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公开叫板潍坊市政府、国土局涉案官员

已有 546 次阅读  2012-02-22 11:16   标签class  网络  center  国土局  市政府 
公开叫板潍坊市政府、国土局涉案官员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前按:请网管高抬贵手,千万别删此文。当初秘密警察曾经说:你写自己的事儿绝对不会干涉。文责自负嘛!如果涉案的土地爷、土地奶们有意见,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绝不牵连任何人。他们害死了我的老娘,还不知罢休,今又唆使检察院横生枝节。其荒谬绝伦,虽恶如秦、隋、国民党反动派,亦不肯为之也。】

 

今天又开庭了。山东高检抗诉,山东高院发回再审的案子,居然从20119月拖到现在才开庭。要不,吴邦国委员长怎么喜欢说咱国家法律已经基本健全了呢?只是可惜那抗诉的检察院竟然一个人影儿也未驾到,依旧是国土局那几个土地爷、土地奶们全权代表。

 

那省高检大人路途遥远,不能亲自出马也就算了。你说那被告潍坊市市长许立全同志为何连个观战的小秘书都不派一个呢?总是指望这几个货色,就不怕他们将你老人家卖了?人家法院当初的判决已经是避重就轻,啥都不追究的给足了你们面子了。怎么还折腾呢?一共九项证据,六项都是伪造。你说你作为一市之长,真的就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民声、民望了吗?是,朝中有人好做官,那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是咱家乡人。那又如何?一个万恶的封建社会的后蜀小皇帝不是也知道尔俸尔禄、民膏民脂的吗?人家不是也知道天子犯法与我同罪的吗?共产党不是喜欢说自己要为人民服务的吗?俺不敢奢望你们为我服务,能高抬黑手,别掠夺吗?

 

瞧瞧,你们抗诉的理由都快赶上天方夜谭了。2002年至2007114起违法不缴纳土地增值税,居然能成为你们抗诉的理由。难道你们不知道板子打在活人身上,鬼根本感觉不到痛吗?都他爷爷的过了诉讼期限了呀!再说了,人家法律规定的是涉及国家利益或公众利益。知道啥叫利益吗?不偷不抢的才叫利益。照尔等逻辑,那贪污犯还能抓吗?一抓就是一窝一窝的,你们怎么没考虑人家那些没犯事儿的官员的“公众利益”呢?那杀人犯还能砍头吗?你砍了一个,那些在逃犯怎么办?你们替他们考虑过吗?你地税局混帐不收税,那是你们损国肥私。好好看看税收征收管理法吧?你们睁一眼闭一眼地任由偷漏税横行,就不怕自己也被抓去坐牢?这样的证据你们都敢出,潍坊难道想造国家的反不成?以违法行为证明自己的行为不违法,真真是堪称亘古未闻了!这逻辑,罗素有知也只好猛抽自己的嘴巴了。啥难得糊涂?你们说那郑板桥到底是真糊涂呢还是在装聪明?

 

草,一打开话匣子,就跑题、就忘了正事儿。

 

正式叫板之前,先公布一下目前涉及此案的官员名单(排名分先后):林明庆(市局监察大队队长)、冯宗新(市局地籍科科长)、朱立明(区局副书记,估计是共产党的吧?法庭没说,咱也没敢问)、孙云芝(女,区局法规科科长)。至于那许立全市长大人,前面已经交代过,以下略。

 

首先,我要在此对以上四位说声对不起,尽管是庭后,俺一时血压高涨,嘴就不听使唤,骂了你们,好像还有些国骂之类。这是不对的,尤其是那个“白痴”二字,有违自己对残疾人的悲悯情怀。在此,我要向天下所有的智障人士表示深深的歉意。尤其在自己的争讼最凶险、眼看就要被那无赖串通典当行拍卖,某的半生心血将付诸东流,自己老娘惊吓之下突发脑溢血,虽然抢救过来,却只知道嘻嘻哈哈、哭哭泣泣,生活完全都不能自理,甚至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认识了之后。自己就深刻体会到了到人生若到“白痴”时,亲人们会是怎样的一种悲痛。某的眼中,“白痴”是一个褒义词,这样的词,用在良心泯灭的官员们身上是不适合的!说你们不知廉耻似乎更恰当。是也不是?

 

当然了,你们几位在庭审时一套一套的。庭后被某一通乱骂,一个个龟孙子一样不作声。某这里就权当你们还是知道啥叫廉耻。果真不知,此文就权当是放屁了。石三生也不会啥叫板体,就一二三四挨着来吧?

