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已有 411 次阅读  2012-03-27 20:32   标签雷达  顾晓军  政改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重庆事件全面爆发以后,大概国人最热衷、热议的话题,就是政改了。在周永康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论出台后,温家宝总理显然已经没有所谓的文革、封建意识的阻碍。他呼喊了十数次的政改,已经没有了任何借口。更显然的,是胡锦涛总书记当然代表着“党中央”、是党中央“高度”的决策者。

 

此时,在百度搜索,可以看到中国新闻传媒联合会网站上,已经贴出了《中国各方关注温总理有关政改及重新评价六四建议》,说“传北京要政改平反六四 模拟日本体制容党内分派”。尽管中国的新闻早已经失去了恪守真实的诚信原则,让人无法再过多的信任。可病来如山倒、不得不投医。中国社会是否能走向民主,终于在一个不以党的意志为转移的重大契机出现之时,迎来了一缕可以期盼的曙光。

 

那好,如果这真是中国社会将走向民主的一个征兆,就让我们挺身而出、沐浴一下这将来临的光芒吧。

 

既然谈政改,除了“六四”,自然也绕不过去“民主”这扇门。在雷达先生的《对当前各种思潮与理论的观察》一文中,将当前社会的民主意识划分成了三个派别:第一派别自然就是人们所熟知并被吴邦国委员长以“五不搞”针锋相对“西式民主”。

 

雷达先生说:“一种是多党轮流普选民主的政 治制度,主要以激进的西方民主派顾晓军和已经进去了的刘晓波为代表,包括早期的方励之等,其中尤以刘晓波殖民300论甚至声称要做带路党 方式最为激烈和不择手段,但这都不影响我们对其本质的判断,即要求破除政治垄断和实行公民普选公决式的民主。”

 

雷达先生自诩读了大量的时政评论和论文,对各家各派的理论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却没能读明白“顾晓军主义”关于民主的理论创新,早已经逾越了刘晓波式的“殖民三百年”的理论,已然自成一派。雷先生如此划分派别,岂止是糊涂?

 

第一、顾晓军主义的民主不是西式的精英主义民主,也就不存在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

 

在《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中,他明确阐述了顾氏民主的概念:“是一个民众意志、思想家、总统之间的关系理得比较顺畅的大民主的大时代――思想家,应有通畅的发表思想的渠道;民众,应有顺畅的表达意见与意志的通道。而总统的采集思想与民意的系统,也应该是高效的。”

 

在顾晓军主义中,总统已经成为了一个民众的真正“公仆”,没有了雷达先生所谓的成为西式民主中精英主义代表的可能,自然也就不会有沦为“金融寡头”的风险。

 

第二、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是平民主义的民主,是中国人自己创立的民主概念。他早已超越了刘晓波的“殖民三百年”的歪论。无殖民,自然就不存在所谓的带路党。

 

在《平民主义民主才是中国的出路》中,顾晓军先生阐述平民主义民主与中国的关系时说:“从世界经济的角度来看,重心在向亚洲转移;而从世界历史的脉动来看,中国有一次领导世界的机会。我这么一说,也许中共和民族主义者们要高兴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所谓领导世界,就是拥有自己的、具有输出意义的社会模式。如,大英帝国时代,输出炮舰政策。二战以后的美国,输出民主社会模式。中共能输出什么呢?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实际上是变相的极权主义;所以,被热爱自由的人们抛弃,被反极权的民主社会的普世价值观所取代与淘汰。况且,具有输出意义的社会模式,必然与最近的输出模式是同一方向的,且具有一定超前意义的。那么,也就只有平民主义民主了。”

 

而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论,源自他对香港殖民一百年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错误认识。且不说二战后划分在美国占领区下的德国、韩国与日本的民主进程都不过几十年。就连台湾转型民主社会的时间,也仅仅才二十多年吧?或许爱之深必责之切,这就是刘晓波们甘愿做带路党的原因吧?其实,带路党又有什么不好呢?共产党自身,不也是带路党?

 

第三、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具有前瞻性、渐进性,具有可实际操作的可能性。

 

在《中共一分为二的可能与益处》中,顾晓军先生针对当前社会的突发现实,提出了中共若一分为二的三个可能与两大益处。充分考虑到了中共目前的实际利益,也兼顾了民众的长远利益。温和渐进,避免中国社会走向动荡。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已经超越了刘晓波们的带路党理论,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理论。

 

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充分认识到了马主义、毛思想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斑斑劣迹。对诸如重庆文革时的极左思潮具有强大的遏制力。在重庆事件发生后,再反思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思想,自然不难发现其具有的现实与建设未来的重要意义。

 

既然顾晓军主义的民主学说是如此不同,雷达先生为什么还要偏偏将其划分到“带路党”一派呢?尤其在当下中国政府一再强调要奥巴马总统尊重我们的“国家利益”之时,雷达先生故意将顾晓军主义的民主歪曲成“西式民主”,难道不是有意在制造“敌我”矛盾吗?

 

刘晓波老矣。“殖民三百年”也好,“我没有敌人”也罢,其于今天所能见的荒谬甚至都无需再去分解,一阵茉莉花香,刘氏理论便不攻自破了。

 

民主固然是天下大势。但我们有自己的国情,需要有自己的思想家。顾晓军主义的平民民主有借鉴、有融合,取长补短才会有超越,这不正是中华民族引以为自豪的文明之源、之动力所在吗?

 

当然了,如果所谓的北京纷传政改是一个烟幕弹,雷达先生的误读谬判也好、顾晓军主义的平民主义民主也罢,都是扯淡。即便真的要“一党独大,但允许党内分派” 。至少要像顾晓军先生所说:解严、开放禁忌。允许别人参政、议政才行。重庆事件,不就证明了党内有派也是枉然吗?

 

要我说,中国真的想政改,先把人民嘴上的封条撕去了再说。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