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男子照顾病妻八年感动保姆 妻促二人牵手共眠(图)

2已有 600 次阅读  2011-11-10 14:31   标签保姆  blank  哈尔滨  border  center 
男子照顾病妻八年感动保姆 妻促二人牵手共眠(图) 哈尔滨日报

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睡在一铺炕上生活———或许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却真实地发生在我们身边。在我市松北镇李家屯胜利村有着一个非常特殊的家庭。一个患多发脑梗塞导致偏瘫不能说话的妻子,一个不图回报,悉心照顾夫妻俩的保姆,一个重感情的丈夫,组成了这个家庭。病妻和保姆成为这个男人无法割舍的情结。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的离奇故事,是从2006年唐忠华到邢云斌家照顾他患病的妻子丁杰开始……

丈夫悉心照顾妻子8年,瘦了40斤。握着丈夫的手睡觉成了病妻的习惯

记者:常言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8年如一日精心照顾瘫痪的妻子?是爱情,是责任,还是良心?

邢云斌:说不清,都有吧……

用了一下午时间,邢云斌将8年来的苦乐一股脑地倾倒给记者。

1979年,21岁的邢云斌和同岁的丁杰结婚,婚后育有一儿一女。邢在一家粮食公司上班,丁杰在家相夫教子。婚后的20多年里,夫妻俩从未红过脸。2000年,邢云斌下岗,和妻子在村里开了一个粮油店,一家人生活很殷实。2004年,患有家族性高血压的丁杰,因多发性脑梗塞,一下子变成只能躺着且失去说话和吞咽功能的“废人”。

看着妻子的生命只能靠鼻管、胃管、尿管等各种管子来维系,邢云斌毅然关了粮油店,天天陪在妻子身边照顾她。两个月后,丁杰出院了,但坐轮椅都困难,身体瘫软如泥。

“那时就想着,哪怕她能坐得住轮椅呢。”为了这个目标,老邢每天坚持带妻子从江北坐88路再倒14路到哈医大一院的康复中心进行针灸、按摩等康复治疗。为了半个小时的治疗,老邢一路连背带扛,往返路上就要五六个小时,妻子不会说话,但她难受时就用大哭来抗议。不忍妻子再遭罪,每天大夫针灸时,老邢都仔细地学,把大夫在妻子身上扎每一针的位置都记录下来。回家后,他就在自己身上试扎,体会大夫说的正确穴位的感觉。40多天后,他硬是把针灸和按摩练会了,终于可以让妻子躺在家里做康复治疗了。

奇迹就这样一点点发生。邢云斌给妻子施针半年后的一天晚上,妻子突然伸出弯曲得有些畸形的右手抓住了他的手,傻傻地笑。妻子的右侧身体逐渐有了知觉,可以坐稳轮椅了。

妻子长期卧床,女儿又远嫁石家庄,家务活、料理妻子的起居和养育儿子的重担都落在了老邢身上,这个原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男人彻底成了“管家婆”。早上5点起床做饭,照料儿子吃饭上学;叫醒妻子,给她穿衣、擦脸、喂饭、解大小便、按摩……

喂饭是件艰难的事。老邢要把饭菜先嚼得碎碎的,再用长匙把嚼过的食物送到妻子的嗓子眼,然后帮妻子按摩脖子把食物吞进去。妻子吃一顿饭,老邢要连嚼带喂蹲在地上两个多小时。妻子吃完了饭,他一点食欲都没有了。一年下来,老邢1米75的个头儿,瘦下40多斤,只剩了110多斤。

妻子生病后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精神亢奋不睡觉。为了让妻子有安全感,每晚老邢都躺在她身边,握着她有感觉的右手,安抚她入睡。这一握就是8年,现在已成了丁杰睡觉的灵丹妙药,只有老邢上炕躺到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她才乖乖睡觉。如果丁杰还没睡着,老邢先睡着了,丁杰就会用右手去抠他的眼睛,让他陪自己。

这两年,老邢根本无法分身工作,花净了家里的积蓄,还向亲友们借了20多万元的外债。但老邢始终乐观,村里人总能看到他推着妻子在院子里晒太阳,帮妻子剃头发。

对妻子的不离不弃,感动保姆不求回报地留了下来

“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邢云斌一心一意照顾妻子的时候,18岁的儿子患上了严重的心肌炎。分身乏术的邢云斌,上午给妻子喂完早饭,马上赶往江南的医院给儿子送午饭,下午再赶回来给妻子做饭喂饭。正是这时候的一次意外让丁杰险些丧命。

那天,他下午从儿子住的医院赶回家时,发现妻子窝在地上,上不来气,脸憋得通红,浑身冰冷。他把妻子抱到床上,把妻子身上搓热,流着泪不停地说“对不起”。缓过气来的丁杰,边哭喊边用手掐丈夫,然后又紧紧地抓着丈夫的手,说什么也不放……

