谈:“拉赫玛尼诺夫留存下来的自动钢琴记录的‘录音’,虽然也许并不太可靠,声音显得些许古怪……但是穿透那些密密麻麻的穿孔卡带,传达出的是拉赫玛尼诺夫对于音乐充满了无限丰富灵性的处理,每一个乐句都是那么富于创意。之前听过无数遍的乐曲,在他手下却重新焕发了生气,一个个新鲜的音符流淌而下——要知道,在20世纪初,他的演绎便如此的大胆而新奇,这是非常令人惊叹的。而霍洛维茨更是一位纯粹的‘钢琴上’的大师,能够将钢琴运用得如此纯熟,每一阙音乐、每一种乐感都是那么毫不费力地表现出来,同时注入了丰富的个人感受,他的天赋令音乐作品具有如此巨大的魅力。他们的演绎对我常常具有魔幻般的启示。源源不断地激发着我的灵感,激励着我的创意。”

     
    超凡实力 签约DG

    成名

      2005年,王羽佳与祖克曼指挥的渥太华国家艺术中心乐团合作演奏了贝多芬的《第四钢琴协奏曲》,这是她首次亮相大型音乐会,此次演出之后加拿大媒体一致宣称: “一颗巨星诞生了”。随后,她开始同世界各地的许多著名乐团合作,包括巴尔第摩、北京、波士顿、芝加哥、休斯顿、纽约、费城、旧金山、圣彼得堡、东京和苏黎世。

    发展

      2008年春天,王羽佳与内维尔·马里纳爵士执棒的圣马丁室内乐团及合唱团一起进行了美国巡演,广获好评。王羽佳的独奏音乐会和室内音乐会的足迹已经遍及北美和世界各地的许多主要城市,另外,王羽佳还是阿斯本音乐节、吉尔莫国际键盘音乐节、圣达菲室内音乐节、德国石荷州音乐节以及瑞士韦尔比亚音乐节等著名音乐节的常客。王羽佳还与许多指挥大师合作过,其中包括迪图瓦、洛林·马泽尔、罗伯特·斯帕诺、尤里·特米尔卡诺夫、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奥斯莫·瓦斯卡和大卫·津曼。
      在上个音乐季中,《华盛顿邮报》将王羽佳在肯尼迪中心的独奏首演音乐会称之为“让人目瞪口呆”,《旧金山纪事报》在王羽佳的旧金山独奏首演音乐会之后大加赞赏:“她的演奏就是一把衡量钢琴完美演绎的标尺,无以伦比。”羽佳凭借对高难度曲目的出色演绎,极具深度的音乐洞察力,新鲜的诠释方式,以及优雅的舞台魅力,已经赢得了世界范围内乐评家们的广泛赞誉。
      羽佳出色的表现,也吸引了DG唱片公司的注意。这个拥有卡拉扬、穆特等大师级艺术家录音的唱片公司,不仅是无数乐迷心目中的古典殿堂,也是艺术家成功的标杆。在过去的一年中,羽佳在欧洲不同地方演出, DG都会派专人参加音乐会,而这些情况,羽佳并不全都知道。无论台下坐的是什么样的观众,羽佳一如既往地在台上尽情演奏。终于,羽佳的实力赢得了DG的青睐,去年七月,DG总裁迈克·朗(Michael Lang)在瑞士维尔比耶听到羽佳的演奏后决定与羽佳签约。迈克·朗说:“在第一次听到王羽佳的独奏音乐会之后,我见到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女孩儿,我意识到她不仅仅是一位出色的艺术家,而且将会是新一代的古典音乐家的完美代言人,显而易见,羽佳和DG将会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我们非常高兴并欢迎羽佳加入到DG的大家庭里来。”
      对于年轻的羽佳来说,与DG的签约令人兴奋。“我买的第一张唱片,就是DG出品的波利尼演奏的肖邦。我对DG有着莫可名状的信赖感,从小就非常喜欢那个黄标,我非常激动自己的第一张唱片将要在DG出版,并且成为DG的签约艺术家……事实是我兴奋得有点不知所措,就好像我第一次公开演奏一样。但是我对这些曲目比较有把握,于是我把注意力集中到演奏上,我只想把音乐演奏好……”于是一个双方都满意的录音便诞生了。

