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15岁女孩拒绝坐台遭男友等虐6天 背部数百针眼(图)

5已有 461 次阅读  2010-11-22 20:32   标签针眼  男友  背部  女孩  坐台 
15岁女孩拒绝坐台遭男友等虐6天 背部数百针眼(图) 天山网

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15岁的薇薇,记者不禁想问,这一切真的都是孩子的错吗?

  “我想回老家,再也不贪玩了。等伤好了,我回去照顾姥姥,做饭喂猪……”一直不听话的薇薇(化名)向妈妈保证着。11月21日,被人虐打了6天的薇薇终于恢复了些精神,面对这次惨痛的经历,她知错了,却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妈妈:“晚一点,孩子就没命了”

  第一次见到薇薇是在11月19日17点左右,刚刚打完针的她睡着了。薇薇的脸仍然肿着,右眼青紫,嘴角还有被烟头烫过的伤痕,整个人蜷缩在病床上。

  薇薇妈妈和记者说话不到10分钟,薇薇突然惊醒,张开肿胀的手指紧紧抓住妈妈的手说:“妈呀?妈……” “别害怕,妈妈在。”安抚中,薇薇好像又睡着了,不到5分钟,再次惊醒。

  “亏得他爸爸去的早,再晚一天,孩子就没命了。两男三女逼她去坐台,不让她睡觉,轮流打她折磨她, 孩子被打得浑身没有一处好的……”薇薇妈妈强忍着眼泪。

  薇薇妈妈告诉记者,自己一家来自于河南农村,她和丈夫都在外面打工养家。作为家里最小的女儿薇薇来到新疆后,就开始讨厌上学,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她结交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三天两头逃课。而作为父母的他们忙于讨生活,根本没有精力管薇薇,无奈中,丈夫决定将女儿送回老家。可孩子毕竟小,三天两头打来电话要来新疆找爸爸妈妈,心疼孩子的夫妻二人,在今年正月十五前夕,又把薇薇接回了新疆。

  起初,薇薇在家里老实了几天,时间不长,又开始在外面留宿,有时出去两三天不回家,为此霍先生很烦恼。这一次,薇薇又毫无预兆地离家出走了。霍先生真生气了,他斥责妻子,不准去找。可是,作为母亲,她隐约感觉到女儿出事了。尤其是5天过去了,还不见女儿回家,薇薇妈妈开始悄悄地找女儿。“我悄悄地求经常和薇薇在一起玩的朋友,问他们薇薇到哪里去了,终于有个经常跟她一起玩的女孩说出了薇薇正在挨打的事情,还嘱咐我们对方不好惹。”薇薇妈妈说。

  霍先生得知情况后,立刻带着大女儿去寻人,还给薇薇所谓的男朋友打电话,可是,谁也不说薇薇的下落。正当家人束手无策的时候,11月18日10点40分,薇薇整个人瘫倒在家门口的地上。

  薇薇妈妈说,当时薇薇遍体鳞伤,豆绿色的外套上都是土,蓝色毛衣上血迹斑斑,右眼爆出,左脸淤青,已经看不出人形,嘴里支支吾吾地说着:“嗯,疼…… 渴……”女儿的双乳被剪得稀烂,脚趾、手指间都是烟头烫过的痕迹,背后、四肢满是针眼大小的黑点,浑身肿得发亮,整个人摸起来烫手。等薇薇妈妈的目光移到女儿异样的下身时,整个头皮都发麻了,从腹部到女孩最隐蔽的地方高高隆起皮球大小。薇薇哭着说:“我被脱光关在宾馆里,他们用啤酒瓶塞进去,很疼,他们一直打我……”

  失踪六天,薇薇到底遭遇了什么?这个疑问如同巨石砸向父亲霍先生的心口。

  薇薇:“我不去坐台,他们就打我”

  随后,薇薇的家人报了警,并将女儿送往军区总医院急诊科接受检查。19日11时,薇薇转至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救中心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主管医生石劲松说,患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背后、腹部都是针刺伤和棍棒伤,浑身是布满了烟头烫伤,双侧乳头青紫结痂,经过妇科会诊,患者会阴处1公分撕裂伤。

