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问时代周刊:为何没有中国的思想家?

已有 244 次阅读  2012-11-15 21:21   标签时代  center  思想家  style 

问时代周刊:为何没有中国的思想家?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四十三

 

看到TIME100中,竟然还划分了五个类别,其中一类是“Scientists & Thinkers”,很是意外。而更意外的,是位列《Foreign Policy》“ TOP 100 Global Thinkers”的中国思想家们,无一例外地都被排除了TIME100Thinkers之外。

 

照说,TIMEForeign Policy均为美国著名的刊物,若什么奥巴马总统所说的“普世价值”当真存在。这两份刊物至少应该有差不多的价值观吧?尤其都是以美国人的眼光看中国,怎么会产生如此大的不同呢?

 

很显然,以美国人TIME的眼光看,韩寒不过是一个“Artists & Entertainers”人士;而以美国人Foreign Policy的眼光看,娱乐界的韩寒竟然就是一个全球顶级的大思想家。你们说,这不是扯淡,是拿中国人寻开心吗!更荒唐的,无论是《时代周刊》还是《外交政策》,其入选原因都与什么韩寒的博客点击率攸关。若以此论,TIME Foreign Policy的编辑们是否都瞎了眼?就是在新浪,博客点击率最高的也不是韩寒,而是些股托儿啊!是不是这些券商的托儿更应该入选TIME 100TOP100 呢?

 

于上,石三生我也想到了:时代周刊之所以没有中国思想家入选,很可能就是因为自身的局限,没发现中国有真正匹配“思想家”的人。既然如此,我何不再次向TIME推荐一下连拥众八千万的中共都畏惧到寝食难安的大思想家---顾晓军先生呢。

 

首先,不得不承认,TIME的选择是对的,中国体制内就不应该有思想家。因为傻子都知道:中共是以德国佬马克思的主义为思想起家,建国后再怎么特色,都未能摆脱马主义的紧箍咒。如此,怎么可能还有什么自己的思想呢。如Foreign Policy把韩寒、艾未未之流遴选为思想家的做法,除了荒唐之极,实在没有别的词语可形容。中国要么没有自己的思想家;要有,也只能是在体制外、主流社会之外,或者是在中共抛弃了马克思主义之后。

 

而体制外,唯一能有自己的思想体系(涵盖新哲学、政治学、经济学、文学),不但理论上高瞻远瞩,现实中更可经得起颠簸的,只有“顾晓军主义”。

 

顾晓军主义有多深刻,其备受诘难甚至是死亡威胁的《谁启动政改就支持谁》,如今已经成了百度头条中共十八大专题中的《政改将不畏风险所惧》。尽管中共这番仍免不了忽悠的成分,但终究是意识到了风险,不再支支吾吾地只想着稳妥了。既然毛泽东建国时就许愿中国人民最适合民主。还继续大权独揽、置人民利益于不顾,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中共的“政改将不畏风险所惧”,不也印证了顾先生在《揣测十八大》中所说:“还有一个决议,那就是政治改革(不单列,成为十八大报告中的一个部分的可能较大)”吗?

 

顾晓军先生的思想博大精深,既忧国又忧民。在海外民运一叠声地隔岸观火地叫嚣什么“中秋起义”之时,奋起斥责///的们不想伤了自身毫毛,却妄想着蛊惑大陆的人民充当其炮灰。顾晓军主义以人为本,认为“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中国不是不能革命。中国革命,不是革人头,而是革思想的命。“中国革命,是境内的网友们,能毫无顾虑、人人都可以参与的革命”(见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八百二十一《中国革命》)。

 

“顾晓军主义”自2008年岁末启航,在风云际会的2012年崭露出其举世无双的智慧,其5月末一文《预测中共十八大的七常委名单》,在全世界涉中媒体中引发了轩然大波,不但直接导致发生在3月份的北京法拉利车祸易主,更是惊动了前国家领导人不时以假露面的新闻来消弭其“负面”影响了。

 

且不论顾晓军主义的是与非,只以其一人一文能牵着全世界媒体的鼻子走。这般的影响力还不足以进入原本也不分善恶的TIME100、乃至TIME100中的“thinkers20人之中吗?

 

面对中国如此一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估计:Foreign Policy原本是双月刊,尾大难掉头、迷途更难返,很难在TOP100 中搭上这一波影响深远的思想革命了。

 

TIME是周刊,又有TIME Asia版,出版发行地又在中国的香港。天时、地利俱备,就差决策者们冥顽的思维肯不肯开化、愿不愿意成人达己,借中国这一“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东风,为全人类的文明锦上添花、更进一大步了。

 

【石三生 2012118日星期四 06:42 中国】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