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冷暖人生(八)

4已有 606 次阅读  2013-10-20 07:32
 急诊室遐思
 
前天干活不小心,手划了一下,小伤,虽然血流得多了点,但是没伤到骨头。因为是被脏东西割到的,担心感染和破伤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北约克总医院的急诊部。关于加拿大医疗系统的候诊时间超长这种狗血的事情,作为移民十年的老鸟,我早就学会了默默忍受。再说,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在北约克住了一个月,对这里我熟悉得很。进门后,找到接待员,要了几张干净纸巾,压住伤口止血后,就直奔咖啡店,买了杯超大DD,回来看到护士有空,接受注册。之后,找个空位开始看风景。身边的黑哥们也是手上割了一下,但是按伤口的纸巾洁白无瑕,应该没有大碍,但是他如坐针毡,和接待员抱怨个不停。真是闹孩子有奶吃,接待员对鲜血浸透纸巾的我,视若无物,对身边的他,却不时地嘘寒问暖,还给糖吃。两个小时,转瞬即逝,My Turn. 拿着表格进了急诊区,躺在病床上,接着等。半小时后,医生来了,清洁伤口,打了麻药,闪了。手是洗干净了,但是结痂的伤口,又火力全开,血流不止了。居然又等了半小时,医生还没回来,但是老婆的电话进来了,开始煲粥,本来是老婆例行查岗,听到我在急诊部,开始嘘寒问暖,我也耐心的安慰她,开玩笑说,医生打了麻药,把我结痂的伤口又打开,然后闪人了,我又被晾了半小时,我现在担心,他别等我伤口再结痂,甚至麻药失效的时候回来吧。我就随口一说,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的天使来了。一个华裔的实习医生,听到我和老婆的谈话,帮我处理了伤口,大约花了半小时,处理完毕,第一个医生终于在一个小时之后,姗姗来迟,写 了几个字,走了。事情告一段落,但是让我感触颇深的是,责任心的问题。 和实习医生聊天,她讲,四年本科,四年医学院,再加两年实习,一共十年时间。 我个人认为,选择医生这个职业,最初一定是要有理想和信念支持的。当然,学医有钱赚,但是多少钱也不会让我虐杀小动物或者虐待他们的尸体,更残忍的是用自身练打针。我视学医如畏途,所以也由衷地佩服以大志愿大毅力坚持下来的医生们。帮我的实习医生,应该还是坚信医者父母心,有着悬壶济世的胸怀的,她在我心中的形象,美丽温柔,和蔼可亲。我儿子才七岁,如果他二十七的话,我真希望他能找到这样的女孩子白头偕老。至于之前那哥们,有可能这行做得久了,病人的鲜血在他眼中,和空气自来水一样,司空见惯。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老医生觉得我的伤是小事情,遂以打发一个人来。但是我宁愿相信前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