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已有 512 次阅读  2012-03-19 10:37   标签薄瓜瓜  薄熙来  顾晓军  东野长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

 

好像不是第一次了,觉得我党也很可怜。每有大事发生,连个又会说、又体己的公知都没得用。要么就是把余秋雨、王兆山那样的靠山吃山派,关键时刻用一次,就臭了。不但他们自己臭,拐带的党都脸上无光;要么就是把了韩寒、艾末末那样的伪公知反对派,把来用一次,搞的鸡飞狗跳。不但民众感觉寒心,就连党的威信也跟着要一落千丈,让人误以为党只会搞阴谋诡计。

 

到底是乍暖还寒的时节,天气乱、这虚拟的世界也难得安宁。好像是被封杀以来的第一次,石三生发现那些多头的监管方好像变成了一个人、步调出奇的一致:是删是放一文都不差。更令自己惊讶的,是《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一文,在凤凰网的点击量高达三万、在博客中国的点击也已经超过了五千。更新里都只是一闪而过,真不知那些成千上万的点击量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难道自己也像顾晓军先生一样,被党利用了一回?

 

正疑惑着,看到了东野长峥先生的新文,原来是与顾晓军先生杠上了。说句有点儿阴损的话,自己倒还真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尤其喜欢看高手过招。尽管他们一个是自己已经皈依的老师、一个是当日屡次为自己仗义声援的名门正出的作家。匆忙在长峥先生的文后跟了一帖,并将此帖又转贴到了顾晓军先生的文后。

 

也不知道网上到底是过了多久,感觉也就是几十分钟,反正转身再去看时,发现自己的那个帖子已经不见了。更诡异的,是连东野长峥与顾晓军二位被自己跟贴的文章也一起跟着消失了。咋样?石三生早就说自己是个奇人,这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还不够让人拍案惊奇的吗?

 

这样也好,不管是博联社还是什么人删的,也不管他是什么用意,能因此不让二位高手互殴、以免发生意外。虽然让围观的人们包括自己很失望,到底是和谐社会和为贵,正是多事之春,武斗、文斗还是都免了的好。

 

本来只是想将以上文字做个前按,又一想这事儿也和自己要写的标题不但有关、也不矛盾,就顺着继续写下去吧。

 

初笑笑过薄瓜瓜同学试图开历史倒车的荒唐之后,这二笑,就想谈谈瓜瓜同学的人民观。

 

在第二封信中,薄瓜瓜用了《父亲的悲剧 人民的悲哀》来做文章。石三生以为非常的不妥!一是瓜瓜同学自己恐怕已经不是一个“人民”,正如同你不是鱼,便不知道鱼的痛苦一般。薄瓜瓜恐怕很难知道人民的感受是什么了?二是瓜瓜同学虽然久沐欧美自由民主之风,却到底是黄皮肤的人就仍然会有黄皮肤的思想封建意识尤为浓厚。岂不闻铁打的知府、流水的官儿?况乃父乃是有大志者,岂能学那刘阿斗守着巴蜀不思进取?官家迟早都要走,人民却只好守着破家万贯的忙着讨生活。若换一任知府就要悲哀,重庆老表们岂不是要一辈子都生活在辛酸中?当然了,薄书记一去不回还。瓜瓜同学以为是个悲剧还是用词很当的。

 

薄瓜瓜既然已经算不上个准人民,那么他第二封信中对人大悄悄通过的“恶法”有微词也就说不上是啥见解了。那法,有权决定的人有两千多,好像没听说有反对票。这便是说,薄瓜瓜的父亲薄熙来以及重庆代表团肯定也都投了举手票。只是当初举手的时候,连薄书记可能都没想到自己会有明朝而已。瓜瓜同学可能一直都在朝着洋人的十大杰出青年使劲的缘故、不太了解了中国人的历史。中国人,惯能的便是作茧自缚。乃父当日下达文化部门监听人民唱歌的法规时,瓜瓜同学怎么不说那是恶法呢?身为一个重庆人,连哼哼个小曲儿的权利都没有,想想就让人觉得活着很累。

 

诸如此般的小事,瓜瓜同学都理不清,你们说不好笑吗?

 

这三叹薄熙来书记大人,是因为在明镜看到了他在201222日,在重庆市委扩大会议上的一个讲话。

 

要说这个讲话,还真是值得人感叹,尤其是在薄书记仕途嘎然而止的时候。正如同我们新中国人从小接受的教育一般,几乎能印在白纸上大张旗鼓宣扬的,都会让人感动、感叹、心向往之。只是再好的谎话听多了,也会让人感到腻歪。画饼不能充饥,几乎已经成了改革开放以来所有不脑残的人们的共识。共同富裕也好、当初毛爷爷承诺的耕者有其田也罢,我们既然在当初把地富反坏右们都砍了头也没能做到,今时再靠了将那些黑头目打一打、唱唱红歌儿就能实现得了吗?再者说,共同富裕的概念,也是很违背人性的吧?即便是老百姓肯接受,党真的肯将所有资产均分给天下大众的吗?均财产都做不到,说什么共同富裕,难道不是梦呓吗?

 

此,便是某的三叹薄公也!这正是:

 

再笑薄子叫瓜瓜

生于中国走天涯

身在欧美不思蜀

怎知人民为谁悲

 

三叹薄公忧患识

共同富裕成梦呓

西式民主太腐朽

社会主义五不搞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