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江西余干县政府组织近千人暴力征地

已有 504 次阅读  2009-11-10 22:56   标签余干县  江西  政府  组织  征地 

http://www.chinafzzx.cn/bxwq/20091028/125725.shtml                           中国法治在线

江西余干县政府组织近千人暴力征地

2007119日,江西省余干县县政府组织了由公安、城管、政府工作人员等组成的近千人的征地队伍,强征了玉亭镇关口解放村小组农田。此事虽然引起了国内各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但是余干县政府有关领导并没有积极处理失地农民的生活保障问题————

江西余干县玉亭镇关口解放村小组群众反映,余干县没有取得合法的手续就强征土地50亩,当地农民本身土地就非常少,这次征地让他们成了无地可耕的农民。群众失去土地后,四处上访,因为征地使他们本身就贫困的日子雪上加霜。

调查:政府组织近千人暴力征地

200784日和119日,江西省余干县分别出动二百多人和近千人强征玉亭镇关口解放村小组农田50亩建经济适用房。强征队伍包括400多名警察,还有大批的城管局、建设局、房管局以及县政府、玉亭镇政府的官员。

村民聚集在农田反对征田,并冲到铲土机上,打伤了往农田堆土的司机。这时,400多名警察对村民进行合围抓捕。有的村民以为当时会被打死,就拼命冲出重围,有的老人躺地装死,当时壮观的场面乱作一团!

最终有15名村民被抓捕,黄青娥等8人被刑事拘留,关押了一个月,章海保、王松茂、赵干德3人被判刑半年。

早在200784日,该村就有8名村民在暴力征地时被城管打伤,其中72岁的村民涂雪英、73岁的女村民张淑冰被城管队员伤得住院抢救。

2007119日以后,大批的警察不断地到村民居住地出操示威,并抓捕了村民,有些村民被迫外逃。

村子里的空气越来越紧张,但是他们仍在不断地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不屈不挠地争取他们村民的利益。

  事发后,解放村小组村民多次向中央、省市有关部门进行反映,国内一些媒体也给予了积极关注,多家媒体发表文章对余干政府的做法进行批评。

农民:老百姓没保障 村干部住豪宅

位于余干县城乡结合部的玉亭镇关口村解放村小组,现有人口700多人,1996年余干县建余珠公路,征了村民部分耕地,但遗憾的是至今村民还没有拿到土地补偿款。

由于过去集体土地多次被征,解放小组人均耕地只剩下0.2亩。近年来,解放小组农民日子一直不怎么好过,加上口粮田被征他们生活更加困难。这些农民除了外出打工就是经营一些小生意,还有一些比较灵活的农民,在余干县城的大街上可以找到他们,那些推三轮有解放村小组的村民。

此次征地,政府给解放小组失地农民的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偿总共是每亩地2.87万元,除此,他们没有获得失地保险和就业安置。

解放村小组村民告诉记者:被征土地涉及60多户,但实际只有5户领取补偿,90%的农户至今拒绝领取土地补偿款。

解放小组为了长远生计和眼前的生活出路在四处奔波,频频上访。

解放小组唯一受益的人只有关口村主任方青宁一人。他是地方上的一霸,曾经劳改过三年。20068月份他以每平米90-130元的价格购得解放村20余亩耕地,而后再以每平米350元的价格卖出用以房地产的开发谋取暴利。

有些村民不愿意把土地卖给他,想自建房屋自己住,方青宁就设法打击,甚至公开阻止建房,找人将其房屋砸坏。城市居民建房到村里盖章,方青宁要收取每平方米100元的盖章费。而方青宁自己还占用了近1000平米的土地建豪宅, 豪宅里还设有游泳池。

方青宁之所以可以违法开发住宅,自建豪宅是因为他上面有保护伞,他长期与镇政府和国土局个别领导勾结在一起,共同谋取非法利益。玉亭镇原镇长何少良就在陈道港的良田上建了一栋别墅。

