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菲律宾在南海煳涂胆大前科多 执意与中国作对(图)

1已有 209 次阅读  2013-05-16 11:18   标签菲律宾  中国  南海 

 

  菲律宾叫嚣用军舰驱逐中国渔船。图为菲律宾主要军舰:左1为由美国“汉密尔顿”级巡逻舰改装而成的菲律宾最先进舰艇“德尔毕拉尔”号;右下为菲律宾海军唯一的护卫舰“胡马邦”号,其他则多为美英法等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古董级舰艇


   菲律宾煳涂胆大前科多,狐假虎威与中国作对

    台湾对菲发“最后通牒”,台军舰全副武装赴南海

    对菲要“你进一寸,我进一尺”,不许它在海上撒野

  41小时,42小时……从5月12日零时算起,到5月13日下午17点,台湾地区当局向菲律宾发出的“72小时最后通牒”已过去大半,在交织着台湾民众怒火的“计时声”中,菲律宾的一声“道歉”仍迟迟没来。自5月9日,菲律宾公务船机枪扫射手无寸铁的台湾渔船造成一人死亡后,菲律宾政府的敷衍态度一再激发岛内的愤怒升级,5月12日,台湾“海巡署”与军队组成的护航编队全副武装开往南海。菲律宾会低头认错么?从此前菲律宾的前科来看,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香港人质事件、黄岩岛事件、数次枪杀中国大陆及台湾渔民事件……菲律宾从来都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其态度不仅取决于国内的政治需要,更与背后势力的撑腰有关。应对菲律宾的挑衅,要靠我们的实力与智慧。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应延续黄岩岛模式,“你进一寸,我们就进一尺。你挑衅一次,我们就从你手中夺回一个岛礁。我们必须要让任何人知道,凡犯我中华者,虽远必究,必无好下场。”

  菲律宾为何胆大包天?


  5月9日,菲律宾公务船用机枪疯狂扫射手无寸铁的台湾地区渔船“广大兴28”号渔船,枪杀一名洪姓船员后,继续追赶扫射一个多小时,致使该渔船船上设备严重损坏,后者拼死逃命才脱险。这在岛内燃起炽热的怒火,而菲律宾处理该事件的傲慢、敷衍态度更如火上浇油。

  菲律宾先说“没有船只在出事地点”,后来说是“公务船”,有意回避是“武装船只”。在难以抵赖的情况下,菲律宾被迫承认是海岸警卫队所为,但以 “意外事件”、“相关涉事人员已被暂时停职”的说辞企图蒙混过关。在面临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强大压力后,菲总统府副发言人华尔特5月12日在一份简短书面声明中称,菲方对出现“不幸状况”表示“遗憾”,并“向遇难者家属表达诚挚和最深切的同情及哀悼”,而这个声明并非道歉。

  全副武装的菲海岸警卫队对手无寸铁、体量不足菲巡逻船吨位“零头”的渔船进行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机枪扫射,实在是野蛮至极!别说是在台湾地区与菲律宾渔业重叠海域,即使是进入菲律宾海域,这种行径也令人发指。

  菲律宾肆无忌惮地动用武力,已不是第一次。2000年5月菲海警在巴拉望岛附近海域围追枪击中国渔船,枪杀船长;2006年,菲水警开枪射击台东籍渔船,枪杀船长;菲律宾在南海海域拦截和扣押中国渔船事件也时有发生,2012年菲律宾派出军舰袭扰中国渔民、渔船,引发黄岩岛事件。现在,菲律宾又悍然枪杀台湾地区渔民,这距离黄岩岛事件才1年多。事件之后,菲律宾总是扮起“受害者”角色,不仅不反思自己的野蛮行径,反而百般辩解,甚至闹上国际法庭,要求所谓的公正。这种野蛮行为不仅存在在海域,2010年,菲律宾在香港人质事件上的拙劣表现及粗蛮态度让中国人愤怒不已。

