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已有 492 次阅读  2012-03-19 20:09   标签薄瓜瓜  薄熙来  顾晓军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一觉醒来,上网、发现顾晓军先生的“最新闻”,说今夜有大事发生。啥大事呢?老东西(呸呸,请顾先生原谅,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俺能做到的话)没说。

 

看看百度新闻,亦睡的死猪一样,也看不出兆头。什么宝玉、法拉利、爆竹声的,至于那么紧张?倒还不如俺这没经过啥历史的,毛泽东死了咱不哭,亲爹爹死了也没哭;中国排球五连冠咱没砸盆子摔碗上大街折腾,四人帮倒了也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老百姓过日子,离着那中国海远着哪,操那心做啥?

 

虽然还想依照自己莫须有的惯例不惊不慌,却到底是上了岁数也有了后代的人,心中竟然也会生出一些些的期待了!自己已经半生入土,多么希望孩子们能不像父辈一样,继续过一种只有希望、没有指望的生活啊!

 

法拉利有啥好的呢?已经是大富大贵了的人儿,为什么都喜欢用那些个爱马仕、豪华跑车啥的洋货装点门面呢?想起自己当初人模狗样、口袋又鼓的难受时,偏偏要把那山东首家五星级酒店当了杂货铺,短裤、布鞋的就那么走来走去,那些漂亮的迎宾小姐不也只好捂着嘴傻笑?

 

真是搞不懂这世人的心。要是当年戴安娜王妃不坐在防弹又抗撞的奔驰车里,还会撞死吗?石三生还是喜欢那红楼梦里的贾宝玉:美人儿都簇拥在温柔富贵乡里,喜欢谁,就抱来亲亲。没有了法拉利的时代,也就不会有啥车震的危险了。

 

唉,真是法拉利中死,做鬼也风流啊!好了,闲话少说,在等老东西的最新闻出现之前,还是继续自己的话题。

 

这三笑薄瓜瓜,因为人家的公开信就那么两封,为凑文字,就搜索了一些他的奇闻轶事。你别说,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只配打洞。瓜瓜还真不只是叫瓜瓜,不但长的相貌堂堂,玩儿的也相当潇洒。就看百度上他一会儿与陈云元勋的孙女帕托,西藏一游,警车鸣锣开道。一会儿又说与陈晓丹拜拜了,喜欢上了洪博培大使家的千金,吃个饭一身名牌行头不说,还要配上座驾法拉利才行。还有啥夜店照啊、当街撒尿啊啥的花边趣事就更不用说了。

 

这其他的事都好理解,只是有点儿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开着法拉利去洪大使家?传说:那洪大使喜欢亲自骑着自行车上菜市口买白菜土豆。生活这么抠搜的一个人,那家庭宴会再奢华,想来也不过千八百块钱的事儿。你说你开着那么豪华的一辆跑车约会,是不是有点儿以咄咄逼人之势?再说了,人洪家也是美国财富榜上有名的主儿,在人家面前摆阔,就不怕有关公门前耍大刀的嫌疑?

 

更好笑的,是如此喜欢回乡随俗的一个人,居然还写了本英文专著《还有不同》。会有啥不同呢?难道是封建社会只有老爷上轿才能鸣锣开道,到了如今,就成公子哥儿谈情说爱,都要动用国器护卫了吗?

 

当日石三生被秘密审讯,自己就跟他们说:你们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大街上抓抓强盗。人家回答:那些事儿自然有别的警察去管,我们只管你的事。好嘛,感情别的那些警察们是忙着去给人家当电灯泡去了。怪不得,有个广州老人著文,怀疑咱已经成了个贼的国度了呢。警察们都不务正业,贼岂有不趁机嚣张的道理?

 

薄瓜瓜同学果然也是深得革命优良传统:说、做到底是个不能合二为一的人啊。感觉他就像自己在那儿演双簧一样,能不可笑吗?

 

四叹薄公薄熙来,就想起了王立军案发时节,他悠闲地在昆明滇池喂鸽子的新闻。鸽子者,和平的象征者也。和平却到底不是和谐,和平之取得,必定需要经历战争。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是上策。如那赵匡胤黄袍加身,兵不血刃,亦能坐了江山、美名也能流传千古。但翻翻三千年历史,哪里来得几回陈桥兵变呢?兵戈一起,莫不是中原逐鹿、黎民涂炭,究竟鹿死谁手,也就唯有天意可揣摩了。

 

吾师顾晓军先生曾言薄公错走了两步要命的棋。石三生不懂兵法,对棋局亦是喜欢随兴而为,从不肯多费一点儿脑细胞思考三步、五步以后的事。古人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任你千般琢磨、万回思量,又如何逃得过一个天意?

 

这正是:

 

三笑薄家少年郎

陈洪两家交际忙

才绝陈家重千金

又交大使博培女

 

 

四叹薄公难英雄

唱红打黑理不清

陈桥黄袍世无双

鞭炮声中枉断魂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