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请范爷冰冰准备钱 人造韩寒确凿无疑

已有 425 次阅读  2012-01-28 23:48   标签韩寒  麦田  范冰冰 
请范爷冰冰准备钱 人造韩寒确凿无疑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为作此文,真是踏破了铁鞋。正当我沾沾自喜于通过GOOGLE也可以在大陆网站发文。再转身,发现自己竟然被挡在了长城外。因怕极了连英国首相都不知道,却领先党达半年之久就封杀了“石三生”的李彦宏的手段。说不得,只好按奈住自己对本国文化的好奇,以打死也不登录国内网站的忍者神功,凭已经荒废了近三十年的英语,加谷歌蹩脚的中国话,终于无师自通了proxy以及三两招藏头藏腚的技巧,这才战战兢兢地回到我想摆脱也摆脱不掉的国家。此文,要特别感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服务器。众所周知(百度法律术语):这当然无法证明张明敏是龙生的孩子,也无法证明他真的有一颗中国芯。

 

俗话说好狗不咬人的脸,好人不挡人家的财。某如此煞费苦心地窜回大陆,当然不是为了惹党不高兴。龙年之际,很伟很大的党既然能允许余杰之流公开叛逃美帝国。想必不会再为了一个口口声声愿意被招安的石三生再大动干戈。一向光明惯了的党,是断然不会学///的中国联通因为投诉就不惜关闭了某周围的基站数据传输进行报复的。欢欢喜喜过大年,党要过年,总不能不允许石三生也沾点儿喜气,大发一笔横财吧?自己此次来者真的很善良,不为韩寒小子的两千万。只为了博范爷冰冰一个大红脸,让范老爷从此真的明白:“仗义”二字者,自古便是与“疏财”相依为命。而疏财者,原就是那败家的根本。古今大贾,视金钱如粪土者可成王成侯、成宋江成乞丐,从来没有成了最后的大财主。连比尔盖茨都概莫能例外。即使范爷身价百亿人民币,若照此仗义下去,恐怕也会人未老、珠未黄,钱财先成空的。

 

好了,闲话少说,赶紧转入自己的劫财狂想吧。

 

自从一贯很君子模样的万维网在某发表《韩寒谦虚无理 麦田道歉蹊跷》一文后,就关闭了朝自己敞开的大门。让我终于有些明白:党不但不喜欢石三生非议韩寒。就连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加拿大,也是无法容忍自己说三道四美国佬的偶像的。所谓的民主国家的喉舌,也无法言论自由。就怨不得吴委员长要以“绝不”来藐视西方特色的民主之虚伪了。当然,我也明白,党并不仅仅是怕石三生非议韩寒,最重要的,还因为党是韩寒财富的监护人。生怕被某抢了韩少的两千万去。而立又大喜的龙年,即使党已经不再宠幸韩寒,也不忍心让他因此就一语成谶,竟学了钱云会案时的《乞》文模样,满大街要饭去不是?因此,某要郑重声明:绝不稀罕韩寒的那两千万,只想得范爷冰冰的仗义赏。某曾经声言天下知石三生者唯党与顾晓军者,再也不会有啥差池的。打假专家方舟子都随便能发文质疑韩寒,为何某只发一篇,众网管就吓得坚壁清野?这不是足以说明了能证明《人造韩寒》的,只有被党先是御批土匪“十三省”雅号,又私下说是个在前朝秀才、举人、状元随便抓的石三生吗?哈哈,俺也知道党是极要面子的,明知吓死了人家的老娘不对在先,又赖皮不好意思以国家的名义赔偿。故才使得如此一招苦肉计,偏要偷偷成全某取这莫大的一注财宝的。不然,那方舟子怎么也故意把所有神经都往歪处想呢?

