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已有 343 次阅读  2012-03-22 05:20   标签薄熙来  博客中国  乌有之乡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三月二十日,偶因心血来潮,就跑到乌有之乡注册了一个博客。想发文时,却被告知密码错误,无论自己再怎么折腾、都没用。正折腾中,忽然明白了一年来始终令自己郁闷之极的问题:以己之微末,何至于惊动了中宣部、安全部两大与自己毫无交集的部门联合封杀?

 

什么茉莉花啊、什么上街散步啊、什么钱云会案啊,原来都是障眼法、是顾晓军先生所谓的弥天大谎。

 

说自己一直郁闷、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也会被秘密警察弄去背书。原因只有一个:你看那真涉案的冉云飞、艾未未,一个被关了三个月、一个被失踪了81天,但他们的博客都未被封杀,石三生其他的博客也未被封杀,唯独被博客中国封杀了个干干净净。更为蹊跷的,那次封杀规模之庞大,堪称史无前例,如顾晓军、杨恒均、李悔之、木然、钱文军、东野长峥、陈行之等等,都成了某的陪绑者。不但规模空前、阵容也堪称豪华。相比这些名声斐扬的诸君,石三生只能算是个小卒子。可怪事又来了:即便是民评官的发起者顾晓军先生的博客,也未做全部删除。其他那些人更是早早返回家园,名依旧、文照发。只有自己的博客不但被全部删除,而且连“石三生”三个字都成了违禁品。够让人纳闷的吧?

 

为此,自己郁闷了整整一年啊!期间偶尔从新闻中看到那中宣部部长刘云山、看到那主管意识形态的李长春大人时,就纳闷:这样的大人物、八万杆子都打不着的,怎么就跟我石三生有了啥关联呢?郁闷之极,就恨自己没有孙猴子的本事、可以钻到电视里当面问问刘大人:草民到底是哪儿冒犯了您老人家?

 

这个谜,终于在注册乌有之乡时、不解自开。只是晓得了谜底时,早已物非人非。惟剩感叹那句害人终害己的老话又一次得到应验了。

 

公元2011218日,石三生写下了《致乌有之乡钓鱼岛岛主:请允许我找代表》一文。正式接受乌有之乡博主钓鱼岛的挑战(今思之,可能说是劝降更恰当),对文化大革命的是是非非进行辩论。在钓鱼岛岛主先生的篇《赞“右派怪才”石三生 惜“右派怪才”石三生》一文中,他给予了石三生相当高的评价,除了某对于文革的“错误认识”。钓鱼岛先生说:“如果我没看错你是艾国民的话,你应该三思了。当然,我绝不相信,你这么快就缴枪投降,或者立地成佛,那我会觉得不太适应的。最好是有机会,咱能在一起好好的来一个大争论,时间、地点、人物,全可由你定,我定当赴会!”

 

自己真是愚蠢啊!现在琢磨:钓鱼岛先生所谓的“大争论”或许压根就没有笔战的意思,更像是要煮酒论英雄。只因自己对“时间、地点、人物”的误会,竟然错误地认为他是要搞百家争鸣的大讨论、大笔战。自己那篇文章发表后只数日,博客中国开始了那场叹为观止的的大整肃。

 

此时,去查钓鱼岛岛主先生的资料,他的乌有之乡博客已经死链接、毛泽东旗帜网也是到去年11月就不知所终了,汇总一些零散的资料,只知道他是重庆人、知道他是力挺薄熙来者、好像还不是“一般”的人。一年之前,有几个不是力挺重庆唱红打黑的呢?九常委都多有人趋之若鹜、又遑论其他贩夫走卒了。

 

今天想来,历史的误会与擦肩而过的机遇是多么令人惋惜啊!如果我们国家有言论自由,如果那时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争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还至于发展到今天这种难以收拾的地步吗?要动用多少资源、耗费多少真金白银才能了结呢?