  就枪杀台湾渔民事件,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引述台媒分析称,5月13日,菲律宾举行全国中期选举,这被部分政治观察家视为2016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将全力抢攻席位。有分析称,菲总统不愿对台最后通牒发表直接回应,是为了避免影响选情。此外,菲方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是,用野蛮执法吓阻包括台湾渔民在内的中国渔民,对内显示菲律宾政府的“坚定”,甚至借此向中国大陆示威,并靠单方面行动来划定自己认定的海上“管辖范围”。就在枪杀台湾渔民事件后的5月11日,中国南沙渔业生产船队在进入中国南沙海域时,两艘外籍公务船强行插入船队,企图逼停中国船队实施“登船检查”,这也一度被猜测是菲律宾船。

  菲律宾哪来的胆子?5月10日,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表示,希望菲展开全面透明的调查,敦促各方确保海上航行安全、节制行动,避免升高区域紧张形势。有分析指出,菲律宾变本加厉的行为与美国的支持密不可分。这在黄岩岛事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每当美国的支持减弱,菲律宾也会放低调门,一旦美国支持增强,菲律宾的动作也愈加张狂。另一个大国日本对菲律宾的武器援助也让菲律宾底气十足。此前,菲律宾曾扬言派军舰驱逐中国渔船,这背后有美国的暗助,也离不开日本的明帮。

  对于菲律宾的野蛮行为,海峡两岸同声谴责。5月9日事发当天,外交部与国台办强烈谴责菲方行径;5月11日,台湾地区领导人向菲律宾发出时限为 72小时的“最后通牒”;5月12日,台湾地区派出“海巡署”与军队组成联合护渔舰队前往事发地点护航;5月13日,新华社报报道“东海舰队远海训练编队在西太平洋完成训练后,将通过巴士海峡进入我国南海海域”的消息。

  “菲律宾每挑衅一次,中国就应夺回一个岛礁”,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在《环球时报》撰文建议这样应对菲律宾。文章称,菲律宾挑衅的不是一艘台湾渔船,而是对我中华民族的挑衅。

  文章认为,海峡两岸应该抛弃前嫌,共御外侮。当务之急是要先做起来。菲律宾如果继续挑衅,就应延续黄岩岛模式,你进一寸,我们就进一尺。你挑衅一次,我们就从你手中夺回一个岛礁,而且事先向国际社会声明,是菲律宾挑衅在先,我们反制在后。直到把菲律宾非法占领的8个岛礁统统收回,最终把南海建成和平之海。我们必须要让任何人知道,凡犯我中华者,虽远必究,必无好下场。

  此外,台湾媒体也要求两岸合作在海上维权。罗援认为,这种海上合作可分4个层面,一是法律层面,两岸法律界应该密切合作,互相提供法律援助,要求菲律宾作出法律解释,并将凶手绳之以法。另外,大陆具有台湾没有的战略资源和优势,我们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我们可以把菲律宾告上联合国;二是民间层面,两岸渔业协会应该紧急磋商,并建立渔业协作机制;三是执法层面,中国大陆的海警局和台湾地区的“海巡署”应该启动谈判程序,建立海上安全合作机制;四是军事层面,在时机成熟时,建立军事互信机制,协防“祖权”。台湾有“地利”之便,大陆有“实力”之优,即便不进行实质性的合作,只要达成默契性的呼应,就够菲律宾“喝一壶”的。

  决不能允许 菲律宾在海上撒野


  菲律宾公务船射杀台湾地区渔民案令人震惊,性质极为恶劣。

  第一,野蛮使用暴力。菲律宾海岸警卫队船只不分青红皂白对台湾渔船射击。当事台湾渔船“广大兴28号”是一艘小船,一名船员中弹死亡后,菲律宾公务船仍继续追赶、扫射台湾渔船,致使船上设备严重损毁,失去动力。这是一种野蛮行为,纯属过度使用暴力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台湾渔民。