 

某曾断言汉语言不讲究逻辑。挨踢出身的麦田能炮制出《人造韩寒》足见某言之不虚。最是讲究逻辑的IT高手竟然愚蠢到写出文不对题的文章来,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最擅长逻辑推理的方舟子竟然也偏要以考古手法考据一个健在的作家,试图以能逻辑出人家的文字只要是虚构就是代笔,虽堪称一时之白痴典范。亦不能不怀疑其是别有用心了。顾晓军先生有篇流传甚广的《找只大熊猫操操》,但凡是个正常人,你就不能怀疑人家是像刘邦的娘一样,因为有与动物交媾的经历,才能写出如此传神的妙文。韩寒的《求医》也好,《书店》也罢,就算他真的是头痛医脚,在梦中逛过那书店,或者是在娘胎里直接从韩爹爹的眼中看见了世界,将一篇篇记叙文写到一点真事儿也无。你依旧不能怀疑人家是代笔。中国文学的最高境界,原本就是如《红楼梦》一般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也无。方先生如此质疑,也就难怪人家韩少要大秀粗口了。以方舟子质疑韩寒论,倒让人真的怀疑他以前是否都在演戏了?

 

麦田的《人造韩寒》之所以能窜红,“人造”二字可谓臭名卓著。可惜那麦田偏偏要学石三生一样只管跑题,仿佛是故意准备好了一盆子脏水等着人家往回泼。韩寒忿忿者,当然不是啥团队、代笔,而是一个天才被人看扁后的耻辱。更是一个能在美帝国斩金夺银却仿佛偏偏无法与诺贝尔有缘的一代文豪被冷落的痛苦。所谓身为一个凤凰,最大的痛苦不是被人看到了它的屁眼儿。而是被农夫关进了鸡笼子里。你想,那同属上海的李天天,只因为脱光了屁屁声援艾未未,又理论上绕着地球兜了好几圈,都看到了诺奖的橄榄枝。这让粉丝千万计,自认是天才降世的韩寒如何不愤慨?是凡有点血性都要发飙不是?敢情那诺奖也会成睁眼瞎?其实,若论这“人造韩寒”,当属“著名作家”顾晓军解的最妙。只可惜老东西总是写的好文章,却常常拟个烂标题。如果能麦题顾文,估计韩寒肯定不会发这么大的飙。“人造”有啥不好的呢?你看那“人造”卫星,曾经让多少衣衫褴褛的人民勒紧了裤腰带仰望太空,只为一睹那《东方红》的神韵啊!原本就是一堆废铁,若不是人造,能让万民都瞻仰吗?

 

亲(淘宝体,真盗版),俺怎么又马路上跑火车不押题了。此时,想必那韩爷不急了,范爷一定火烧火燎了吧?毕竟是两千万啊。范爷切莫着慌,某粗懂一些常识,知道有些人,尤其是女人,常常会因突然间丢失巨款得失心疯。故此才不惜废了若干文字,云山雾罩地扯些淡,以图让范爷慢慢地升温,再徐徐冷却。如此,方不枉某爱财宝也爱美人儿的一腔热血。也算土匪爱财,劫之有道吧?石三生敢轻许海口,视两千万如探囊取物。当然不能全凭扯淡,有了金刚钻,才敢揽木头活。所谓穷家富路,抢钱需要妙文。就在方舟子们以专业的考古精神考据韩天才的往事时,某定要另辟蹊径,以一些鸡毛蒜皮的伎俩,证明韩寒确属人造。

 

当然,我不能证明韩寒有团队有代笔。只能证明他在撒谎;当然,我也不能证明李其纲是参与人造。只能证明韩爹爹他没说真话。根据数学常识中一条不确定的定律:当你不能证明1+1等于2时,说1+1等于3显然是不对的。

 

(一)韩寒与韩爹父唇不对子嘴。

 

