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已有 440 次阅读  2012-07-30 02:45   标签北京  天津  什邡  启东  南通  王子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

 

盛世中国,判断一起社会事件的性质,不问事、只看参与的名公知们怎么说,基本可分晓出个是非来。公知们救场的,一般都是人祸,邓玉娇刺官、钱云会普交、什邡鉬铜项目等莫不如此。今天的启东事件,十有八九也是一场人祸----人造的维权胜利之祸。

 

正如同什邡鉬铜项目事件紧紧呼应天津大火的发生时间一般;启东人民奋起攻陷政府的壮举,也恰恰发生在首都北京二次改口、因721暴雨死亡77人之后。除了这四起大事件中,被呼应的北京与天津都是直辖市外,什邡与启东则同是反对污染的维权事件。一个是以吊毛社会经验都不具备的中学生为主力军;一个是正好发生在大中学生们的暑假期间。当然,最他马奇妙的,是这两起维权事件,都是旧事重提,都是子虚乌有的污染源。

 

启东维权事件之伪,在看到市民们缴获的战利品中有避孕套时,已觉异样。后看到海外爆出苏州增援武警发生大桥车祸后,更吊起了自己一探究竟的兴趣:快车道上的武警车队,能加塞进去民用车,着实罕见,让人甚至怀疑起那肇事加塞的司机大脑有问题了。跟执勤武警抢道路,这不是作死吗!

 

当然,细微的破绽还不足以证明启东的维权事件是一场秀。待看到人民网的一篇报道中,有“27日,有媒体刊载报道称,日本某纸业在华工厂污水排口在江苏启东,并直排上海水源地青草沙水库”字样后,已经可以断定启东反排污事件即使不是为北京大雨做掩护,也必是包藏与排污问题完全不相干的阴谋了。很简单,青草沙水库位于长兴岛,而排污口在另一面、百公里外的启东黄海。南通王子纸业的污水若想直排青草沙水库,势必要再从启东排污口开挖一条百多公里的水渠才成。不然,那污水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难自己从海水挣脱出来、然后围着那半岛绕一圈,再逆着长江倒灌到青草沙水库中。再脑残的人都看得出,海水若能倒灌进青草沙水库,那只能是间接,绝不会是“直排”。

 

最扯淡的,是南通市政府当局,竟然对如此一则脑残的信息大费周章的辟谣。说什么“南通市大型达标水原拟设排海口在启东塘芦港外海,与位于上海长兴岛的青草沙水库有近百公里。”丝毫没有怪罪媒体无中生有的造谣。在前期的文章中,石三生已经提出了一条定论:凡是以脑残的方式攻击政府者,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真的智力障碍。而攻击者如果是“公知”或“国媒”,则一定不会是智力问题。这一定论,在启东事件中同样适用。

 

好,文章至此,我们不妨来看看韩寒与李承鹏这两个在什邡事件中奋勇跳梁的二百五怎么说?

 

启东事件后,韩寒小儿发表了一则微博,说:“这是老周和文子在启东发来的照片。市政府沦陷,国家机器克制,项目永久取消。市长上 衣被扒了,但只要秋后不算账,他还是比那些穿戴光鲜下令用暴力镇压的官员有尊严。希望启东人可以见好就收,更奉劝其他地方官员,不要见坏才收。作为共饮一 江水的上海人,赞美和感谢启东人民,其中包括启东人民政府。”

 

大眼贼李承鹏则写了一篇狗屁不通的《一件衬衣的感动》,开篇即说“启东市政府不与民意沟通,不顾市民屡次和平上书,仍坚持上马日本王子造纸项目,导致市民万人上街抗议,冲突中扯下市长衬衣并冲进市府办公楼……为避免事态扩大,经上级领导同意启东宣布停建该项目。”

 

韩寒与李承鹏这两个二百五,眼里言里,都是如同在什邡事件中一样,伪善地为伪造的民意鼓掌。李大眼更是连事实都没搞清楚,伪造出一个“日本王子造纸项目”。造纸是造纸,排污是排污。启东就算不再建设“该项目”,又如何能叫停早已在2010年就投产的王子造纸?///的这不是跟污水要绕启东岛大半圈、然后逆流“直排”到青草沙水库一个逻辑吗!

 

可笑韩寒小儿,竟然会搞不懂这排污口当真排到黄海中,才应该感谢启东人民政府;停建排污口的代价,就是只能任由王子纸业,将污水“直排”进长江里。而韩寒小儿与共饮一江水的上海人,也只好自骗自地继续引用那号称优质水源的青草沙水库之水了。

 

【石三生 2012730 星期一 15:16 延边·山中】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