  第二,事后多方狡辩。菲律宾执法部门先是相继否认与事件有染,然后由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出面承认向台湾渔船开火,但辩称菲方系“向渔船器械开火,目的是迫使船只无法继续作业”,并坚称 “如果有人员死亡,我们表示同情,但不会因此道歉。”菲方显然想用这种辩解来逃脱对这一严重事件的责任。

  第三,强行宣示管辖。事发地点在台湾屏东县鹅銮鼻东南方约170海里处,属台湾地区与菲律宾渔业重叠海域。但菲方声称事发地点位于“菲律宾水域”,菲方海岸警卫队开火逼停“非法渔船”是“履行自己的职责”。对于尚未明确划界、存在管辖争议的海域,菲方企图依靠致命武力宣示对有关海域拥有管辖权。

  菲律宾执法部门如此肆无忌惮地对台湾渔民动粗,哪儿来的底气?按照台湾主管部门的说法,渔船当时处于台湾的“暂定执法线”以内,并未越界作业。退一步讲,即便是台湾渔船“越界”进入不存在争议、明确由菲方管辖的海域,菲方公务船也不能随意向渔民开枪,只能采取最低限度行动阻止“侵权”行为。更何况这次事件明显是发生在双方传统渔业重叠海域。

  联想到近来菲律宾官方屡次表态要“强化”针对中国渔业船队进入“菲律宾领海或者专属经济区”的举措,显然菲方执法部门的上述举动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受到其国内对外示强政策的激励和纵容。菲方这样做,最终目的就是要用野蛮执法吓阻包括台湾渔民在内的中国渔民,对内显示菲律宾政府的“坚定”,甚至借此向中国大陆示威,并靠单方面实际行动来划定自己认定的海上“管辖范围”。

  菲方的野蛮行径理所当然地受到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强烈谴责。由于事件涉及菲律宾和中国台湾,中国外交部和国台办发言人分别发表谈话,对此事件表示严重关切,要求菲方立即进行调查,并尽快作出说明,给受害渔民一个交代。中国政府的表态用词严厉,要求明确,体现了对台湾同胞生命福祉的关切和对菲方粗暴处理海上问题的严正立场。这一反应是负责任的。

  决不能允许菲律宾违反国际法在海上撒野,决不允许菲律宾对尚未划界海域搞“一家说了算”、肆意侵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渔民的合法权益。菲方曾多次过度使用暴力对付中国大陆和台湾渔船、渔民,去年在中国的黄岩岛海域甚至派出军舰骚扰、抓捕正常作业的中国渔民。中方除继续动用外交渠道向菲方施压、要求其对枪杀台湾渔民案作出应有交代外,应进一步加强和完善有关海域的执法巡逻和应急反应。

  中方在海上不主动挑事,但如菲方继续非法粗暴对待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渔船、渔民,中方海上执法力量应及时、有力予以反击,保护中国大陆和台湾渔民的合法权益,不能让渔民的合法渔业活动在恐惧中进行。为此,两岸海上维权执法合作刻不容缓,应以适当方式进行。

  菲律宾的狡辩完全是自欺欺人


  9日上午,中国台湾地区的“广大兴28号”渔船遭菲律宾公务船开枪射击,造成1名船员身亡,渔船严重受损。菲海岸警卫队10日承认,枪击事件是该机构人员所为,并向死者家属表示“同情”。

  这是菲律宾官方在枪击事件过去整整一天后首次做出正式回应。只可惜,这份姗姗来迟的声明非但没有向外界还原事件的来龙去脉,反倒更像为本国公务人员开枪射杀台湾渔民的野蛮行径开脱责任。然而,菲律宾方面的狡辩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事发地点位于鹅銮鼻东南方160多海里处,菲方辩称属于“菲律宾专属经济区”,而根据台湾相关部门负责人的说法,为台湾与菲律宾“重叠经济海域”,没有达成渔业作业安排。此外,屏东县当地船长许聪明表示,渔民在海上作业都会通过无线电沟通,据他所知,“广大兴28号”遇袭时正在台湾所属渔区内进行作业。

