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收拾行囊——申请学校篇

2已有 503 次阅读  2013-01-18 00:08   标签  学校  University  研究生毕业  speaking 
本人,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亦非中产阶级,只是出身社会底层通过现代的科举来到北京的一个小女子(现已为人妻)。研究生毕业以后,别人都在准备找工作, 我选择了另一条路——远赴大洋彼岸。本人可谓是一穷二白,如何实现这个远赴重洋的想法呢?只有通过跟科举差不多的方式-申请奖学金。注意,得到此奖学金,绝不代表我是多么的出色,只是上帝的眷顾。说到这里,我得声明一下,本人虽为旗人,但家里不信奉萨满教,大部分人却已蒙上帝之怜爱,成为了基督徒。
  
  我要去的地方与一般人不同,不是北美华人第二大聚集地——温哥华,也不是加拿大第二大城市——多伦多,而是圣劳伦斯河上一个讲法语的小岛——Montreal Island。
  
  其实我原本不想去这里,只能说上帝的安排是超过我的所求所想。因为一次蒙特利尔大学的宣讲会而认识了那个学校的老师。于是便与之交谈了几句:
  
  问:“Is that possible that I do my PhD in University of Montreal without speaking French?”
  
   答曰:“Yes. You can speak English. In Montreal, everyone is bilingual. You can communicate very well with your profs and your colleagues”(抵达蒙城时方知,it was another story)。
  
  心下大喜。于是开始了准备自己要申请的材料(research proposal, application forms, transcript...)。
  
   好不容易准备完了,寄送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唉,其实本来想用联邦快递,朋友跟我说要支持国货,所以选择了EMS,说是快递,谁知21天方才送到。已 经过了deadline了,心下焦急万分,于是乎给蒙大研究生院发了邮件,严明不是自己的过失,而是快递公司的失误。对方的回复令我甚是宽慰——我们不会 因此而不考虑您的申请。
  
  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收拾的结果,我心里还是觉得应该让EMS知道一下自己的服务有多糟糕。于是乎去了全国速递总局。到了那个大楼里面,大堂里有个保安还一个接待的秘书。
  
  秘书问:“您有什么事情?”
  
  答曰:“让负责的人出来跟我对话,我要投诉你们!”
  
  秘书云:“我们主任在开会,不能接见,您请回,通过别的方式投诉!”
  
  答曰:“你们的信封上和网上写的都是这个地址,我就要找你们来投诉,请通知负责的人,否则我自己上去了!”
  
  秘书和保安齐上前:“这是国家机关,您不能随便闯!”
  
  答曰:“这是我的权益,我必须维护!”
  
  保安曰:“您这是擅闯国家机关!您要闯我就不客气了!”
  
  答曰:“那您要怎么样呀?我给你们十分钟,如果负责的领导不下来,我就要上去了,如果你敢动我一下,我就立刻打110!”
  
  秘书终于给上面打了电话,但已经过了5分钟,负责的领导仍没下来,我又说,“请再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否则我就要上去了!”
  
  秘书又打了个电话,领导才从楼上蹒跚而下。
  
  曰:“您就是来投诉的客户?”
  
  我答曰:“没错!”
  
  于是乎这位领导带我进入了一层的一个会客室,我说明了来由以及要求其做出的赔偿。我还随身带了一个录音笔,心想如果他不答应我赔偿的要求我要录下证据,然后继续揭发他们的“恶行”。
  
  那位领导曰:“这应该是北京市分局来管的,不是我负责的!”
  
  我答曰:“那我不管,你们的网站上留的这个地址,我就要来这里投诉,至于你们内部谁负责,我不管!”
  
  领导曰:“好吧,我给北京市分局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来处理。”于是乎给北京市分局的人打了电话,另一位领导便来到我们所在的国家速递总局来接我到另一处——北京市分局。到了那以后,我再次阐明来由。他推三阻四地说:“这个,是加拿大那边的原因,可能那边过圣诞节。”
  
  我答曰:“您这么说,可是推辞了,我付的服务费是给你们的,至于你们怎么跟加拿大那边协调,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可管不了,如今服务不到位,还差点耽误了我的事情,让我担惊受怕,我必须要找你们来投诉。”
  
  北京市分局领导曰:“您说的有道理,这样吧,我们答应您的赔偿要求,您先回去,我让海淀区分局的人把赔偿费用给您送去。”
  
  答曰:“好的,那我等着您派的人。”
  
  过了数日,一个还海淀区分局的人把赔偿费用送到我的宿舍。
  
  写了这些,就是想说,有的时候还是要争取自己的权益,尽管得到的赔偿与付出的时间相比,可能会不值得,但起码让服务提供方知道他们的服务质量还有待提高。
  
  这个申请学校过程中的小小不顺过去以后,又等待了数日——终于收到了蒙大的offer。但问题又来了,这是一个conditional的offer,条件是,必须通过一个法语考试!对于我这种只知道bonjour 和 merci的人来说,如何应对此考试呢?
  
  下一篇再来详谈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