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轉貼】文字學家商承祚教我寫字

1已有 288 次阅读  2013-02-01 19:03

《廖少雲》

筆者愛好書法,對寫得龍飛鳳舞的好字十分羨慕,心想只要用功學習,有朝一日也會寫出一手好字。
小學時代在上海求學,每天下午有毛筆書法課程,不過,老師只在教室中踱方步,既不講解技法,又不批改作業,只是要學生們臨摹柳公權的「玄秘塔」,臨摹幾年下來,不見得有多少進步。

大學畢業後,當了教師,仍然不斷練字,參悟到書法是一門藝術和學術,如果能找到一位書法家指導,一定進步很快。於是不揣冒昧,寫了一封信給中國著名文字學家、中山大學教授商承祚,請教他如何寫好毛筆字。

商承祚字錫永,號契齋,一九○二年生,祖籍遼寧鐵嶺,三百多年前其祖先落籍廣東番禺。一九二一年起以羅振玉為師,研習甲骨文、金文,一度入北京大學研究所為研究生。一九二五年起在中山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金陵大學、齊魯大學等校任教,一九四八年返中山大學任教,直到退休。

商先生於一九二三年出版的《殷墟文字類編》是最早的甲骨文字典之一,此外,還有許多研究甲骨文、金文等論著。

沒想到,我真的收到商先生的回信,他首先說明未及時覆信的原因,是因為中山大學給他一年的休假期,去北京完成國家交給他的「戰國楚竹簡研究」任務,以至於寄給他的信從廣州轉到北京耽擱了一些時間,接著他表示「真是萬分對不起,敬請原諒……」等語。

商先生對我這個「小學生」居然這樣虛懷若谷,讓我十分感動。

商先生在回給我的信中首先提示:「書法一道是最高藝術,下筆就算,沒法改動,不像畫,可打粉本、可以修改,容作者慢慢考慮。」

他並且認為書法入門十分重要,一旦入錯了門,走了彎路,可能走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商先生又指出「學楷書可由唐人入手,魏碑非不好,以其難學,有了基礎,再漸次向上。選妥一種臨它百數十遍,若見異思遷,則哪一家的筆法都掌握不到,欲速反而不達了,楷書的根柢未打好,行草等體也說不上。」

商先生指示「篆書比楷、隸、行、草皆易學,但基本功並不亞於以上四者。入手先從小篆,先寫《說文解字》部首,然後抄寫全部說文。篆書結構與楷體兩樣,不能以楷譯篆,故部首熟,則知道該篆是幾個偏旁(即部首)組成的,以後以楷譯篆就不會出錯。要寫四寸大的字,須懸肘。峰山碑亦可以臨,寫穩之後,再改臨他碑。」

筆者當時好高騖遠,既沒有穩固的楷書基礎,更沒有寫過小篆,但突然想學金文。商承祚先生率直地指出:「您想先寫金文,我認為不大好,沒有小篆基礎和識字功夫,寫又何用?」
商先生在指導筆者的信中最後提出:「字要天天寫則進步快,間歇難見功力,必建立日課制度,存起做比較,是需要的。」

商先生指導後學的精神令人感動,他寫道:「我工作雖忙,如不棄以字課見寄,當盡綿薄共商之。」

商先生十分虛心,極有學者風度,信的最後竟然寫道:「以上拉雜又無系統的不成熟意見,提供參考,不對之處請批評指正。」

商先生這封信給筆者極大鼓舞,並遵照他的教導天天練字。多年來除楷書外,也學了行書、草書、隸書和小篆。退休後,寫字的時間更多一些,自覺進步也比較快,參加過一些書法展覽會,和華人、日本、韓國書法家有過交流。

商先生逝世已經二十多年,拙文除了紀念商先生獎掖後進、誨人不倦的精神外,也希望愛好書法的朋友從商先生對筆者的教導中,得到一點啟示。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