 

当日,到底是谁下达了封杀石三生的指令,又是谁的黑手抹杀了言论自由、阻挡了民间思潮的争辩,以至于要让国家都为此蒙受巨大的损失呢?是中宣部吗?

 

我可怜的祖国啊,到底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才会明白那些半原始人、开明的封建帝王都明白的道理呢?人民的嘴巴若只能用来吃饭,与猪猡何异?

 

值此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被强力狙击之时,除了那些毛左派需要重新思考,所谓的右派大本营--博客中国不需要反思吗?中宣部以及那些主管意识形态的权贵们不应该反思吗?难道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从一言堂、从给民众洗脑开始吗?

 

附钓鱼岛岛主文章《赞“右派怪才”石三生 惜“右派怪才”石三生》链接

http://w.wyzxsx.com/html/wangyou/old10/2011_01/83666.html

附石三生《致乌有之乡钓鱼岛岛主:请允许我找代表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每次打开百度输入石三生的时候,都不得不看一眼《右派怪才石三生,惜右派怪才石三生!》字样。鄙人非常感谢钓鱼岛岛主为作此文废掉的那一壶水,可惜在这虚拟世界还传递不得什么物质,不然,我当挖一口井回报您。

对岛主的谬赞,石三生自愧弗如,盛情之下,既然拒绝不得,就暂且心领。对先生提出的论战,说句实在话,辩古辩今都没问题,唯独对这近百十年来的历史包括您热爱的文化大革命,因为一直心存芥蒂,看也懒得看,是想也懒得想,所以只是一些皮毛的见识。况也不曾见过什么真史,又当时只是一稚童,看法既不深刻也怕会有失偏颇。若徒然应战,一怕委屈了岛主的高才,二怕被世人耻笑石三生不自量力。故此,想请岛主宽宥一下,允许石三生找一个代表,这可是我第一次找人代表啊。辩的赢辩不赢,石三生都会视为己出,绝不赖皮。

石三生这里先冒然动议,本想是请岩石藏巍巍老先生,虽只有一文的交往,对岩石老先生可谓佩服之至,可他因身体不适,正挂博休息中。因此就冒昧地请博客中国的另一位作家卜荣华老先生。每每读先生的文章,受益也颇多。自觉先生对文化大革命应该既有切身的经历,也有对那段历史深刻的参悟。岛主既然要搞辩论,自然是不但要以理服人,更应该用事实说话。如此,方能让人心服口服不是?

说实话,在落户博客中国之前,石三生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从小不喜欢排队练体育,故此常常左右不分。直到被顾晓军先生打成右派,后又见文后大家一会五毛、一会左左、一会又右右的乱叫,这才知道原来这网络世界还有这么多乌七八糟的派别。石三生从文,原本简单,就是依雨果先生言,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不公不义,还有龌龊横流,我的文字就有存在的价值。以鄙人的看法,不管哪一个派别掌舵,这个世界在一万年之内估计都无法彻底消灭黑暗和龌龊。人类所能做的,就是应该选择一个相对比较好的社会形态,这也是我向往民主,向往自由的根本原因所在。

对文革、对毛本人,说实话,我的看法从略微懂点事开始就很偏激。毛泽东也许是你们大家的伟人、大救星,但却是我们家的丧门星。在他老人家的一手挥霍下,我的母亲家破人亡,不得不在少女时期就违心嫁给了我的父亲,他们在一起苦了一辈子。我的母亲每每说起来,都会泪水涟涟,她的祖上有点钱,但却是周围数得着的善良人家。毛的革命,谁知道害死了多少好人?我的母亲是我在这世上最敬爱的人。因此,让我带了这爱和恨去跟您讨论毛乃至毛的文化大革命,只怕除了偏激还是偏激,无法理性地对待一个伟人不是?

就暂且说这么多吧,如蒙岛主应允,感激不尽。至于地点,还是两个网站同时进行,如此也热闹。不管结果如何,通过辩论,若能让我们彼此更理性地看待这一段最近的历史,相信并无不益之处。

 

博客中国专栏作者石三生敬上

2011218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