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梅的故事 1

2已有 287 次阅读  2011-06-14 18:31

第五次求婚---梅的故事

 

“告诉他,我爱他,那只戒指还在我这里”,梅虚弱的声音在白色的病房里显得很落寞,我坐在她旁边,拍了拍她的手,看见两行眼泪在她苍白的脸上。

 

我一直喜欢去8号路旁边的咖啡馆,就在437出口右边。在高速路上远远就会看到它红色的有点不伦不类的哥特式屋顶,我经常开玩笑对梅说,她应该把咖啡杯画在屋顶上,这样飞机经过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空中发现她的小屋。

 

梅没有答应我,她还是用那一成不变慵懒的烟圈应付,经常有客人走进店里又迅速离开,这里真是太奇怪了,吸烟是自由的,哈瓦那的雪茄,长岛薄荷烟,甚至布宜诺斯艾利斯印第安水烟,都一字排开放在柜台上,墙上的黑板上写着:Free test, you pay if you like it. 于是,这里就成了我们瘾君子的乐园,也是我们这些穷学生的蹭烟的好去处,每次我都把所有的烟都尝一遍,然后,一本正经的买一杯1刀最便宜的咖啡水(因为那实在没有什么咖啡的味道,我经常怀疑,那是用来刷咖啡壶),然后坐在那里听着音乐和梅聊天。

 

梅很漂亮,但我总觉得她美的有点假,因为她的脸型太标准了,如果把美容院的海报拿出来,她就是免费的模特。可是,我从来没有问过她,让女人对你有好感,就是欣赏她又保持距离,即使是一个暧昧的眼神,也要在加上慌乱和羞涩的调味后,在适当的时候发射出去。梅倒是不在意我的小伎俩,每次我培养好气氛,想去约她出去的时候,她总是比我快一秒打断我:“你太小了,我好希望你做我的弟弟呀”。 于是,就在一次次没有结果的尝试后,我们就在一种莫名奇妙的气氛里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1999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新年后的第二天,暴风雪席卷了美国东部,我没有去打工,买了PIZZA, 就在地下室里打游戏,梅打电话过来让我陪她吃火锅,我不想出去,就编了个理由说病了。过了3个小时,她带着所有的食物和一身的风霜出现在目瞪口呆的我和室友面前,狠狠地对我说:“想躲着老娘,你还嫩得很!”于是,在大风雪,辣火锅,二锅头和说不清的情绪纠结中,我们喝的一塌糊涂。那天夜里,她留在我那里,我们相拥而眠,彼此亲吻着,抚摸着,火热的身体释放着放纵的欲望,我在颤抖的激动中,在她柔软温暖的身体中,贪婪的一次次占有了她;我们用这异乡的孤独和无望的感情挣扎,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雪在清晨停住了,房东太太打扫锅炉的声音惊醒了我们,梅披着被子,蜷缩在角落里,我尴尬的离开床,给她冲了杯咖啡。也许是咖啡的香味缓和了气氛,她接过去朝我淡淡的一笑。

我坐在沙发上,还在回味着昨晚的缠绵,梅突然开口说:“你知道吗,你是我第二个男人,曾经他的向我求了四次婚”。于是,在那个清朗而寒冷的清晨,我用心记住了下面的故事。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