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戴晴:曾希圣还是卢志英

已有 552 次阅读  2012-01-06 02:10


眼下我们已经知道,“湘江之战,共损失近38000人,而且主要是骨干作战部队”——这是人员。器材 呢?有专业研究者给出:带着上路的大功率电台,此时几乎悉数被毁,“只剩15瓦和稍大一点的共40余台”。也就是说,从通道到遵义,中央红军的情报与通 讯,只能维持在这样的装备水准上,比如新近推出的献礼作品里提到的30日深夜,周朱如何在湘江边的指挥部,收到红一军团报告“难以固守,催促过河”的电 报。

除了军团内部通讯联络,有情报么?

四方面军的宋侃夫对此有过回忆:他们那时在正湘鄂西根据地,也就是说,有大功率电台、有汽油发电机和蓄电池、有比较从容的环境,得以“通过咬住贺国 光部,最终破译了蒋介石的密电……掌握了中央红军周围大量敌情……与中央红军约定时间通报”。此说为一方面军的破译家曹祥仁所证实。他说的是:“中央红军 在行军中很难收听到敌台,你们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由此可见,起码在“通道转兵”前后,二局高手曾希圣和曹祥仁,对敌台的截获与破译,因为器材、能 源和环境,难于起作用。1

宋侃夫所说“敌情”,不知道是否包括“何键张开口袋”。如果有,这边的收报人,也只能是最高三人团下辖的中革军委指挥部——如果收报员不照规定逐级上报而直接交毛泽东,那就该受军法惩处了。

或许,“何键口袋”,再加上黔军“双枪兵”(即步枪之外还都带着大烟枪)之不堪一击,另有渠道直达毛泽东?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在通道、黎平激烈争论的时候,他不合盘向同志们端出,而且直到今天还瞒着?

眼下,“通道转兵”、“黎平会议”(更有马屁精把惨烈的湘江之战也搭上),全都成了“奠定了毛泽东领袖地位之遵义会议”的序幕——也就是说,“真如 神”的这位“马克思加秦始皇”,从那时候就正确,一直正确到遵义、正确到雪山草地、正确到甩开张国焘、正确到延安整风、到抗战中自身大发展……直到“光芒 万丈、光焰无际”的文革。

“大救星”如此“一贯正确”,大家对他当然要遵奉礼拜。如果说,在艰难危险的创建阶段,他的同志们“为了一个共同的政治目标”甘愿如此;到稍后领教 了他手段不敢不如此;到共和国拿下的堂皇时刻,或乐得、或暂时敷衍他而如此……再后来,到了他外行的经济建设领域,到了千万农民俄死、他自己的孩子据说也 一周吃不上一块肉的景况下,怎么好几亿中国人,从总理到科员、从总书记到小组长、从元帅到士兵、从委员长到夹边沟的囚犯……无不觳觫于他不仅不容置疑,连 无意的轻忽也将招致杀身之祸的霸道之下?

到今日,太祖殡天好几十年了——“太阳最红 毛主席最亲”依旧响彻神州。随着权力衣钵经指定下传,接班的列位对红色圣上曾经安享的生拜冥祭也馋涎滴滴。颂圣外加诛心造神,在今日之中国,仍是人欢马叫、云蒸霞蔚——趋利抑或无可救药的痴愚?

最近有文章披露(王清波《卢志英事迹考略》《中华读书报》 2011年07月13日),刘少奇发轫之始的那个“白区党组织损失100%”是不确的:就在湘江激战时刻,受当时依旧活跃着的上海中央特科派遣、潜伏于 “追剿前敌总指挥”薛岳司令部的卢参谋志英,已于12月1日抵达通道一带。卢志英那时在共党内的身份是“军事特派员”,任务是“赶赴贵州搜集情报,帮助地 下党组织力量,保证红军顺利通过贵州”。

我们已经知道,他是否和他的战友项与南,一个半月前曾敲了门牙、妆成乞丐,直奔瑞金报告“铁桶合围”,卢志英这回是否也执有同样重大而准确的薛岳指挥部情报?在那紧急、纷乱的情况下,他见到了谁——他最熟悉的特科前领导的钱壮飞、李克农、周恩来,还是毛泽东?

最为诡秘的,在车载斗量的毛泽东传记与周恩来研究里,对此,没有一处说起。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