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失田农民的再三痛苦疾呼

已有 333 次阅读  2009-11-10 22:40   标签田农民  疾呼 

失田农民的再三痛苦疾呼       

    农民不但失去农田  政治权利也被剥夺                                             

200784119,江西省余干县陈建辉、李晋明分别出动二百多人和近千人强征县城郊区的关口解放村小组基本农田50多亩建房。事后,解放村小组村民无数次向中央、省市各部门进行申诉和诉讼。国土资源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信访局等中央有关部门致函江西省有关部门,要求解决余干县违法征田的问题。2009年元月5日北京消费报记者张朝营在中华维权网上还发表了一篇题为“地随意征、钱随意发、人随意抓,江西余干县城市化建设很轻松?”的新闻调查特稿。中国反腐维权网、华北法制网、中华维权网、廉政维权网、正义维权网、中国新易新闻网、中国农民维权网、中国乡村发现、中国民生报道网、中国农民维权网、红黑网、火星家园人民维权网、网络记事本杭州网论坛、大洋网论坛、东北论坛、奥一论坛、济南论坛、中国土地网国土论坛、华声论坛、法治论坛、上海热线社区、法之光论坛、人民网论坛、大江网论坛、新华网论坛、中国广播网论坛、新浪论坛、中国江西论坛、天涯社区论坛、深圳网论坛、潮鸣天下、南昌新闻网论坛、西安聚焦、雅虎论坛、上海晒晒社区、红网论坛、武林巷论坛等等许多媒体和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博客里分别刊登了村民写的失地农民痛苦疾呼失地农民再次痛苦疾呼失地农民的痛苦心声,血泪请求失地农民的民主政治权利岂容践踏初议分级负责,归口管理’”上饶市国土局仍在‘|躲猫猫’”等文章。有的网站还播出了村民的征田纪实的彩照和录像。但是问题至今未解决,余干县违法征田后果无人问责,失地村民至今仍未得到合理的经济补偿。

余干县征田后,陈建辉、李晋明极力掩盖事实真相,捏造事实欺骗上级领导。他们的理由是:1、这次征田有2006327省国土厅的批文(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所以合法。2、在征田过程中,十几名村民冲进征田现场,打伤施工司机和征地工作人员,县公安局对他们进行了行政拘留。3、对土地补偿高于征地标准,每亩补偿款为28700元,村民大多数都领取了土地补偿费,只是个别村民外出务工无法确定结算面积,而暂时未领取,并且村镇出具了相关证明。4、这次征的地96年之前是基本农田,96年以后县城进行了规划,所以这次被征的田不属于基本农田,因为县里有调整基本农田的权限。5、国土局和村小组签订了征地协议。应该说这次征田余干县是合理合法,村民告状是刁民无理取闹。

但真实情况是:

1、省国土厅的批文(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是征关口村九甲村小组和孙家村小组的农田(扩建余干中学),在余干县上报的材料中有九甲村小组孔胜辉和孙家村小组孙飞武的签名,根本没有解放村小组人的签名。至今孔胜辉和孙飞武都说他们从来没有在征解放村小组农田的材料中签过名。余干县开始是计划征地230亩,这就征到了村主任方青宁的田,所以遭到他的反对,他还指使人写了“关口村民的痛苦疾呼”的申诉材料。后只征50亩,方青宁就帮县里征田大打出手。国土厅的批文是征120亩,陈建辉、李晋明为什么至今不公布国土厅(国土资函[2006]222号)批文的征地界址。县里还说预留了70亩地为生产生活用地。那70亩地在哪里,是给解放村小组的村民作为生产生活用地吗?如果真是如此,村民还真应谢谢县陈建辉、李晋明。其实余干县要建经济适用房这是好事,但当时在县城还有近800亩被征来的农田闲置了两年,为什么不能在这些闲置地上建房呢?

