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潘德孚著《人体生命医学纲要》之序

1已有 555 次阅读  2011-03-10 20:09   标签style  人体 

序●生命医学的真谛

周天元

 

民间中医潘德孚老先生其专著《人体生命医学纲要》无疑是中国医学的希望之光!

自古有“曲高合寡”之说,然笔者常有“曲低合寡”之叹,甚至深感取道于真谛的生命科学和中医养生乃我国千古承传的最自然最朴质的普通学问却少人问律,甚至被歪曲而拒之门外。数十年来,常常升起“前有古人而后无来者”之叹,然而自从有幸拜读了潘老先生的专著之后却令人为之一振——希望之灯倏忽增添了不少的光辉!

中国教育的失败表面上是学术,道德及信仰上的失败,但其根本是哲学与科学上的失败。长期以来中国的生命科学同样在步西方之后尘,早已陷入了具象的生物分子学的物质分解分析而不能自拔。殊不知生命科学属于全息统一论的整体观范畴。生命是以物质为显化载体的“灵性”存在,绝不是现代普遍涉及的纯物质结构和物理性状等分解分子学所能胜任的。生命科学是全息关联的多维调组性整体论学科,生命架构及其原动力具有阴阳对称,函三为一的太极性状,故而作为生命载体的物质性之肉体不能算作生命,或者说不能作为生命的全部;其中还有更多的全息关联的,看不见、摸不着的阴性的共振因素。这一阴性的共振因素才是生命科学应以揭示的重要之重,然而谙其道者几许?偌大一个中国,众多用老百姓血汗堆积起来的生命和医学研究机构的所谓成果与一位曾在最底层挣扎过,且直取生命科学之要害而广济患众五十余载的民间中医之价值类比,孰轻孰重?!智者稍思即明。当今的生命科学和医学早已让人窒息而鲜为人知,笔者深究养生和中医也算是一生了,参加过的所谓学术会无计其数,然每每扫兴而归,甚至是痛心疾首而不知所措!何也!器质医学的自以为是及生命真谛之无知也!养生亦然,衣食寝行,修炼疗养,多为物质之调享,体力之运动,命理安在?偌大一中国,五千年之积厚流光,而当今中医之真髓不兴,病夭于西学者日增而趋之若鹜;中国乃“养生”之鼻祖,素有“精气神生命之要也”,却以吸污纳垢之晨练公为“国炼”数十年,而国民“均寿”尾后于全球第81位,悲哉!国学之无能乎?非也!

笔者为学,常有“轻世道之重,重世道之轻”之训,潘老先生虽身处“世道之轻”,然他所提出的“病与治不在身体而在生命”之念石破天惊,犹如耀目之慧星划过生命科学迷茫之夜空,复燃了我中医养生这一古老的生命之光!笔者岂能不重此“世道之轻”乎!

笔者拜读过潘老先生《相信你的自愈力》等医书,深感先生治学严谨而不学究,医道高深而施治简明,并破天荒地提出“相信你的自愈力”、“病是自己好起来的”而将医生摆到从属地位,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医治人、西医治病”,给患者以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自信心和自我生命价值力度的解放和提升!伟哉!壮哉!

要透彻了解潘老先生的“生命医学”则必须从新认识生命或者叫回归于生命的本原。现今中国人容易被误导且不太尊重自己的生命,殊不知创生之不易,故而有必要弄清创生之机理。中国生命科学的解放及其真谛导向正在于此!

那么,生命二字如何来理解呢?潘老先生经过五十年行医感悟和研究提出了一极有价值且又可玄关探微的“生命”理念即“生命是信息运行的自组织的一个过程。解释如下:‘信息’,是指生命活动带有的一切密码;‘运行’,是指这些密码是动态的,永远向前的,不可逆的;‘自组织’,指的是一种自我实现的能力;……”这一理念否定了现代广范认定的“生物体所具有的活动能力;生命是蛋白质存在的一种形式”这一“生命”定义。显然将“活动能力”和“蛋白质存在的一种形式”概为“生命”是可笑的。因“活动能力”和“形式”仅仅是一种“表象”,最多也就包括了其思维活动。生命从一开始就是以“生态”作为载体的,其众多时空的生态因子都给“创生”施以了作用,而且这些作用给了“过程生命”无数的应激反应和自组自调机制及其结构程序,其中所“遗传”下来的众多感悟的、生理的、精神的等等应激的、自组的、自调的诸多密码都已成为了“生命结果”的组成部分。这些属于一个整体所必须的内涵和外延,以及内、外互根互动的整合因子其现有“定义”是未能包容的。潘老先生的理念涵界了生命的整体性,也涵界了生命所具备的自我组织及其调节能力等全部进化过程的所有信息密码。这一研究剖析,给治病是针对“生命”而不是针对“身体”以及对生命的关注是整体性绝非某一器官的修补提出了理论根据,同时给生命的自我组织、自我调节能力和该能力的自然抗病之必然性提出了身心志阴阳因子即显性因子和隐性因子全息关联的理论根据!说来很巧,笔者一直在各地演讲的《全息养生学》的生命观及养生观正与潘老先生的理念不谋而合,真谛的普遍存在性是显而易见的!在笔者的朋友和学者中已认同这一生命理念者也日渐增加,这说明潘老先生的研究不是孤立的,更不是异想天开的理论假说;所不同者,他提得响亮、尖锐,一针见血!如果我们的中医研究机构乃至成千上万的中医师都能如此认定的话,则中国的医学将无与伦比的为全世界所尊崇。

