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抑郁症患者的不幸人生

1已有 71 次阅读  2014-06-29 22:23
 自杀是抑郁症最常见的致死原因。这个论断从逻辑上说其实非常奇怪。因为其他的疾病,都是患者自己不想死,是疾病夺去他们的生命。唯有抑郁症,却是患者亲手夺 去自己的生命。那种难以遏制的自杀念头会带给患者一种无力抗争的恐惧感。正如我治疗的那个患者谈起她的感受那样生动——就算自己明知道不要寻死,但是迈向 阳台外的腿却不听自己的使唤。

这 个姑娘在就读研一时被大学心理辅导老师转介而来,她在短短的两年间割腕一次,试图跳楼两次……“其实我真的不想死。但是有的时候我的情绪会变得非常糟糕, 那时候我满脑子里都是自杀的想法,根本就控制不住不去想。我的抑郁症从上大学第一年就有了,一年比一年厉害,每次发作最严重的时候都会想自杀,但是每次都 是勉强忍住。大四的时候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我当时给自己唯一找到的理由就是保研,但是现在我保研成功了,却发现一切如故。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是值得我活 下去的理由。”

从 她的病史中,我了解到她的母亲也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她就是看着她母亲那张阴沉的脸长大的。在她的印象中,母亲其实虽生犹死。这让她从来就不曾对生命“有感 觉”,反而对死亡是那么熟悉。以至于她不得不时刻给自己一个理由,好让自己味同嚼蜡地活着,她害怕自己终有一天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就会一下子被死亡带 走。但是随着我们的成长,获得成功的难度其实越来越大。所以在她看来,生命的可能性似乎也越来越小。

按理说,像她这样的患者,自杀致死的风险是非常高的。但是当我反过来去思考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现象——

“你自杀过这么多次,那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在阻止你自杀的呢?比如在你割腕的时候?”

“我不知道,但是我在刀子割下去的时候,我确实感到了疼痛,好像在告诉我死亡临近了,我就停下来了。”

“这么说来,你每次都会在自杀的最后一刻控制住自己?”

“对啊!因为我不想死!”

我点了点头:“我觉得其实你完全有能力驾驭你的死亡,你已经成功地驾驭了三次了。你和抑郁症的母亲相伴了那么长时间,对于死亡其实比任何人都更熟悉,也许你只是没有信心而已。”

她 非常吃惊,大概从来没有人跟她这么说过。她的父母听到她说自己很痛苦不想活了的时候,都会狠狠地批评她,“好好学习,别在那儿胡思乱想。”是啊,对于一般 人来说,谈论死亡是禁忌。因为我们感到自己无力驾驭它,所以才会回避。但我们越是惧怕死亡,就越会感到我们对它无能为力。对于这个女孩子,我要采用一个反 其道而行之的策略——让她学会和死亡作伴。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我相信,她其实就像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时刻要面对惊险,但其实尽在她的掌握中。

面 对死亡我们不会轻视。我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开了药,还给她留了我的手机,让她每天向我汇报,如果她感到自己不能控制自杀了,我也可以为她安排住院。这些 措施都是为她这个杂技演员装上了保险绳。在接下来的两周后,我始终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她的情况瞬息万变,我要及时回复她的短信和电话——

“我昨天服了药,睡得很香,但第二天脑子昏昏沉沉的。”

“好的,第一次服药这个安眠作用会比较强。没关系,这段时间睡眠质量不高,需要补一补。”

……

“老师,我这两天觉得身体很糟糕,连喝水都想吐,什么都吃不下去,我是不是不行啦。”

“抑郁症在头一周的药物治疗中,疗效还未起效,但胃肠道的副作用可能会先出来,所以这一周可能是你最难受的时候,坚持下去。”

……

“老师我想死了!我晚上在写日记,写到自己的不幸遭遇,突然觉得人生好没意思啊!”