方青宁从1999年任村主任至今,很少公布过村委会财务,近五年更未见公开村委会财务。

2008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政府公然违反了村委会选举法,直接任命了这位帮助政府征地的村主任。在选举过程中,选举委员会没有经过群众推选,也没有公布选举委员会的名单,甚至连选票村民们都没有见到,玉亭镇有关工作人员和方青宁等人操纵了选举。

换届选举后,其他村小组都公布了村小组负责人(实际上是方青宁指派的)名单,解放村小组的村民代表多次要求镇村领导来村小组召开村民大会,选举村小组的负责人,他们就是不来。解放村小组只好在党小组的指导下,召开村民大会,选出了村小组负责人,但镇村领导不认账。

失地后,解放村小组的政治权利也失去了

政府:征地位置不公开 征地程序不合法

余干县征用玉亭镇关口解放村小组土地50亩是依据江西省国土厅[赣国土资函(2006222]号批文,该批文的日期是2006327日。批文同意余干县将关口村农用地8.2666公顷转为建设用地,用于城市建设。

但是村民们认为该批次所征用土地不是解放村小组的,政府在欺骗他们,政府还欺骗了关口村其他村小组。

因为[赣国土资函(2006222]批文只是说征地范围是关口村,关口村很大,2006年前后有很多土地被征。如果说该批次征地征的是解放村小组的农田,那扩建余干中学,征用九甲村小组和孙家村小组农田的批文又在哪里?关口村有300多亩的土地被征,而不是只有120亩!

群众对余干县政府及江西国土资源厅提出要求:公布省国土厅的批文中的征地界址、具体位置。

按规定,征地是要公开的,也是要公示的,而省市国土部门的工作人员却说的这是机密,拒绝给上访群众看。

上访代表也多次要求县政府公开江西省国土厅的批文中的征地界址和具体位置。但是,余干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均没有满足群众的要求。

难道里面真的有猫腻?政府在这次征地中真的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记者也想了解个明白。

国土局一位分管用地的副局长告诉记者:具体位置要看图纸,我看不懂,需要负责业务的人员来给你解释,这件事媒体多次采访,我们没有调查过,具体情况我安排人给你回复。

国土局张局长以刚上任不久为由,称情况不清楚,要问执法大队队长涂某。他那儿有完整的资料。

涂队长却说没有,让找分管的副局长。

失地农民强烈阻止政府征用他们的土地其主要原因就包括政府征地不按规定公开征地信息。

征地前,村里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没有张贴征地通告。

直到暴力事件发生后,余干县国土局才和村民吴巨生签订了一份征地协议,该协议书既没有盖县国土局的公章,也没有解放村小组的公章,仅玉亭镇政府和关口村居民委员会盖了公章,签订日期是2007814日。

这份协议是秘密的,瞒着村民签订的。直到20084月,县法院要判章海保、王松茂、赵干德的刑,村民聘请的律师从法院复印出来,村民才知道有这份协议书。

余干县政府在200784日征地事件发生后,于2007812日才贴出征地通告(通告签署日期是2007618日)。按规定,余干县政府应该在200647日之前公示,为什么余干县却在一年后的200784日强埋10多亩农田后才发布征地公告?为什么群众多次上访二年却一直看不到有关部门提供征地批文,政府和有关部门遮遮掩掩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通告中只提到征地范围是关口村,也没有把征地具体位置指出来。因为关口村有孙家、新华、九甲、十甲、解放五个村民小组。解放村小组这次被征田农户达67户,但是这67户村民在征地之前并不知情,也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国务院20041021日国发[2004]28号第十四条指出:健全征地程序。在征地过程中,要维护农民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权益。在征地依法报批前,要将拟征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告知被征地农民;对拟征土地现状调查结果须经被征农民集体组织和农户确认;确有必要的,国土资源部门应当依照有关规定组织听证。要将被征地农民知情、确认的有关材料作为征地报批的必备材料。

显然,余干县政府没有严格履行征地程序和告知义务。

专家:土地成地方官员的敛财之道

江西省余干县有关部门,强行征用农民的生存耕地,征地后又不按照国家的政策规定依法给予安置补偿,失地农民的后顾之忧没有解决,导致当地农民长期上访,给当地社会带来了不安定因素。

