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来世不做中国人?加国移民部长出新招:修改公民法

2已有 236 次阅读  2013-07-09 14:37   标签中国人  加拿大  下一代  美国  移民 

中国孕妇挺着大肚来美、加生小孩,让自己的下一代刚出世就一步到位拿获美国和加拿大的公民身份,这已越来越成为不少中国年轻夫妇热衷的事情了。在美国的加州和加拿大的大温哥华地区,为中国产妇提供“一条龙”服务的坐月子中心更是成行成市、大行其道,有的中心还因为生意太好,甚至开起了分店。

  根据有关人士透露,由于水涨船高,目前来美加“产子”的收费标准早已从八年前的数万元飙升至十几甚至二十万元了。若干年前,笔者回国时,曾经问了一位化了数万元人民币到美国加州生小孩的北京年轻妈妈:“为何要这样做?”她回答得很干脆并且还挺富于“远见”。她说:“目前到美、加两国读书,一年开销最少要十几万人民币,我现在化了数万元,将来孩子以美国公民的身份读大学,学费方面一年就省了一半。”“那么小孩出生在美国,北京的户口以及将来的上学读书问题怎么解决?”“在中国只要有钱、有门路,还有什么不好办的?”那位年轻妈妈答得更是气定神闲、胸有成竹。

  有鉴于中国孕妇来美、加生小孩越来越热,美国政府开始采取了行动,已多次在机场拒绝怀孕有五个月或以上的中国妇女入境,并且原机遣返。而在比较“重视法制”的加拿大,机场移民官却常常因为“无法可依”而对来加产子的孕妇束手无策,即便有时明知入境者谎报来加目的,本意就是产子,也很少将她们原机遣返。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新问题,确保加拿大的公民身份的严肃性,联邦移民部长康尼又打算拿出新招,他在去年和今年初都曾经公开表示:将要效法澳洲和欧盟,修改本国的公民法,取消临时访客在本地出生的子女自动享有加国公民待遇的规定。可以预计,待夏季休会结束,下一个会期开始之后,康尼部长将极有可能将此提议送交国会。

  由于新民主党的邹至蕙已经公开唱反调,认为康尼夸大了中国孕妇来加生小孩的问题,不必为此而修改公民法,届时围绕着修法与否,国会中各党派之间势必将有一番唇枪舌剑。可以肯定,如果保守党依靠大多数的优势完成了修法,那么中国孕妇利用来加生子,帮下一代获取公民身份的现象将会被大大约束。到时候,不仅加拿大的社会福利体系、公民制度得到了保护,就是那些靠中国的“大肚婆”赚钱的经纪人、坐月子中心也会因为无钱可赚而关门歇业。

  加拿大在公民法中奉行“出生地主义”的原则由来已久。二战时期,荷兰皇室的朱丽安娜公主在渥太华避难,由于怀孕而需要在加国生产,然而荷兰方面却因为不想皇室的血脉“自动”成为加国公民而陷入了尴尬。“善解人意”的加拿大政府就将公主将要生产的产房“送”给了荷兰政府,让皇室的血脉终于在渥太华的“荷兰领土”上出生,从而避免了婴儿自动成为加国公民的尴尬。

  半个多世纪前,加拿大公民法中的“出生地主义”原则一度给避难的朱丽安娜公主的生小孩一事造成了“难题”,但是加国政府发挥聪明才智圆满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并且谱写了一段加、荷友谊的佳话。如今同样的“出生地主义”原则,却让远隔重洋的中国孕妇“聪明”地逮到了机会,不惜千里迢迢化大钱也要让腹中的胎儿降临在枫叶之国,而加国政府却要为了堵漏,打算启动修法,给延用已久的“出生地主义”原则加上新的“条条框框”,这的确让人百般滋味在心头。

  近年来,经济迅勐发展的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已非往日能比,就连美国安全部门的前员工斯诺登“出逃”也将中国当成了首选之地。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一不少人都“向往”的国度里,却还有那么多人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再做中国人”。记得在几年前的一次中国的网上调查中,有超过六成的网民都作了“来世不再做中国人”的选择。现在,在这里出现的愈演愈烈的“借地产子”让腹中那块肉一落地就可以成为美国或加拿大公民的事情,正是那种“不再做中国人”想法的具体实践。

  胎儿还未出生,父母就要为其选择将来的国籍,这种事情不仅发生在中国普通的经济条件富裕的家庭之中,也更多地出现在一些万众瞩目的人物以及政府官员的家庭里,有的人甚至还是当红一时、位高权重披着不少荣誉和光环的权贵和社会名人。

  加国政府为了那些“不要子女再做中国人”的产妇问题,而准备修改公民法,这让人既感慨又无奈。当然,从人权的角度讲,无论哪个国家的孕妇都有权利选择自己腹中胎儿的出生地,但如果以瞒天过海、暗渡陈仓的方法,帮子女“骗得”他国公民,这就绝不是正儿八经的做法,这对正在依足手续和程序排队申请移民的人士也极为不公,对他国的公民身份更是一种“冒犯”。

  康尼部长打算效法澳洲和欧盟修改公民法,取消临时访问的孕妇出生的孩子自动成为加国公民的规定,这势必会被平权组织、人权团体以及反对党政客抨击为“残忍”,但这对于加拿大的公民体系的保护,对国家的社会福利系统不被滥用,不正是好事吗?“来世不做中国人”加国要改公民法,这两件本来极不相干的事,现在竟然会连在一起,这究竟怪谁呢?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