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枫城听雨

2已有 349 次阅读  2011-01-02 18:17
黄梅时节,我喜欢搬一把竹椅,独自坐在house大门边,听来自长空的雨,一阵阵打在瓦片上,噼里啪啦的声响,洒珠落玉般清越在高高的头顶。
倘若刮过一阵风,雨点歪斜,溅在窗棂上,一串串叩响,如鸟啄树干,笃笃震耳,更像农家孵鸡,二十天后,小鸡啄壳,其声遥遥可听。甚至干脆像一位谦逊的访客,夜半敲门,不轻不重,每一声都是长长的穿透,轻微的震撼,直欲将你唤醒。
倘若久晴,地面早积了一层薄灰,稀稀落落的雨点,在雷声的催促里砸下来,要不了几粒,便能激起一片烟尘。而透过烟尘,你会看见地上被吻出一个个酒窝,不,一个个笑窝,是久干泥土发自心底的微笑凝固在脸颊,沧桑风尘,而又敛着惬意。待地面有了浅浅的积水,密密的雨点,再成群结队打下来,层层叠叠的雨花,像一朵朵单瓣的白梅,绽放着,凋谢着,循环往复,一种惊心动魄的壮观,久久摄住你的眼眸。
目光往前挪三尺五尺,恰好是一湾水洼,一滴两滴雨倾下来,池里的涟漪缓缓扩散,成巨大的年轮,似向你诠释着古老的岁月。雨稠时,整个都是雨花,娇小,繁茂,灵动,纯净,平淡,壮阔。
跳过水洼,则是一垄花田。雨毫不迟疑钻进去,叶片攒动,像无数孩子在嬉戏,淅淅簌簌,仿佛腻人的花语,宣泄着压抑不住的快乐。静听一会,各种繁音复响,涨满你的心灵,一部原生态打击乐,渐至高潮,渐向尾声。
柔曼。抒情。纯粹絮语的风格。不装腔,不蓄势。不拉音,不作调。不歇斯底里。俨然久违之后的推心置腹,或两个人的促膝长谈。
小雨倾诉着春愁,可是他忽略了,正在看他的人哦。红枫兼细雨,到黄昏,故人归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