 

一、若问监察大队都管啥?白的进去,黑的出来。

 

林明庆大队长,应该是个好队长,长的也像个好人样儿。只是当爷太久了,可能就不会看小民的脸色。虽然还未出正月,俺肚中的怨气早已他爷爷的累积了快五年。有指望时节,俺装装孙子,见了你们点头哈腰的也就是了。那判决都快两年了得不到执行,一旦又被你们横生枝节,再懦弱的人也会感到失望、感到愤怒不是?你们几个从进法庭,俺就使劲拿捏着自己连眼梢都懒得给你们一个。都这样了,你说你凑乎过来虚寒问暖,这不是找事儿吗?俺不是刚刚被你狠狠地玩了一把吗?你还笑,俺当然就要骂你了不是?你说你是管监察的,真的弱智到了连567都分不清吗?俺7号才将那评估报告(暂且假如就是自己伪造的)送了去备案,他们6号就审批通过了。就算这倒颠黑白一日能说的通,你说那受让方在5号申请依据栏中的土地估价报告是从那儿来的?未卜先知?5号时,///的评估公司还没开工呢。还有,你说那评估公司不是我儿子也不是我孙子,它怎么那么孝顺?背着俺就弄出了一份估价报告,还一毛钱也没收。俺那可是连房子带地。它们竟然用成本逼近法只计算土地。你说是他们脑残呢还是你们根本就沆瀣一气?

 

二、地籍科,真是牛,法院判决耳旁风。伪造的事儿全能干,你若找他依法更正?不伺候。

 

冯宗新冯大官人给俺的印象,那可真叫一个面善心黑。人家法院的判决一下来,俺颠儿颠儿的赶紧跑去求他依法办事。你知人家咋样?面都不朝一个,就在电话里喊“你不是有本事告吗?爱找谁找谁去,我不管”,咔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搞的俺一愣了再楞,琢磨着潍坊就这么一个鬼地方能办,不找你,俺找谁去?这一通跑啊,区里跑了回市里,市里跑了再回区里。你爷爷的,跑得俺腿肚子都想造反了。没奈何,只好又将///的们告上法庭。告也告了,赢也赢了,可法院的判决还他爷爷的不如一张草纸,国土局活脱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俺还在那里瞎琢磨:你躲得了初一还能躲过去初七?哪知这一琢磨不要紧,再没想到这竟然是一计,明着拖,暗着,人家早都疏通了检察院,那省高检竟然连个死活都搞不明白,就抗诉了。冯宗新啊冯宗新,你可是真够阴损啊!

 

冯大人虽然长的好,笑的阴,只可惜了一手字写的也太烂了点儿。身为一个大官人,你说你咋能连个自己的名字都写的歪歪扭扭全无章法呢?知道的,那是个名儿;不知道的,俺还以为那是谁撒了几滴钢笔水呢?你可别告诉俺这叫最近流行的艺术体,丑到极致方能显得好处来?名字写的歪不要紧,难道人也不走正道了?身为一个科长,想必还是共产党员吧?你们党真的是允许你们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吗?那土地证,你是最后一个把关的吧?没收啥好处干嘛帮人家伪造地籍档案呢?党的政策,难道就是号召公仆们专一为非作歹吗?

俺不是党员,有懂的给俺讲讲,党章里都写了些啥?

 

三、新书记,旧相识,伪造档案出成绩。吓死俺老娘他有头功,当庭扯谎也不怕雷劈。

 

朱立明朱书记,咱们算是老相识了吧?十几年不见,打着官司伪造着材料的功夫竟然都当上书记了。开篇时没敢问,你是共产党的书记,还是别的啥党的书记?对了,你们大厅里高悬着胡锦涛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和标准相。你也应该是共产党的书记是吗?那你说说,那胡总书记说的话能信吗?不说别的,你对照一下你在俺这一个案子中的所作所为,每天进出大厅的时候,会感到面红耳赤吗?俺当年也许牛逼了一点,穷人乍富,也难免不是?对你们几位去又是勘测又是丈量的大爷也许慢待了点儿。可总归不会有大的失礼之处吧?你怎么还睁着眼说瞎话,帮着别人构陷俺呢?是,你当初也只是个地籍科的科长,不是啥书记,当初说些浑话也不为过。可如今你都是党的干部了,不为别的,还得为你们的胡总书记想一想吧?以身作则做不到也罢了,怎么还能以身作贼了呢?俺还真是服了你,这样都能升官。如果俺猜得不错,这就叫厚黑学吧?他们几个都是驴,啥都不知道,俺这案子,你应该门清吧?可别告诉我你也会选择性失忆啊!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口咬定当初是我亲自到现场办理的变更登记呢?还有人证?那人还活着吗?你说法庭为什么不肯调查此事的真伪呢?尽管我们家族没有梦游症的遗传史。但也说不定我大白天见鬼,梦游了一回呢?若不是梦游,再也没有自己伪造自己的签名,自己伪造自己的名章的道理不是?对了,你倒是说说看,俺那天是提溜着名章去的,还是俺现场找了根萝卜现刻的?你别小瞧俺,俺还真是懂一点儿篆刻。只是,记忆中,俺只会刻阴文,不会刻阳文啊。而且为了装高深,还专好篆书,不刻简化字的。求求你,能给俺讲讲你那天的所见所闻吗?讲的好,俺把那楼都送给你成不?