  其次,“广大兴28号”是一艘排水量仅15吨的小船,而涉事的菲律宾公务船是艘34米长的钢铁船,“广大兴28号”真如菲方所说会撞击公务船吗?以小撞大无异于以卵击石。反观菲海岸警卫队方面,其“被迫开枪示警”的结果是在渔船上留下数十个弹孔,并造成1人死亡,船体严重受损。另据台湾当局 “海岸巡防署”通报,在渔船全速逃离时,菲公务船仍紧追不舍约1个小时。装备精良的公务船对一艘小渔船下此狠手,这种罔顾人命、恃强凌弱的霸行让人难以接受。

  实际上,菲律宾早有野蛮对待大陆和台湾船只的前科。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所言,菲方曾屡次对手无寸铁的中国渔民使用武力。比如2000年 5月,菲律宾海警在巴拉望岛附近海域围追枪击中国渔船,致使船长中弹身亡;2006年1月,台东籍渔船在兰屿和吕宋岛北部的海域遭菲律宾水警开枪射击,船长遭枪杀身亡。至于菲方在南海海域拦截和扣押中国渔船事件也时有发生,去年爆发的黄岩岛事件正因菲律宾军舰袭扰中国渔民、渔船引发。

  在近年来的南海争端中,菲律宾政府一方面“小动作”不断,一方面又声称要通过诉诸法律等途径加以解决。此次菲方射杀台湾渔民之举不仅与其口中所谓的“和平途径”背道而驰,也违反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精神,正是菲方罔顾国际法的表现。

  事件发生后,海峡两岸一致强烈谴责菲律宾的所作所为,要求菲方立即进行彻底调查,妥善处理这一事件。菲律宾方面应拿出诚意对事件进行认真调查,并采取措施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以实际行动维护中菲关系以及南海局势的安宁与稳定。

  链接

    最新动态


  5月13日,菲律宾驻台代表离台,回菲律宾处理枪杀渔民事件。

  5月12日,台湾地区“海巡署”与海军组成护渔舰队,在台湾本岛南方海域展开4天3夜的护渔行动。

  5月12日,菲律宾称对事件感到哀伤,菲驻台代表已向家属转达“慰问与道歉之意”,台湾方面认为这并非道歉,“完全无法接受”。

  5月11日,马英九向菲提出72小时“最后通牒”。

  5月10日,美国务院表示,希望菲展开全面透明的调查,敦促各方确保海上航行安全、节制行动,避免升高区域紧张形势。

  5月9日,菲公务船枪击台湾地区“广大兴28号”渔船,造成一人死亡。中国外交部与国台办谴责其野蛮行径。

  各方声音


  “我们对菲律宾太客气,现在情况不同了,他们都动武了”——5月13日,台湾国民党“立委”林郁方说。

  “菲律宾政府还没正式道歉,如果菲律宾的总统府再用如此轻佻的态度来回应我方要求……菲政府将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针对菲律宾的声明,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李佳霏直言。

  “不能不了了之,一定要查出结果,一定要办到底”——5月12日,马英九表示,一定会帮遇害渔民家属讨回公道。

  “强烈谴责枪杀台湾渔民的野蛮行径,要求菲方尽快彻查,给受害渔民一个交代”——5月9日,国台办发言人杨毅说。

  “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对开枪射杀台湾渔民的野蛮行径表示强烈谴责”—— 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

  “台湾渔船撞向我方执法船,这无疑是挑衅动作,菲海防队以对空鸣枪示警回应,但台渔船拒绝停船,因此我们的海防队采取了必要措施”——菲总统府女发言人笑容满面地解释枪杀台湾渔民事件,菲外交部、渔业局到海防队对事件轻描淡写的态度引起岛内民众激愤。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