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中央的法律、法规在江西省余干县苍白无力 权大于法

已有 307 次阅读  2009-11-10 22:52   标签余干县  江西省  法规  苍白  中央 

失田农民的再四痛苦疾呼

中央的法律、法规在江西省余干县苍白无力   权大于法

 

    1200784119,江西省余干县委书记陈建辉、县长李晋明分别出动二百多人和近千人(包括400多名警察)强行填埋县城郊区解放村小组的基本农田50亩建房,伤村民多人,抓捕村民15人,其中8人进行刑事拘留,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后放出,3位村民被判刑。事发前后,解放村小组村民无数次向省市、中央有关部门进行申诉、诉讼。国家信访局,国土资源部,最高人民检察院等中央有关部门致函江西省有关部门,要求解决余干县违法征田的问题。2009年元月5日北京记者在《中华维权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地随意征、钱随意发、人随意抓,江西省余干县城市化建设很轻松?”的新闻特稿。全国各维权网站,法制网站,全国各省级官方网站论坛和中央几大网站论坛以及百度、新浪论坛等等媒体相继发表了村民写的“失田农民的痛苦心声 血泪请求”、“失田农民的痛苦疾呼”、“失田农民的再次痛苦疾呼”、“失田农民的再三痛苦疾呼”、“失田农民的政治权利岂容践踏”、“江西省余干县违法征田已两年 上饶国土局仍在‘躲猫猫’”、“初议‘分级负责、归口管理’”、“江西省国土厅的官员在干啥?”、“余干县法官为什么不依法办事”等文章和“征田纪实彩照”和“征田录像”。不少记者纷纷亲临余干采访。今年618日《中国民生报道》发表了“江西省余干县‘暴力’征地破坏农村稳定激起千层浪”的新闻报道,图文并茂。随后,北京的记者又在《中国联合报道》、《中华维权网》、《中华调查网》、《中国社会观察网》、《廉政维权网》等等媒体上发表了“土地是唐僧肉 谁‘饿’就咬一口 余干县城市化建设‘三随政策’很轻松”的文章。很多记者不间断地打电话问解放村小组村民,询问你们的事怎么还没有解决,现任的大官是否有余干人在庇护余干的官员。村民回答:江西省一位副省长是余干人,上饶一位副市长是余干人,他们是否庇护了余干县的官员,而致使余干县违法征田的事得不到解决,村民不清楚。不过,江西省的省市有关官员对村民是蛮横无理,官气十足。江西省复议处的官员威胁村民聘请的律师并呵斥村民。江西省高级法院,南昌市中级法院不但不受理村民的诉状,连“不予受理通知书”都不给村民。被判刑的村民章海保在关押期间,因年老多病,已取保候审。余干县法官在法院向章海保送达“刑事判决书”时,不准章海保上诉,否则立即把章海保重新关进班房,僵持多时,章海保只好违心地签上不上诉的字条,凄凄惨惨含泪拿着“刑事判决书”回家。章海保以妨碍公务罪判决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江西省纪委的人去年到过余干,叫村民不要上告,说你们告到哪里,都要由我们来处理。但事过一年多,未见有省纪委的处理意见。2008年初,省国土厅根据国土部的发文,派出调查组到余干调查。调查组只听余干县官员的一面之词,未和村民见面,就写出调查报告复函国土部。村民聘请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复印调查报告给村民看,国土厅不同意。因为省国土厅的调查报告信口雌黄,违背事件真相,只是为应付国土部,开脱余干县官员违法征田的罪责而写的,根本见不得阳光。村民要求公布(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批文中的征地界址、具体位置。省、市、县国土部门就是不理。村民多次以不同内容进行网上信访。省长信箱(省政府信箱)转由上饶市处理,上饶市转由余干县处理。余干县每次答复都一模一样,只是把省长信箱的编号改了一下。而省长信箱把余干县的回复作为“已处理”意见。村民向省投诉中心投诉。不管村民是投诉余干县的官员,上饶市国土局的官员,还是投诉省国土厅的官员。省投诉中心的回复同样是一模一样的格式条文,中心内容都是不受理,因为是越级,不是他们的受理范围。20095月,村民又向余干县人民法院就“征地协议”递交了“民事诉讼状”,这总没有越级。但余干县人民法院仍然不受理,同样不给村民“不予受理通知书”。

现在村民确是告状无门,根本没有讲理的地方。虽然律师、记者竭力为村民申冤,但江西省的省、市、县官员就是不理不睬。律师、记者甚至会遭到有关官员的打压。有个别村民甚至埋怨中央,说中央不应出台一系列的有关征收土地的法律、法规,认为如果像“一大二公”时期那样,村民不会遭受人体伤害、坐牢、判刑的厄运。

江西省余干县是“鱼米之乡”,老百姓都热爱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土地,民风淳朴。今天的余干以牺牲几千亩良田的代价确实建设起了一个新县城。但余干现在的人文环境很不好:干群关系紧张,贪腐现象十分严重,恶势力猖獗。,银行收贷员无故遭到余干司法机关的逼供,含冤致死,有关人员却没有得到应有惩处等等。虽然也有些官员曾被“双规”,但“双规”以后烟消云散,“双规”官员又神气活现地出现群众面前。中国人民的传统习俗端午节划龙舟活动多年来被县政府严令禁止。余干县政协主席未出生的孙子已占地千余平米。但不知什么原因,余干县却多年被评为“平安县”。全国在讨论“小产权房”的合法性。但余干县城郊区农民的土地却盖起了很多很多城市干部、居民的楼房,通过金钱一般都会拿到房产证,土地使用证。到县国土局一查便知。关口村主任方青宁便用各种方式购买村民的农田。仅20068月之前他就以每平方米90-120元的价格收购了解放村小组村民的耕地20多亩,而后以每平方米350元的价格卖出用于房地产开发。当然在新华村小组等其他村小组方青宁也收购耕地搞房地产开发。他用耕地当商品买卖中赚了个盆满盂满。由方青宁一人手中非法买卖的农田用来建房的有几十亩。有的他从中以村委会的名义索取中间费,盖章费。有人称方青宁为“余干县第二国土局长”。县城几千亩农田被征收,请到省国土厅和省政府去查一下,究竟有多少征收的土地是经过批准的。

众所周知,我国历史上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又称土地革命战争。那时,正因为“分田分地真忙”,中国共产党才能得到农民的拥护,广大农民积极参军参战。红军指战员深深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为了土地革命战争的胜利,多少红军和仁人志士牺牲在战场上。如今,中央也制订了一系列关于征收土地的法律、法规。但是中央的法律、法规在江西省显得苍白无力,因为权大于法。失田的农民第四次向中央、媒体、社会各界呼吁;依法还失田农民一个“公道”吧!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