此事引起了国内各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但是余干县政府有关领导并没有积极处理失地农民的生活保障问题。时至今日,失地农民仍在不断地四处奔波,为他们仍在为自己生存利益向江西省和国家有关部强烈反映。

江西省国土资源厅一位同志告诉记者,余干县最近三年获批的土地总共不足600亩!然而,据群众统计,从2003年开始,余干县总共征收了几千亩土地!这些土地大都用于房地产开发,真正的工业用地很少。由于开发不足,这些被征的土地长期大规模的闲置,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规划面积达141公顷的余干工业园区自2002年成立以来,由于招商引资不太成功,投资环境又不是非常优越致使园区开发不足,出现近千亩的土地长期荒废。

走进破烂不堪的园区即可看到稀稀拉拉的厂房没有几家开工生产的,倒是违法乱建的房屋占据了不少空间,很明显园区规划不成功,土地市场混乱。

当地一位官员说:“政府征地,用于发展经济,用地的主体是政府,考核和政绩要求政府必须发展经济,必须违规,政府征地,谁又能有办法制止,说他违规?余干土地局监管职能成了摆设,在打击非法建设、规范土地市场方面力度远远不够,导致了余干土地市场严重失控。”

这位官员认为余干国土局是在违法,从根本上说是他们导致了余干土地征收中干群矛盾激化、县经济发展不和谐。因为国土局监管不力,开发商可以很容易私自从老百姓手里买到土地,还能够顺利地开发建设,他们给老百姓的补偿每亩地达7万元以上,远比政府给的高,这样以来,群众自然不愿意卖地给政府。

几位群众愤怒的对记者说:“政府征地不开听证会,村里更是从来不开村民大会,他们想怎样就怎样,我们的生存权、民主权和根本利益受到压制,村民是敢怒不敢言!”

村民还告诉记者,他们现在是“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政府这种用农民的集体土地做买卖,从中渔利的行为,严重地违反了国家土地法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的有关规定。

记者为此事致函余干县县委书记陈建辉,他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说:“此事江西省有关部门已多次调查,很多家新闻媒体都来过,我们县委、县政府也高度重视,我们没有违法征地,征地手续也是齐全的。”

之后陈建辉书记安排一位同志就记者提出的有关问题进行说明。但是,余干县刻意回避了土地批文程序、界址问题,失地保险和农民生活出路问题、土地市场混乱问题、开发区荒废土地和暴力征地等问题该县也是只字不提,有意回避。

看来以县委书记陈建辉为领导的县委县政府并没有把失地农民生活保障问题看的太重,他们只是在推卸责任,说自己没有违规。对于真正违规、违法的问题却在努力遮掩、回避,不能正确面对。

记者为此致电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所一位教授,他认为,地方政府在征收土地的时候不能无视市场价格搞‘强买强卖’。政府要统筹考虑并且尽快兑现失地村民的社会保障问题,不能开“空头支票”。
另外,为了确保农民的长久生计,政府还必须考虑留地安置,否则这些村民失去土地之后必然会产生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只有妥善安置这些村民的生活出路,才能维护当地的社会稳定。

他还说,现在我们讲统筹发展,但是从这个案例看,当地政府恰恰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余干县暴力圈占土地,荒废土地,严重违法。没有征地手续就实施征地,这是对群众利益的漠视,也是对法律的践踏。

根据《土地法》有关规定,政府有权征收村民的土地,但是在补偿问题上必须充分考虑村民的实际情况,必须和村民协商征地补偿的标准。虽即使所征土地是用于卫生、教育等公共事业,也不能因此而压低价格,而要参照当地的市场价格制定一个合理的补偿标准。
200612月召开的全国国土资源厅局长会议上,国土部副部长也表示,对发生土地违法违规案件造成严重后果的,对土地违法违规行为不制止、不组织查处的,对土地违法违规问题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追究有关地方人民政府负责人的领导责任。

对此事件,记者将做跟踪报道。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