    名就

      在唱片推出之后,羽佳生平第一次做了唱片签售。在美国的iTunes也提供在线下载,所以将来也会在“苹果”专卖店开演奏会。同时还会有配合唱片发行的其他一些相关活动。对羽佳来说,更多的第一次将要面对。但是不论是14岁一个人在加拿大做交换生,还是现在纽约独自面对自己的演奏生涯,她曾经也经历了孤独、失意,她惟一能做的就是弹好琴,用她自己的话说,“在异国生活学习,一切都是陌生的,只有钢琴是我所熟悉的,只有钢琴是能够由我来控制的,我只有拼命练琴”。

     
    钢琴之外的生活

      在美国生活多年,王羽佳还是觉得中国菜最好吃。年少出国,身边没有父母陪伴,羽佳的中文有没有丢掉呢?“其实我自己在美国,我的父母真的就管不了太多,我14岁出来就是自己一个人。音乐或者学业方面我妈妈都不会管太多,她关心的是为人处世的方方面面” 。“我回北京的时候,我妈妈塞给我一本《道德经》?!就是让我有空看看——还是繁体字的!古文本来就难懂……其实妈妈的想法我理解,对于我来说,学会做人是首位的,不只是待人接物,而是人生的道理。可是我现在一个人忙里忙外,没有谁帮我,完全是我一个人打拼——要我读这个,好难啊。所以就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放在行李里,但是也真的看不动。”
      钢琴演奏的生活虽然繁忙,也是充满了色彩。除却钢琴家的身份,羽佳跟所有青少年一样,喜欢新鲜、时尚。闲暇之余,也会抱起《Elle》、《Vogue》等时尚杂志。“《Elle》有个‘Calendar Page’的栏目,登载每个月值得关注的消息。我要跟匹兹堡交响乐团合作演出,所以3月7号的《Elle》(美国版)的‘Calendar Page’上就有我的一张照片和简短预告,看到我自己出现在时尚杂志上,觉得很有趣。”在各地巡演时,羽佳独自往返于各个城市,在演出间隙,她习惯用笔记本电脑在网上消磨时光,泡泡Facebook,有时候看看电影,或者翻阅书籍。“最近每个礼拜都要往返机场,为了演出,这是没办法的,但我对安检实在是很烦恼,浪费了不少时间。”
      羽佳也是一个影迷,去年圣诞节,她有两个星期的假,于是钻进电影院看了数场电影。这对于她来说是难得的消遣。“在平常的时候,很难有这样的时间坐下来体会电影院的震撼。我通常是在演出的路途中,看DVD。我喜欢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安吉丽娜·朱莉的影片,还有《蝙蝠侠前传》中的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我喜欢以演员来挑选电影。此外我也非常喜欢看纪录片,尤其是音乐家的纪录片,诸如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Sviatoslav Richter)的、霍洛维茨的……还有《钢琴的艺术》、《指挥的艺术》等其他音乐类的纪录片。我也非常喜欢法国电影,似乎你从来都捉摸不透他们在讲什么。而且从视觉上和概念上源源不断带给你新鲜的内容。现在中国电影也非常好。我同样会很高兴地欣赏。”

    水瓶座的羽佳

      无论是作为一种文化,还是作为一种消遣,星座都是很多音乐家津津乐道的话题,羽佳确实很有研究:“我对星座及其相关文化都非常着迷。我是水瓶座,肖邦,莫扎特都是这个星座的。水瓶座与双子座、天秤座非常合得来。阿格里奇对此很感兴趣,她与我见面,第一个问题便是问我的星座。她就是双子座,而迪图瓦是天秤座。我与他们相处得都非常融洽。特别是与迪图瓦的合作非常顺利——水瓶座与天秤座超合得来”。 “我的星座充满了独立精神。我从小出来学习,如果没有这种独立精神,很可能支撑不到今天;这个星座也非常另类,充满了无穷的想象,这与我的音乐表现紧密相关。同时,水瓶座常常比较极端,也非常善变。有时候听我的同一首曲目的两次演奏,往往大相径庭,就像两个人在演奏。因为每次的灵感都来得既快又强烈——就如我的这第一张唱片,对于我来说,那个成形的音响,只是我录音当时的灵感的产物,更像是一刹那的快照。如果我现在再演奏那几首曲子,肯定又不一样了。谈到这,我倒觉得录音是一个进退两难的事情,它只能抓住你一瞬间的艺术表现,然而事实上你对这首乐曲的理解,是通过你每一次的演奏综合表现出来的——而正如刚才所述,其中两次演奏可能完全判若两人。”
  • 举报 #1
    @鱼翔浅底@ 2010-11-01 15:20
    学钢琴的娃娃太多了,有几个能成为朗朗???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