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已有 420 次阅读  2012-03-10 19:46   标签诺贝尔  顾晓军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顾晓军先生的《激流勇退,隐没入都市尘埃之中》一文后,决定先停下写了半篇的《给艾未未的债主们普及一点常识和法律》。自己虽然一直都没肯明文皈依顾氏门下,正所谓君子但求志同,非为谋和。对顾先生之人品、文采其实是向往的很久了。平常时节,调侃一下先生也就罢了。当他宣布要暂避红尘,隐入灰尘之中时,自己还发表这样的文,倒好像有些要替他老人家教育门户的嫌疑了。尽管自己一向并不在乎别人的非议。

 

对顾先生的认识,或许不能说是从博客中国他老人家拉起民评官这杆大旗开始,虽然在网络上的确是如此。说与顾先生不像初识,原因是在翻看他散落在网络上的一些旧日小说时,似曾相识。

 

先生正红的八十年代,也很可能是自己一生中最博览群书的时代。八二年,当自己终于无奈何地放弃了那张州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选择了每月还有八块钱补助、毕业肯定会成为国家干部的中专时,实际上也就选择了对所谓的学业放弃了兴趣。农业机械化,想想让自己这个农村爬出来的孩子很冲动;一看到那由院校下马变成中专的校园满目的荒凉时又让自己很失望。财务会计,更只是一种类似于铁匠、木匠的技能而已。当然了,同学们都很优秀,想出头也难不是?每当想起那些同学们,就让自己很汗颜。全国第一次注册会计师考试就有十多人入榜。够优秀吧?她们忙学习,我就忙看书。就这样一直看到毕业,毕业了也还看、一直看到九零年调动,并开始自己第一次真正双向的恋爱。。。说这样的一个自己最博读的年代,居然没有读过正红的顾晓军的作品,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不是?

 

但即便是读过,依照自己的习惯,还是会全然不记得那文的名与作者的。这也就是自己只能说与顾先生似曾相识的原因。

 

此番,顾先生忽然又宣布要撇开时评、思想等杂项,潜心创作他异乎于古今中外任何文学题材的小说。于他自己,固然是可喜之事。一则,党很可能因为先生的妥协,而成全他一番老来的“富贵”。二则,诺奖既然已经抛出了橄榄枝,自然就要拿出一些可供世界人民阅读的文字。时评、理论等只好因国因民而异,只有小说是无国界、可以跨越了民族与时空。三则,正所谓走兽尽,良弓藏。那些逼逼吊吊的伪民主、大五毛们的窗户纸,一经先生点破,再糊起来也只好徒惹非目盲们的痴笑。大家各退半步,尚能留一些做人的体面。这或许就是顾先生要极力表白自己只退出时评、最新闻、理论、思想等领域的缘故吧?

 

对顾先生此番退出,自己是很依依不舍的。民评官尽管只剩自己一杆孤旗在招摇,到底是还常依赖着先生的疯言快语做风向飘。就如那网友所言:顾晓军三个字是石三生文章的魂儿。他这么一退,自己焉能不感到失落?

 

然这天下是没有不散的宴席的。再好的舞台,也没有落不下的帷幕。但愿顾先生此次津门未见其影,先半学范蠡功成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苍天无眼。诺奖的评委们或许能真的能灵犀到石三生那篇致德国之声的Email也说不定呢。有好事之徒,当不会忘记某那封信的魔力:

 

杨恒均绊倒了,艾未未站起来了。

 

李天天绊倒了,韩寒绊倒了。顾晓军会站起来吗?

 

天不知,地不知。只有诺奖的评委们还在等通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