在韩寒的《我的父亲韩仁均以及他的作品》中,韩爹是这么说的:“韩寒多次在采访里把我说成是本科,因为他对这些专科本科的本来就没有什么概念”“书中描写的生活,也从初中延续到了高中。这是一种没有生活的人想象不出来的情景。”。韩寒却说“我在十七岁的时候还发表过两篇写大学生活的小说。”韩爹说“我以前写的也只是一些农村题材的故事和一些应景宣传用的东西,根本没涉猎过中长篇小说。所以说韩寒的长篇小说是我写的很滑稽。”韩寒却说“我从小喜爱写作,深受我父亲的影响,我父亲一直在《故事会》上发表中短篇的故事。”

说韩寒不知道啥本科专科的概念,却能写出大学生活的小说。我信!因为我确切知道有些大学校园里有拾荒的,也有在里面经营小吃的农村人。你要是自己铁了心不想知道生煎包子以外的鸡零狗碎,没人能把啥概念灌输进你的脑子里不是?谁能说大学里的拾荒者过的不是大学生活呢?

 

说韩寒搞不懂“中短篇的故事”是个啥概念。我信!隔行如隔山嘛。除了《故事会》的编辑,可能没有人能明白为啥印在别的杂志上都叫小说,偏偏到了《故事会》上,就会成为啥故事。可韩爹为啥要极力否认自己会写“中长篇小说”呢?短篇拉长就是中篇,中篇再拉长,不就成长篇了吗?韩爹的“中长”的中和韩少的“中短”中的中,也会有什么不同吗?

 

(二)、完全不懂英语的韩爹描绘过去时的情景竟然用的是地道的英语未来时。

 

在韩爹的《儿子韩寒》第20节中(石三生就纳闷了:韩爹原来也会写中长篇啊。好几十章的故事难道还能被称之为短篇小说吗?真该让故事会的编辑们笑掉了大腿)。韩爹说:“胡玮莳说:通知早就寄出了。韩寒如不能参加复赛非常可惜,本来是有可能获大奖的,可现在没参加复赛,最多只能评个入围奖。而入围奖对韩寒来说,是毫无意义的。”本来是不该挑字眼儿的。中专时,语文老师总是喜欢拿着《人民日报》撒气,不是这儿错了一个字就是哪儿别了一个词。让我觉得那老头忒不厚道。石三生自己的文章,也常常错别字连篇。但自己多半是因既然字都他爷爷的不值钱,没必要认真。况以己心度他人肚,也料定网上除了党会认真到截取某的只言片语兴师问罪,极少有人肯认真到连标点符号都不放过地细究某的文字。可那韩爹是啥人?专一像顾晓军个老东西只喜欢写些豆腐块式文章取胜的文化人啊!这么凝练的文字里,说疏忽了一个字也未必不可能。但怎么可能糊涂到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用明天的口气讲述呢?何况这还是十几年以后的回忆录。韩爹的“如”字,难道不是如果的意思吗?韩爹身为上海金山区最优秀最会编故事的人,当然可以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可是此话借《萌芽》的编辑嘴中吐出来,就让人不能不怀疑那场复赛是早就预谋好的了。

 

呀,再写下去,从未写过中长篇文章的石三生也要开始写出中篇巨著来了。还是赶紧打住,等等范爷冰冰将那两千万从人民银行取出来,再帮俺将那零头一千万兑换成咸鸭蛋。再继续分解吧?范爷冰冰您老可别见笑。俺这么做,纯属一片孝心。顾晓军个老东西朝思暮想着骗某八十个咸鸭蛋。据驭民宝典先生推算:明天,老东西还将亲自做了石三生的老子爹。俺果然有了两千万,当然要分老东西一半不是?一千万颗咸鸭蛋,就让///的子子孙孙直等到愚公的后人把喜马拉雅山都挖倒了,他们还守着一秦淮河的咸鸭蛋犯愁去吧。

 

亲爱的读者们啊,你们搞清楚韩寒他为什么是人造的了吗?如你们连党为什么能玩弄石三生于手背之间都想不明白。果就不必再说自己也会读文章了吧?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