“生命的信息运行与疾病”潘老先生以众多的实例进行了论证,这是一具有开示性的课题。信息包括原发信息、物化信息和过渡信息,也具有函三为一的太极架构。宇宙从无到有正是信息关联的太极架构。宇宙(正反宇宙)原本是‘空无极’对称于‘小无极’。笔者祖父遗著《文烈卦序》曰:“无极者,无形无象也。或曰无垠,小至一粟,大至无边,不可量也。或曰空虚,一尘不见也,然万象生其中,万物承其性,至灵也。然何以灵焉!炁也。炁者,从 从火也, 者,气聚而不畅也,小温其下散而通化,万化初动焉。是故无极者先天之象也,虚静为其性,浑然为其妙。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杏兮冥兮,万劫而不伤,宇宙之始祖也。”显然宇宙几乎是空空无也。所谓“小至一粟”正是正宇宙初始之象,与现代“爆炸理论”中的“奇点”完全一致。此小至一粟的“奇点”即为一高能信息的载体,一旦爆炸,氢便充斥了初始之宇宙,即为“无生有”,“氢”则为初始宇宙之“唯一”了,故而“道生一”也(也相当于“卵细胞”之产生了)。当宇宙温度不断下降时“氢”便聚合为“氦”,即所谓“一生二”也,继而再由氦聚合而生“碳”,即“二生三”也,“碳”乃万物之基,且一切生命无一不是碳的氧化形式而活动的,故为“三生万物”也。这便是从无到有、到大有的全部信息运作及其物化过程和正在物化的过渡过程。如果将信息与物质或信息与生命绝然分开,或者“生命是生命、信息是信息”地对立起来则大错而特错了。有一市委干部无意中被医生“发现”颈部淋巴稍显肿大,便“公开”怀疑为淋巴癌,继而住院检查,确诊为淋巴癌;方才还气宇轩昂,能吃会睡的人一下子变成了放疗、化疗的高危患者。前后不到三个月便面黄肌瘦,弱不经风而走进了不归之途。而另一癌症患者笔者佯告知其体内只是“自由基”多点,不是癌症,同时根据其体质笔者给他开了消热散风、理气健脾的消风散,并催其与家人上道教圣地武当山玩一个月。不料三个月之后满面春风地送给笔者一“德高映日月,技绝合造化”的锦旗来。这便是信息与生命的关系所在。显然生命里存在着正、反两类信息,这要看被唤醒的是哪一类了,这只能由道德医学去作出选择。对比这一正反实例,潘老先生的相关论述包括“天下无癌症”想必也就无须赘言了!

中国人的悲哀往往就在于由于文化断层太久而导致的从权从众之惰性,多少年来,生命是他人的,为他人而活的虚诳理念或多或少乃在暗合着国人“仰赖性”的神经,故而将命托付给医院和医生的被动心理一直无奈地延续着,认识生命的内涵是生命观解放的前提,生命的解放是最终科学把握自己生命的更重要前提。

生命是生理、心理及其精神即“身心志”函三对称,全息统一的一个动静互律,阴阳互根之整体,量化分解及生物分子学的研究只能揭示其生理结构上的可视理化关系;其心理活动乃至精神动态性状之机理量化分解及生物分子学的努力是不可能有半丝结果的。如果科学二字仅仅定位在所谓看得见摸得着的“唯物主义”之内,那么她从诞生之日起就已是披着正统外衣散布着“迷信”的骗局;因为生命是“心”、“身”阴阳全息映射、互根作用而整合出“精神”(s区)的太极生命体。严格地讲,量化分解分析及生物分子学只可能研究生命阳性的载体之象,而潜隐于生命之中的更重要的属于阴性部分的“心理”和“精神”即灵性的 “内涵”是不可能被分解出来的。仅管人们通过生物分子学发现了肌体中众多内分泌腺,但都因它们的使用对自然“免疫力”的干扰而产生了巨大的副作用。如,多巴胺的抑制性能使亢奋者平静而舒适,但人为增加多巴胺又导致了严重的依赖性;肾上腺素能促使雄性激素增加,但人为增补肾上腺素又成了糖尿病的死因;雌激素的补充导引出了大量乳腺癌等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笔者先后数次遇到小孩因感冒多次采用抗菌素而导致最终无效的棘手事,但笔者只用小青龙汤35剂即予治愈了。在深圳某大医院,曾因抗生素过量而导致患者高热不止,主治医师只好请笔者开了中药当天即发汗退热。实乃“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之谓也。充分说明人体自然的生理结构及其固有运行原则是不能被干扰的,否则必酿成大祸且步入恶性循环,并可导至进一步细化研究而愈加远离了生命本体。正所谓“正气内存,邪不可干”也!

