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已有 416 次阅读  2012-03-29 19:56   标签艾未未  顾晓军 

再谈艾未未不想去国背后的隐情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未看驭民宝典先生的回帖前,读到山寺仙妖的《民主的社会与自由的个体》一文时,就感觉到了她文中的揶揄或叫做隐喻的成分。她的这种成分恰好也被雷达及驭民宝典先生读了出来。

 

但,山寺仙妖这文是需要有一个前提的,即先“民主的社会”然后才能谈到“自由的个体”。政治虽然也是生活。但生活却不都是政治,尤其是一件“风衣”所能涵盖的意义与“自由”相去甚远。在讲完一件风衣之后,她说:“我便回想到顾晓军所描绘的公正、良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价值观,想到了他的老百姓主义,想到了他曾提出 网络大民主的设想,想到了他批判中共,批判美帝,批判刘波波,批判魏京京,批判司马南,批判韩寒,批判李承鹏,批判艾未未,批判李悔之,批判杨恒 ……你不能用一个像形容刘波波的一样单薄的词来形容顾晓军的思想,如果真要对顾晓军进行概括,那就是创新。他不停的学习,不论是作文内容,还是传播 方式。”

 

正是这一“创新”说,就被驭民宝典先生发现了。其实,山寺仙妖的的“风衣观”早在顾先生刚开始批艾未未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如此了,或许她是出于“孝顺”、或出于对“风衣”的布料也拿不准。就也始终没拿出个像样的理由来,只是一味地坚持着一种女人们独有的“固执”。她的这固执,倒是与那倾国倾城的张爱玲有的一比。

 

说实话,当今社会,要想真的跟上顾晓军先生的思维,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他发表了《一个弥天大骗局》之后。你要是认为他那文纯属扯淡,自然就没啥好说的;你要是相信他说的很有道理或者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理解他或许会变得容易。但,你还是会落下半拍甚至更多,其根由,还在于顾先生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洞见小说化、有些局他即使知道些内幕也不能或不敢说破。这从他的关于花痴案的《秘密树洞》与《一小截油条》中,可以咂摸出一些味道来。

 

在继续谈论下去之前,讲两个小故事:

 

一说一个科学家一直在研究一只猴子,为便于偷偷观察,科学家在门上开了一个小洞。偶然有一次,科学家观察完将要离开的时候,一回头、发现那只猴子正通过门洞注视着他。。。。。。

 

二说去年的夏秋,妻子喜欢上了钓鱼,自己也就常跟着在一边凑热闹。有两个有趣的发现:一是在一个地方不能钓的太久,久了鱼儿便不再肯上钩;二是越是大的鱼便越是不肯轻易咬钩,它会采用顶或轻轻一咬就撒口的方式,一直把鱼饵给吃了去。人钓鱼,鱼也在用自己的智慧逗人玩儿。。。。。。

 

曾经轰动一时的上海钓鱼执法案,你千万不要把它看作是一个个别现象。大上海在很多时候,都不仅仅是作为一个中国的经济中心来存在的:

韩寒原产与上海,艾未未上海的工作室被强拆、北京因房地产纠纷上长安街游行;

艾未未挺韩寒,孔庆东骂南方报系汉奸挺南方报系捧出来的韩寒为“文学大师”。

 

石三生说过,中国的民主没有左右只有欺骗。左与右需要一个融会交接点。即使是在左左与右右们之间,也会内讧、也会狗咬狗。周瑜打黄盖,未必只是给曹操看。中国人,三千年的文明史早已证明了:对自己人有时下手更狠。利益与争宠是一个永远都不会落幕的话题。

 

关注艾未未,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他像陈光诚一样做了很多只赚喝彩没有实际意义的事情。杨佳被毙是必然的事,他以前的所有的努力和上访都不可能成为逃脱死刑的理由。参与此案的刘晓原心中很清楚、艾未未好像也很清楚。感觉他们就像超人,试图用一只手去托起倾倒的大厦。明知不可为而偏要去为,真君子乎?真英雄乎?在蚂蚁绊倒大象的故事中,蚂蚁除了博得人们的喝彩,还能有什么实在的意义呢?

 

艾未未关注的杨佳案如此,为他赚到国际声誉汶川大地震死难学生调查不也是如此吗?很有意思的,是那个也与他一起关注512大地震的谭作人早在2010年就成了阶下囚,第一辩护律师居然也是艾未未如今的代理律师---浦志强。当今中国,进入石三生视野的名人屈指可数,但却都是那么惊人地相似:李悔之与冉云飞是好朋友,李去四川与他一聚会,第二日,那冉云飞就去了牢房。李悔之却啥事儿都没有;艾未未与谭作人做一样的工作,谭进去了,艾没事儿。当然了,人家法院判决的罪名是说谭因为涉嫌为“六四”呼喊什么的。为什么天府之国里会有那么多的“颠覆”匪呢?

 

世人既然都认可艾未未为四川汶川大地震做的遇难学生调查是出于爱心。那好,请问艾未未除了利用他所作的毫无意义的调查换取了巨大的国际声誉,他为汶川捐了多少钱?为什么一个不会对真正的苦难捐款的人,却会呼吁全民为他捐款、去抗税?你如果自己有脑袋,难道就不会将这些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去思考吗?

 

已经GDP 世界第二了的强大中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去做一些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恶作剧?那陈光诚,做了些什么狗屁事儿,值得美国国会都掺和、值得世人要纷纷去响应呢?就没人感觉这很像一个局、一招虚棋吗?那墨镜姑娘独挑司马南,为的不就是艾未未与陈光诚吗?

 

顾晓军先生的《对几个局部的复盘》真的很值得用心去读。那骂者多为懂了的;那不作声的,可都能领会的吗?陈光诚可是当初与温家宝总理一起登上的《时代周刊》的,温总连上海的周立波拿他开涮的事儿都知晓,会不知道轰动世界的陈光诚案?石三生相信温总肚量再不济,也不至于拿一个瞎子出气吧?

 

艾未未在德国的《世界报》里说:“在关于伦理和社会正义的争论和辩证当中,德国始终扮演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角色。德国的公众觉悟和公共舆论、政界和商界所表现出来的理性支持,是今天维护普世价值和社会公正的重要的力量。我希望看到德国在今天的社会变革这个重要时刻仍然能够坚持这种立场。”

 

是啊 ,德国人的觉悟当然是很高!德国之声专门提供余杰的《影帝温家宝》,美国国会最关注与温总同榜的陈光诚。德国力挺艾未未,失踪复出之后,柏林艺术大学立刻授予给他个教授。美国力挺韩寒、关注陈光诚。不但要让韩寒上时代周刊、纽约时报,还要赠送韩寒与艾未未各一顶思想家的高帽子。

 

世人都知道中央政府一贯与美国、德国交好,德国的大众、美国的通用,都在中国赚的盆满钵满。是谁在极力营造中美、中德之间民众的敌意呢?你是否会感觉咱这中央政府也脑子进了水?

 

玫瑰花都送给人家了,偏偏舍不得那一根刺儿?

 

谨作此文,一作为对驭民宝典先生的跟贴的回答;二特为山寺仙妖的“固执”做一个诠释耳。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