  经过治疗的薇薇终于有了意识,在和记者的聊天中,她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薇薇说,离家出走后,她和几个认识的朋友在一起玩,刚开始,他们带着薇薇吃饭、唱歌,逛公园。可是11月12日那天,从红山公园出来,这些所谓的朋友带着薇薇来到一家宾馆里,突然告诉薇薇,明天去坐台,薇薇拒绝了。

  这些“朋友”立刻翻脸,在宾馆里扒光薇薇的衣服照相,并说,如果薇薇不听话,就收拾她的家里人。

  “他们把我关在宾馆的房间里,打开电视,堵住我的嘴,除了拳打脚踢外,还用针扎、用棍子打,后来他们又用啤酒瓶捅我下身,流了好多血,我实在受不了,想跳楼可被他们抓住,他们对我越打越狠。有一天,我听见他们说,我姐姐来要人了,他们就给了我6元钱,让我自己打车回家。”

  说到这里,薇薇浑身抖了一下。此时,记者发现在她稚嫩的脸上有一道很深的伤痕,薇薇说,这是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用脚踢的。薇薇还说,打她的是两男三女,年纪都在20岁左右,河南口音,其中一个是认识1个多月的男朋友,以前他们经常在一起玩。

  说到这里,薇薇对妈妈说,她要上厕所。记者赶忙上前搀扶,隔着睡衣,记者触摸到了她仍然滚烫的肌肤,10步远的厕所,薇薇却走了2分多钟。

  父亲:“我实在拿这女儿没有办法”

  眼瞅着女儿又睡了,薇薇的爸爸霍先生赶紧带着检验报告赶往派出所继续协助警方调查,而薇薇的其他家人也出门去凑医药费。霍先生说,他们一家人在乌鲁木齐打工已经9年了,一天到晚忙下来,只能让一家人吃饱,就连薇薇的4000元医疗费都是同乡凑来的。

  临走时,霍先生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说:“这个孩子长得好看,以前挺老实的孩子,来到大城市后就变了,我没有文化,不会管教孩子,开始说她,她不听,后来没有办法,就打她,可是,打她也没用,她还是和社会上的坏人在一起。”

  为了让女儿不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来往,霍先生砸了女儿的手机,不给她一分钱。就为了这,薇薇视父亲如仇人一般,话都不说。只要家里大人不在家,她就乘机溜出去,一走就几天不回家。时间一长,霍先生听到了邻居的风言风语,“薇薇跟着别人出入网吧、舞厅。”“薇薇和一个男人谈对象呢。”这些传言让霍先生更加怒火中烧,面对父亲的质问和拳头,薇薇一言不发。为了断了薇薇乱跑的念想,霍先生在出事前又狠狠地教训了女儿,薇薇在吃完中午饭后便离家出走了。

  采访结束时,霍先生对记者说,他已经在当天凌晨报警了,现在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我们希望警察能尽快抓住这些坏人,不能再让其他的孩子遭同样的罪了。”

  专家:关注农民工子女的成长环境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理医学科主任伊其忠表示,对于“异乡”,很多人因对城市生活的不适应或多或少产生了自卑情绪,而孩子更容易出现极端的表现:打架、酗酒、上网、奇装异服、出入娱乐场所,用心理不成熟表现出对环境的消极对抗,或者期望试图“迎合”城市缩短距离。

  伊其忠说,孩子从农村到城市,行为方式到内心都要经历一个适应的过程,在日常行为和习惯等确实需要改变。比如洗脸、洗脚盆混用,普通话不标准等现象较普遍。往往一个不友善的眼神、一句无意的斥责,都可能让孩子受到伤害,容易形成性格障碍。往往很多人为了保护自己,同乡生活在一起,成为独立生活圈,渐渐封闭与外界的冲击。

  伊其忠主任认为,农民工的孩子也是未来的城市公民,忽略他们的心理健康,不但影响他们的成长、前途,甚至也可能给社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而家长更是应该增强自己的责任心,身体力行地带着孩子从提高文化水平、扩大自己的交往圈、熟悉法律,遇上“不公正”事,要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权益等多方面尽快融入城市化生活中。

  心理学家认为,薇薇的遭遇应引起社会各界对城市务工的农民工及子女的心理健康的关注和重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