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已有 10 次阅读  2020-01-21 22:32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文璟约我为其兄撰写评论,我当即说:好的。凭我的印象,此文早已写成,就四句话:文瑛体貌,五大三粗;文瑛笔墨,清润文雅。这虽然够不上先圣标榜的知人论世,也谈不上古语所谓人品即画品,但意思已经有了。不过,今非昔比,在不同于传统社会的今日中国,仅此区区十六言尚不足以道尽以此为背景而存在的陈文瑛,及其画艺的当代意义。所以,我还有话要说。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今天的中国与历史上的中国有许多重大差异,在我看来其中最大的差异表现在文化形态和内涵上。当代中国的文化多样性是古代中国所不具备的,换言之,传统社会的文化整一性是今日中国社会所缺乏的。这个差异使得许多有文化理想和抱负的中国人,越来越感到文化断脉危机的迫近。这种感受不足为奇,因为我们就生活在一个充满历史感的文化变局当中。这个变局导致中国社会的每一个领域都弥漫着文化冲突的消息,传统文化的形态被解构,其内涵被稀释,而各种各样与古异质的观念和行为纷然杂出,却难以令人满意。这就是问题。不同时期的解答者曾给出了很多具体方案,虽然每一种方案都不无偏颇,但是今天从全局来看,其目标日益显示出共同性,那就是:必须重建中国文化。整个中国社会若能自觉地认识到这一点,将表明我们要重新调整一百年前的先人们指示的道路和方向。从理论上讲,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回避这个局面,也不能推卸应有的责任。那么,重建中国文化意味着什么?是倒退回去吗?不是,也不可能。是所谓全球化地一律向西方看齐吗?不是,也不必要。以我观之,那是要求中国社会在具备世界性视野的同时,沿着历史昭示的中国文化发展规律在今天重新站立起来。如果我们仅仅看到今天的危局,不会获得一点信心,甚至会完全迷惑于时代的表象。要完成这个重建,必须要具备起码的条件和基础。这方面概有三点:

一、 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不灭不绝的社会基础。

二、 中国人仍然在使用着汉字。这是中国传统文化赖以传承并弘扬光大的最基本的文化符号体系。

三、 中国社会自上而下仍然以五常(仁义礼智信)作为衡量和评判人的个体与社会关系的基本标准。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基础的文化价值观。有了这三点,中国不亡,中国文化不亡,相反,中国必将屹立于世界,中国文化也必将得以重建,并积极贡献于当代世界。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拥有这份自信的中国社会,在各个具体的领域中又怎能不有所作为呢?其中的艺术领域只是一个方面而已,但它与整个文化的联系又最为密切和直接,自然不能例外而应该首当其冲。这就是我们能够在今天看到中国艺术,特别是中国画领域中普遍发生文化传统复兴的根本理由。因此,像陈文瑛这样全面学习国画传统、深入探究国画规律、充分玩味国画门道的国画家,必然会出现并成长于当代中国画坛上。

认识到这种必然性,我们该不会感到惊讶,陈文瑛在大学里正式习艺是以油画为专业的。要知道,陈文瑛在国画上有家学的小背景,他完全可以从一开始就以国画为业。不过文瑛不像其他学油画之后转习国画的很多画家那样,有顽固的知识障,他的学历反而成为他立足于当代来深刻认识国画之道的重要借鉴。例如,文瑛在一篇专门讨论写生的文章里,就是以他对西画的写生行为、观念和方法等内容的全面认识作为对立性参照,对国画写生的要义作了符合中国文化要求的解读,其中包含了他对“写生”的本义、功能、手段、目的、程序等多方面的认识,而且对写生的三个原则性问题即移景、简化、心态,提出了他的看法。难能可贵的是,他的论述都围绕着“国画之道”来展开,以此确立他在理论上的文化立场。须知,这是从学院里出来的绝大部分国画家完全忽略的关键和根本,却是国画传统走向复兴的理论必由之路。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对写生的正确认识只是陈文瑛在国画学习和创作探索上表现出来的一个方面,其他方面包括对画理、画意、画趣、画法的认识,更多地体现在他以复古为面貌的创作实践当中。

面对陈文瑛的国画作品,但凡对中西方艺术都有所了解的人应该不难看出,他的艺术表现出难得的文化纯粹性,他画得很地道。在其作品中,我们看不到西方绘画的形色因素或相关观念的干扰,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在规矩地使用中国画的笔墨语汇,尽可能准确地表达他的情思。陈文瑛生于山东,长于广西,长期生活和工作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这条不算曲折却不失丰富的人生履历,在他的画中有鲜明的烙印。他的行笔用墨文雅含蓄,这不排除有天赋的因素在起作用,但齐鲁故地的孔孟诗教传统所推崇的温柔敦厚之品格的影响,应该是更值得重视的学术性渊源;他的山水丘壑清简,不求章法繁复,不以气势逼人,这不排除因个人兴趣而追求南宋和明代吴门所形成的格调,但桂林的自然景观和人文历史的长期熏陶所得的生活经验,一定在其中发生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此外,我们也可以从陈文瑛的家学接受和思想信仰两个方面了解他画艺中透漏的信息,前者决定了他的画艺可以不染一些岭南习气,后者养成了他了得空幻真味的野逸之趣。

画家陈文瑛:体貌,五大三粗;笔墨,清润文雅

试问,一个在文化上心有旁骛而信心不足、在生活上欲壑难填而真性迷失的画家,如何得以境界?我不能说陈文瑛对当代中国社会的文化局面一定会有全局性的深刻洞见,也不能说他的艺术已经炉火纯青毫无瑕疵,但是我可以肯定,他的作品及其在理论上的认识都表明了,同时亦为经过比较系统的思考而在实践上沿着国画正道不断追求和进步的国画家,他的努力符合了当代国画要发展就必须要深刻认识传统这样一个基本要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要肯定像陈文瑛这样以复古面貌出现的国画家门在当代中国美术发展中,乃至在当代中国文化重建中的正面意义。因此我也同样认为,在认识上立定根基的陈文瑛,将其所识、所受贯注于笔端,在细加玩味中千锤百炼其笔墨语言,其未来的造诣当不难想象。这是值得我们关注和期盼的。

陈文瑛简历

陈文瑛,又名诗泓,生于山东济南历城,硕士。师从著名画家陈玉圃,黄格胜两位先生,学习中国山水画。现任教于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广西美术家协会会员。先后在济南、桂林、深圳、成都、莱芜等市举办“斯文在焉”系列联展,2008年10月作品入选首届中国山水画艺术双年展。《中国书画报》《美术报》等报刊和杂志上发表文章和作品专题,多家美术馆和博物馆收藏有作品。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