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枫城听雨

已有 249 次阅读  2012-12-15 22:29
黄梅时节,我喜欢搬一把竹椅,独自坐在大门边,听来自长空的雨,一阵阵打在瓦片上,噼里啪啦的声响,洒珠落玉般清越在高高的头顶。 倘若刮过一阵风,雨点歪斜,溅在窗棂上,一串串叩响,如鸟啄树干,笃笃震耳,更像农家孵鸡,二十天后,小鸡啄壳,其声遥遥可听。甚至干脆像一位谦逊的访客,夜半敲门,不轻不重,每一声都是长长的穿透,轻微的震撼,直欲将你唤 ……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