2200784,陈建辉、李晋明出动城管、建设局监察、玉亭镇、公安等部门的人数约200多人,强行填埋农田10多亩,伤村民8人,其中张淑冰、涂雪英两位老人住院抢救。2007119,陈建辉、李晋明调动全县的警察,出动了警察400多人,还有城管、建设局、玉亭镇等部门的人共计近千人,强行填埋农田。村民聚集在农田反对征田,并冲到铲土机上,确实伤到了司机。这时,400多名警察对村民进行合围抓捕。有的村民以为当时会打死在现场,就拼死冲出重围,有的老人躺地装死。实际上大多数警察心中对这样征田心中也不理解,所以不少警察故意让村民逃脱。当时被抓的村民有十四人。然后陈建辉、李晋明又派大批警察到村民居住地示威,并抓捕村党小组长王早福。其实王早福前一天就病了,当时还在医院打点滴,所以警察在王早福家楼上楼下搜捕,没有抓到他。第二天,公安机关到村里把老党员章海保从家里抓走,并贴出缉查令,要抓捕王早福和艾增有。在这几天内,大批警察不断在村小组居住地出操示威,胁迫村民,不少村民外逃。黄青娥等8人关押在看守所,进行刑事拘留,一个月后放出。章海保、王松茂、赵干德320084月被判刑。

3、余干县电视台说这次征地手续齐全。实际上是有一份征地协议。此征地协议一直瞒着村民。征地协议签署日期是2007814,但是村民一直不知情。直到20084月,县法院要判章海保等3人的刑,由村小组聘请的律师从法院复印出来村民才看到。这是一份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协议,县国土局没有盖公章,也没有解放村小组的公章,而盖了玉亭镇和关口村的公章,而关口村的公章是关口村居民委员会。这次征地也征到新华村小组的3亩多田,所以新华村小组也盖了章。解放村小组只有吴巨生一人的签字。而吴巨生是没有经过群众推选的村小组长,只是方青宁私人指派的,并且在征田开始,村民就罢免了他。其实解放村小组村民很能顾全大局。1996年余干县建余珠公路,也征了解放村小组村民的田,村民二话都没有。但遗憾的是至今村民没有拿到那时被征的土地补偿款。

4、至今解放村小组90%的村民未领土地补偿款,这有据可查。如果象县领导说的大多数村民领了土地补偿款,个别人未领。那陈建辉、李晋明完全可以把领了补偿款的村民姓名、土地面积、补偿金额公布出来。这起码的事实陈、李两人为什么要造假。北京的记者发了新闻特稿后,陈建辉、李晋明通过关系向记者施压,说记者造谣,破坏安定。如果这样陈建辉、李晋明完全可以把记者告上法庭。如果陈、李两人心中有鬼,那就应正视自己的错误,还村民一个公道。县里说每亩28700元的补偿款高于原补偿标准,其实余干县15年前征地就是这个标准。15年以后的今天,物价工资涨了多少,为什么还是这个标准?这次被征的农田是否属于基本农田,村民有这些农田原貌的照片和录像。

5、自从2007年“11·9事件”后,解放村小组的政治权利被剥夺。大多数村民没有参加医保,黄青娥家的承包田被县里的人无故填埋,村小组的排水沟被人卖掉而村民毫不知情……。而对县里征田帮了忙的人,陈、李两人对其重重有赏。关口村主任方青宁是地方上的一霸,曾经劳改过三年,如今他在关口村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并进行巧取豪夺。他从1999年任村主任至今,很少公布过村委会财务,近三年更未见公开村委会财务。这次村委会换届选举,严重违反了村委会选举法。选举委员会没有经过群众推选,也没有张榜公布选举委员会的名单。实际上是由玉亭镇工作人员和方青宁的亲信操纵选举。选票由方青宁的亲信控制,也没有设全村选举大会会场。只是中午方青宁的亲信拿着各村小组的选票到小学里去唱票。没有经过村民同意,史金发擅自在承包田里建房。县有关部门声称他建房是经过县长同意的,因他帮了县里征田的忙。在这次换届选举后,其他村小组都公布了村小组负责人(实际上是方青宁指派的)名单。解放村小组的村民代表多次要求镇村领导来村小组召开村民大会,选举村小组的负责人,他们就是不来。20081221,解放村小组只好在党小组的指导下,召开村民大会,选出了村小组负责人,但镇村不认账。200936,镇村指派不是解放村小组的人付志行(此人是县交通局在职工作人员)为村小组的组长,并张榜公告了。解放村小组村民的政治权利完全被剥夺。

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制定了一系列征用土地的法律、法规。为什么陈建辉、李晋明无视党纪国法,我行我素,认为反正我手中有权,你们这些刁民奈我何?陈建辉、李晋明为什么视群众如草芥。解放村小组的村民到有关部门要求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这些部门的工作人员不但不予受理,连一纸不予受理的通知书都不给村民,村民聘请的律师都受到威胁。解放村小组村民的冤情何时能得到昭雪?正义何时能得到申张?不过村民们坚信,只有现在还是共产党执政,中央的法律、法规还有效,村民们总有一天会得到“公道”二字。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