潘老先生专题论述:“意识系统与疾病治疗”和“意识系统与养生”,非常重要!近六十年来,人们有一可谓自误误人的顽固共识:凡看不见,摸不着的非物质信息、现象都是假的、迷信的、唯心主义的,是要遭到谴责或批判的,甚至会成为进班房的罪证。例如,笔者曾以朋友的身份考察过226位“右派分子”长达三十多年,其中体质很好但由于长期患恐惧症和抑郁症而早夭者212例(包括自杀者),还有14名“玩世不恭”者或自我认定的顽固者却幸存下来,而且都是高寿,何也?生命意识也!意识对邪恶的不认可阻档了“心理——病理——生理”全息整合(负太极架构)的负向“记忆蛋白质”之生成,从而控制了死亡腺潜滋暗长的信息传导及其衰老记忆的质换。显然他们的理智仍然保持着自然人格的全息生命能力,或者为生存而应激激发出了自然人格的全息生命架构即“心理——精神——生理”全息统一的太极平衡架构。这便是被“唯物”者们斥之为“唯心论”的所谓“心理作用”的“精神支撑”。然而这一“心理作用”和“精神支撑”正是生命结构的组成一部分,而且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半年前接触过两位癌症患者,一位病程短、病状轻的领导干部被开刀、化疗所俘虏最终拒绝了笔者治疗而在第四月中“知病”而去逝;而另一位被诊为晚期肝癌的农民何某,在他完全不知病名的状态下笔者采取三位一体的治疗措施被完全治愈。诸如此类的例子充分证明潘老先生“中医讲究意识,情结的重要性。”癌症患者80%是被病名吓死的已是不争的事实。还有一部分知其病名的癌症患者活了下来是与患者本人的人格修养具有极大的关系,他们往往比较大度,不拘泥于物质的唯一性而看重多维信息的精神价值。因此,潘老先生的“意识”观及其论述是笔者很震惊的。其一当今绝大多数人视“心理作用”、“精神作用”是没有作用的,或者是“一种回光返照”的无效信息,是巫术的狡诈解读云云。笔者常被一些学术大会作(仅指文学、美术、生态学、社会学之类)为贵宾邀请,然一旦知道笔者研究易经便有不少人嗤嗤以鼻,甚至仰头斜视,不予答理。如果笔者讲到易经所涉及到的生命架构及其运行法则和生命美学的八大定律则会场会立即扰动起来,会有人严正的指出:“我们唯物主义者最讲究实事求是……,生命就是实实在在的肉体,心理和精神只是肉体健康与不健康的反映,并不是身体的组成部分,人得了病与心理和精神扯不上关系。”中国百分之七十五的亚健康和百分之十五的不健康群体中绝大部分均受害于此种强硬且幼稚的理念。在多次听过笔者演讲或读过笔者专论者中也不乏转变此理念且由此踏上健康之路的,其中有好些公务员朋交由“三高”而转为康复者。例如笔者好几个公务员外甥都是“三高”之类的患者,皆由长期与笔者对抗而转为亲情回归,其原由正是笔者时常潜移默化地让他们注意“心理的平静”(静为人根)、和“精神的自然归真”(亲情、仁爱、责任此精神寄托之三要乃生活充实悦愉之基础),并告知众多“亢龙有悔”的实例和生命机理,同时,给予中药的交叉治疗、使之现身说法,互为映证“静为人根”、“精神充实”下的神速疗效(例如服西药十余年的高血压、高血脂患者从此不再服任何药物)。为此,一些数十年不与笔者亲近的外甥们一下子变得年轻起来,振奋起来且对人叹曰:“我舅舅是神仙啊!”(这当然是被信息唤醒了的大脑,发现了全息新大陆的夸张之叹)。

笔者倘若以此生命机理的研究和例证为潘老先生的“生命意识论”作佐证的话,倒使我俩感到对生命内涵的展示显得无奈和迫切,为此,我俩只能以此证明科学真谛的唯一性和普遍的同息性,因为笔者与潘老先生相隔千里之遥,且原本就不相识,但生命的真谛和科学的真谛能导引出不约而同的结果来。

生命医学与哲学二者相互融合(而可标示出真伪之“三”)的可能性和融合程度是真、伪学术及真、伪科学的试金石;她具函三为一的三元互根互鉴性(绝非绝对肯定与绝对否定之二元论的狡诈和虚伪性,以及人为操作的参与性)。潘老先生的“医论”是非真伪是否能经得起这一试金石的考验,读者完全可以自我判断定了吧。

 

周天元               

2011年元月30日于当阳空宇斋       

 

【作者简介】:周天元,中国艺术学院博导、中医师;世界科学院教授,国家一级书画家,中国书法史学会常务理事。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特聘专家会员、中国周王易学院院长、世界周易学会和中国周易研究院特聘教授,《全息养生学》创始人。中国养生文化中心特聘教授;世界华人医学会常务理事,九华山佛学院专题教授等。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