事后邢云斌非常后怕,决定无论如何要找个人照顾妻子,自己也好抽身出去工作还债。2007年下半年,邢云斌以月薪600元雇38岁的唐忠华照顾妻子。

唐忠华,黑河人,离异后来哈打工,在胜利村靠照顾老人为生。

她的出现,点燃了一个即将崩溃家庭的希望。

第一个月,老邢只让她在一旁看自己怎么照顾丁杰,每一个动作,他都要嘱咐小唐好几遍应注意的细节。这个男人对妻子的爱,深深地感动了小唐。

老邢对唐忠华非常信任,把家里的钥匙留给她,家里大事小情也常与她商量。小唐渐渐把这里当成了家。

唐忠华来了以后,邢云斌可以出去打些零工赚些家用了,但根本付不起唐忠华每月600元的工钱。他只付了一个月工资后,就一直欠她工钱,答应年前一定结给她。那年过年前两天,看着老邢冒雪借回1200元钱交给自己,让自己回家过年,唐忠华更加感动了,觉得这个男人有情有义。

唐忠华走后,村里人都说她不可能再回来了,谁会干一份又苦又累又没工钱的工作呢?正月初五,小唐带着肉馅回来了,和老邢夫妇一起吃了“破五”的饺子。那天,丁杰吃下十多个饺子,一直都在看着老邢和小唐笑。接下来的两年多,小唐替代了邢云斌,每天照顾丁杰的生活起居。邢云斌说:“小唐来了,整个家都亮了。我终于能把房子的土墙重新粉刷,重新开起粮店来维持生活。”

妻子用眼神和动作,让丈夫和保姆住在一铺炕上

刚开始,丁杰并不接受小唐,经常趁她不注意掐她的手和腿。小唐手上腿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丁杰长期卧床,解不出大便。小唐就按邢云斌教给她的方法,隔天给丁杰用开塞露,再用手一点点帮她把大便抠出来。

小唐每天要抱丁杰上十多次厕所,后来发现,把她抱上座便,她不尿,刚给她穿好裤子抱回轮椅上,她又尿裤子了。每当这时,丁杰都会呵呵地坏笑,原来她是用这种方式来折腾小唐。丁杰的舌头一直伸在嘴外,不停地流口水,小唐就用别针将毛巾下垫一块塑料布,别在她胸前,毛巾湿了就帮她换洗晾晒……

唐忠华来后的那个冬天给丁杰做了好几条棉裤,还给丁杰买了羽绒服羽绒裤,让丁杰又暖和又舒服。丁杰最爱吃饺子,小唐不管多忙都保证每周让丁杰吃顿饺子。她发现丁杰爱吃肉,就把炖好的肉打成肉酱,用肉汤和土豆泥喂她。老邢告诉记者,自从小唐来后,丁杰胖了三十来斤,“现在抱她上下炕都得费点儿劲!”

每天的朝夕相处,丁杰渐渐接纳了小唐,现在一时都离不开她了。有时小唐出去理发的工夫,丁杰都会哭闹不停。

2009年年初的一个夜晚,丁杰总是不肯睡觉,咿咿呀呀地往小唐住的屋子指。可邢云斌把小唐找来,丁杰还是烦躁不安,非让小唐躺到自己的火炕上才行。原来丁杰是怕小唐住在没有火炕的屋子里冻坏了。

邢云斌看懂了,便让小唐与妻子睡炕上,自己到小屋睡去。可丁杰见丈夫要走,也不同意,用眼神和动作“指挥”两个人睡在自己的两边,她一手拉着一个才坦然睡去。

从那天起,三个人每晚都睡在一个火炕上。有一天,丁杰把唐忠华和丈夫拉到一起,把他们俩的手放在一起。老邢对小唐说:“我虽不能给你什么承诺,但我会对你好的。”小唐答道:“我不图什么,就凭你对妻子这么好,我认了。”

为了生活,2009年夏天,邢云斌向信用社申请办仓买店的小额贷款。办这个必须用结婚证。可邢云斌与丁杰30年前结婚时没办结婚证。

那天,唐忠华推着丁杰与邢云斌一起到民政局补办结婚证,村里人知道后纷纷说小唐傻,说她应该借此机会和老邢办个结婚证。唐忠华却笑着回应:“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呀!”

唐忠华告诉记者,村里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但她是真的把老邢夫妻俩当自己的亲人,因为这里给了她家的温情。她说:“即使没有名分,我也会尽心尽力地照顾大姐,她就是我姐。”

结束采访前,记者问丁杰:“你愿意让他俩在一起吗?”丁杰笑着吃力地用已变了形的右手指摆出了圈的形状,代表“OK”。当记者提出给她和丈夫拍合影时,她非常兴奋,还比画让记者给丈夫和唐忠华也照一张合影。最终,这个特殊家庭的“全家福”留在了记者的镜头里。(见习记者 王鸿凌 本报记者 张 巍)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