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已有 306 次阅读  2012-08-24 17:02   标签  无名氏  故事  顾晓军  诺贝尔  公正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十

 

一直希望有顾晓军先生的本事---能用通俗的语言,写出韵味浓厚、富含哲理的故事。然终究是天资愚笨,又加之自身多事之秋,连书都不耐烦读。即便是已经皈依向学,怕也是再也学不来了。

 

自己虽学不来,却喜见有无名氏的《听爷爷讲故事》颇有顾氏之风。只用了区区不足500字,就将一个大好的明天与往昔的峥嵘讲的活灵活现。所谓的故事,竟然没一件实事、也无连珠妙语。读来却引人入胜、遐思万千。

 

只是一个近于荒诞的小故事而已。却早已有人跳脚骂街;有人击掌赞赏。若放在五年前,哪怕是一年前,石三生虽然不会气得骂街,但想必会一笑了之:笑吾师痴---念念不忘诺贝尔奖;笑世人白日做梦---16年之后的“平民主义社会”来的太快了点儿,是御和谐号动车而来的吗?

 

但文学的魅力就在于此,亦真亦假、如梦似幻。记得还在百度时,多有网友知道了石三生的故事之后,疑问:“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行,就算了!”(题外话,百度虽恶,但百度空间网友却多注重情感)。记得当时自己回复最多的,就是“人生的遭遇既然躲不过,就只能抗下来”。在关心者啧啧称奇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说出心里的话---人生不能没有梦。

 

还记得自己大约167岁时,正读中专,有一次物理考试没及格(其实当初在高中与中专之间最终选择了那国家还每月补贴几块钱的中专后,就对数理化突然失去了兴趣)。那天考试时,是个几十岁的女老师,好像也不漂亮。忘记了当时是怎么学的?反正试卷一到手,发现有太多的不会。以自己以往的脾气,不会也要蒙一个答案上去。可那一天,自己选择了放弃。然后就拄着笔、眼看着试卷,任由自己的思想天马行空、入到虚无缥缈的幻景里去了。一直到下课铃声响起,才回转到现实中来。之所以记得这一次,是因为平生自己只在那一天、做过唯一一次白日梦。那一天梦到的竟然是太虚幻境。而红楼梦,自己直到67年之后才第一次读。

 

也好像正是那一梦之后,自己学会了逃避现实。而真正成年之后逃避的方式,一是中断了自己仕途的“先于领导饶恕自己的过错”;二是先于现实给自己一个“如梦”的结局。这,也正是《听爷爷讲故事》能让自己欣赏的原因:大家一起来做个“梦”。梦到美好的明天,梦到作恶者的下场。

 

被新中国斥为万恶的旧社会的民国朝,人们却并不恶。我的母亲以及母亲的母亲,都是迷信之人,她们都相信好人好报,恶人会下十八层地狱、油煎火烧。所以,她们都选择了一生不与人交恶。虽然这新旧社会都是如此令人憎恶:母亲的母亲,最终死在她儿子---一个村干部手里。死后,脖颈上的勒痕清晰可见;母亲,也死在自己的儿子手里。死在自己的儿子与共产党政府---潍坊市委书记许立全等一干被告争讼的恐吓中。

 

正可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人生的梦往往是如此残酷,一次又一次地将现实碾的挫骨扬灰。但,我们还是不能没有梦。不正是因为有了对美好梦境的渴望,人类才亦步亦趋地摆脱了现实的困扰,走向了更为美好的明天的吗?

 

今天,不也是昨天人的梦吗?不就是顾晓军先生所说,是昨天、前天的人们的“梦呓”吗!

 

好在无名氏的明天并不遥远,只有16年而已。今天的人们,只要不遇到秦皇岛迷雾河大桥一般的车祸,不遇到安徽长江里那等只有半分钟逃命机会的沉船事故,不遇到佳木斯火车直接在站台追尾撞击等等这类不可预防、万难设想的事故。应该都有机会活到那时,亲身经历故事中的顾晓军先生登上诺贝尔奖领奖台的日子。

 

当然,诺贝尔奖是无关紧要的。虽然顾晓军先生的诺奖注定了要分给我一份。正如之前有网友在自己文后跟贴:“相信诺贝尔和平奖会带来和平。无异于脑残”。是啊,君不见,同是诺贝尔奖得主,中国的刘晓波与缅甸的昂山素季。人家缅甸已经宣布废除新闻管制、言论自由了;咱这新中国的刘三(顾晓军语)还不知在谁的牢笼里做春秋大梦呢!也或许,人家的大牢只是个梦境也说不定呢。

 

但,不论善恶,梦是一定要有的。恶人做噩梦;好人做好梦。

 

【石三生 2012825日星期六 05:38 中国】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