“你的情绪到了晚上的时候会更糟糕一些,如果你身边没有其他人,最好这个时间不要写日记,那可能会让你陷入更深的抑郁情绪中去。”

……

在 每周两次的心理治疗中,我指导她专注于当下的呼吸,摒弃对过去的悔恨和对未知的不安,只是体验当下每一分钟的感受。我还和她详细讨论有关她的自杀,坚持让 她描述自己的感受,哪怕在她看来那是说出来就会应验的可怕想法。后来,她慢慢地学会了带着自杀的想法去生活,她说:“以前我睡觉前总想着自杀的事,但现在 睡觉前我就想象死亡就像个抱枕一样陪着我,我对着抱枕说,明天我会更开心地活着,请你不要带走我,我居然安睡了一晚。”随着治疗的继续,她的表现逐渐证实 了我最初的判断——当她越是不惧怕自杀的时候,反而越能够感受到生活的乐趣。她的抑郁情绪开始改善;她和朋友的话开始多了;她开始有了笑容;她第一次在短 信中告诉我:“晚上吃了一个苹果,感觉好甜!”

还有一次,她有点撒娇地问我:“老师,如果我真的控制不住想自杀,怎么办呢?”

“如果你真的想自杀,那就来住院吧。”我的表情很严肃,但是语气很轻松。我要用这句话传递给她一种信念,她有能力,也有义务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不不不,我不住院,我看过我妈妈住院的样子,我好害怕。”

“按照精神卫生法的规定,有自杀风险的人,是应该强制住院的。但是我相信你能够控制自己不会做出冒失的举动,所以给你自愿选择治疗的权利。如果你什么时候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想放弃了,我希望你不是放弃生命,而是放弃你的自主权。如何?”

“嗯,好的,我同意,如果我不想住院,我就坚持让自己学会享受生活;如果我想自杀,我就选择住院。”

有一次,她偶然遇到了她的前男友和他的现任女友在一起,触景生情让她的心情一下子跌进了低谷,在那一刻,她的自杀想法一下子又浮现在了脑海里。她开始一步步走向教学楼的楼顶。就在她爬这十层楼的楼梯时,她拨通了我的电话,哭诉着她现在的情况,她觉得她现在又控制不住了。

我在电话里大声提醒她:“你不是正在打电话求助吗?你不是正在放慢你爬楼的步伐吗?不要以为你真的被自杀的信念所控制,你完全可以控制你的腿脚。你给我从楼上下来,现在来医院。”

后 来她告诉我,在那一刻,她真的站住脚了。那时她已经走到了楼顶。她离死亡的边缘只有十步之遥,但是,她停下来了!当她在楼顶上哭了一个多小时,哭到腿软得 坐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的心情轻松了很多,仿佛多年堆积的抑郁都一扫而光了。她说她后来是一步步爬着下去的,但是在那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每 一个虚弱的脚步,却都那样坚定地远离着死亡!……

三个月后的门诊复查,她的抑郁症状已经基本消失了。在那一天。她给我看了她的QQ留言——让生命与死亡共舞。她说这是她这三个月的治疗中,收获到一生中最大的感悟。

    让生命与死亡共舞,多好的总结啊。我知道一些港台的学者在研究生死学。他们认为“只有我们接纳死亡,才真正懂得享受生命。”我们每个人都担心疾病不能治 愈,因为疾病似乎意味着离死亡更近一步。但是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不就是有的细胞在生长,还有的细胞在凋亡吗?生与死其实就像是太极图中的阴阳两面,互 相交融。我们越是害怕死亡,其实只是在强化死亡的信念,反而忽视了对生命的关注。正如一些癌症患者,虽然癌变的细胞在侵蚀着自己的身体,却因为有着不惧死 亡的乐观心态,生命之火反而经年不熄。我并不想将这种结果解释为勇敢或奇迹。因为我知道,其实当我们顺其自然,允许并尊重死亡的存在,从容地享受当下每一 刻的生命的时候,死亡反而不会急于施展它的淫威;生命也会因此而盛开出更美丽的花朵。

原文作者:
武雅学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