 

朱书记啊朱书记,党是不讲究指天为誓的,你可否把那党章暂且放一边,咱俩私下里来一回呢?如果我那天真的去了,俺的后人子子孙孙男的当鸭女的做妓。如果俺没去,你可敢照俺的誓言重复一遍吗?你说你把俺那老娘都吓死了,还算是个人吗?你还记得俺那老娘吧?多好的一个母亲啊,一生不与人交恶。她怎么得罪你了?你到现在都执迷不悟,良心难道叫狗吃了吗?

 

对了,朱书记,你说俺在厅堂里大骂的时候,你咋一声不吱呢?俺后来都想想不该骂无辜的党,党一向都是说的好听不是吗?你身为一个党的书记,见到有人埋汰你的党的时候,为什么不挺身而出呢?党养着你们有啥用?可别告诉我你也常常开会的时候大谈廉政建设、党的纪律啥的。说、做正相反的时候,一定很难为情吧?你会吗?

 

伟大的朱书记,等打完官司,能介绍一下俺也加入你们那个党吗?俺真是羡慕死了你们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很难很难的吧?你看俺这么笨,能学会吗?

 

朱书记呀朱书记,俺咋觉得跟你特别亲呢?难道都是你一手参与伪造的缘故?若不是还有个奶奶得招呼一下,真想学韩寒小子写个长篇,怎么着,也得十万字才能吐尽俺那滔滔如洪水般的爱慕吧?要不,等俺闲的时候,给你老单独立个传你看中不?

 

四、法规科,不知法。挂个牌儿你若是想知道为啥?扯淡呗。

 

照说,好男不与女斗,谁让俺现在已经成个孬种了呢?月黑不敢杀人,风高更不敢防火。好歹人家是个法规科的科长,咱也赶鸭子上架学了那么一点儿皮毛。要不,俺也跟孙玉芝科长谈谈啥叫法规?

 

前几次开庭,你都带着律师,俺还纳闷,以为是啥空心大萝卜,啥也不懂?真是不好意思了。虽然我们公事只打过一次交到,想必俺那次给你的印象极其恶劣吧?那姓岳的科长非让俺找你送投诉状,你又偏偏不肯接,俺扔下就走了人,很不礼貌吧?早知道你们那///局长看了也白看,你说咱俩争执个啥劲儿啊?害得俺有失绅士风度,你也看起来完全不像个淑女。多得不偿失啊!

 

孙科长,咱也名人别说暗话,你倒是说说看,你能看懂俺所说的他们伪造那些材料的问题吗?如果5号能办了7号的事儿。你说他们会不会5号就能把7号吃的大米白面都拉出来?会吗?俺不懂你们潍坊大城市国土局干部们的人事儿。俺们乡下人,有哪大便干燥的,能今天拉出来好多天以前吃的粮食。你说在你们国土系统,他们咋就跟人不一样呢?今天咋还能把明天甚至后天吃的粮食先拉出来呢?呸呸。瞧俺,不是说好了要谈法律,怎么扯到吃啊、拉啊的上去了?还他爷爷的自诩是个绅士呢!一说话就露馅了不是?

 

咱换个说法,他们既然5号能办了7号的事儿。你说在你们国土局,会不会有人今天捡到了一个别人明天或后天才丢的钱包?肯定会的是吗?俺现在被你们折腾的快穷死了,一天到晚的做梦都想捡钱包。俺叫你一声姑奶奶,你把那诀窍告诉俺好吗?你放心,只要俺学会了你们这一招,官司也不打了,那楼你爱给谁给谁。你看中不?

 

好了,就写到此吧?你们真的是对得起我呀。为了惩罚自己说错了话,俺硬是步行近七公里,一步一步挪回来的。直到把小腿肚子走到直转筋,俺才饶恕了自己口比心快的过错。你们说,要是咱国家能把法律条文中加进去国骂那该多好?俺看出来了,你们几个被俺骂的都灰头灰脸的,一定是良心反照了吧?要不,俺也上书全国人大,要求修改现有法条,允许原告被告当庭赌咒发誓、互相谩骂?人家外国人开庭之前都要先发誓不是?你们说咱啥都敢接轨,咋这就不能接了呢?早知道你们都这么有廉耻,俺就是豁上不赢官司了,也要当庭大骂一通了。

 

骂人真的很痛快的,尤其是骂那些不要脸的人们。他爷爷的,瞎眼的老天可以作证:俺至少在2007年以前,还不会咆哮、不会国骂呢。都亏了党的好政策啊,这样的潜能都能被发掘起来,俺竟然也一举无师自通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