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已有 25 次阅读  2018-10-16 00:16

顾晓军主义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千零六十二

在中美贸易战这场举世罕见的经济大事件正如火如荼之际,诺贝尔委员会把经济学奖授予了两个美国经济学家——一个是以研究气候变迁、并以《气候赌局》闻名的威廉·诺德豪斯;一个是研究内生增长理论的保罗·罗默。

因为这两位的研究方向都与《巴黎协定》有着多多少少的关系,说诺贝尔委员会是籍此嘲笑一下退出该协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不会错。一如当年的《外交政策》宁肯把全球百大思想家授予几个以抢占男厕所为己任的准中国女流氓,也不肯认可以五千多篇文章与中共做政治游戏的顾晓军先生的思想。

但无论是诺德豪斯的“气候赌局”,还是罗默的经济学理论,都是有着严重、且无法自洽的缺陷。之所以会发生全球195个或民主、或独裁、或专制的国家愿意签署《巴黎协定》,根本原因,就是《巴黎协定》试图绕开政治,将看不见、摸不着、子虚乌有的空气问题作为人类社会亟需共同面对的问题。说白了,这是全球精英们都会关心;而全球那些独裁、专制治下的民众最最不会在乎的问题。《巴黎协定》之恶,是在追求人类社会的另类“平等”。而,“平等”,则被顾晓军主义斥为“不是好东西,是忽悠人的屁——终极理想、末世情结。而这样的理想、情结,具有邪教特征。

很显然,《巴黎协定》正是这样一个具有末世情结的、全球精英主义者用来忽悠民众的屁。

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的核心——“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创意或知识品,将直接关系到一国或地区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增长”(百度百科语),大概也就能运用于诸如毛里求斯之类的弹丸之地。尽管罗默本人曾经受邀参加由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但主、客双方似乎都忘记了用中国的发展,来验证一下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是否靠谱?

多么讽刺啊!中共自身的发展理念,恰恰是被自己捧为座上宾的经济学家的理论的反证——没有“创意或知识产品”,中国经济一样能保持长期增长。如果不是倒霉的特朗普总统胡乱发动贸易战,天知道中共的长期增长要到何时才能踩刹车呢?

而更加讽刺的,是被当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用自身的发展证明了保罗的内生增长理论在中国无疑是个“忽悠人的屁”的经济学家,却获得了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其实,真想关心经济体之间的增长与否,用顾晓军主义经济学的“时代指数”理论,便可一探究竟。或者,罗默若将自己的理论区分不同版本,似乎也说的通,比如,对诸如中国这类的经济体,直接改为“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模仿或模仿知识产权的产品,将直接关系到一国或地区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增长”。

具体一点,中国的温州当年靠模仿起家,中国的阿里巴巴马云、京东刘强东、百度李彦宏、从滴滴到小米等等,莫不是靠模仿起家并发展壮大。

 

观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尽管没有看到两位获奖者公开反对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但毫无疑问的,是两位大教授的经济学理论多华而不实,无论是罗默的“内生增长理论”还是诺德豪斯的“气候赌局”,都无法应对与诠释当今经济社会最重大的事件——中美贸易战。

而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从贸易战的起因到贸易战将燃烧的十个战场,在将经济问题诠释透彻的同时,也为在贸易战中举止失措的中共开出了苦口良药的处方。

诺贝尔奖委员会把经济学奖授予罗默与诺德豪斯,未免有些“打呵呵”的嫌疑。罗默与诺德豪斯撇开政治谈经济的理论除了取巧,缺乏普世的价值,根本无法适应于这个专制、独裁与民主混杂的时代。人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只能是走自由经济之路,走顾晓军主义经济学所说的各国都“真正形成支持消费型经济的制度和政策”。

也只有“真正形成支持消费型经济的制度和政策”,“内生增长”才会插柳成荫,诺德豪斯的碳排放税也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诺贝尔委员会真的想籍奖励经济学家的理论来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就请关注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的经济学理论吧。让这场将改变世界格局的中美贸易战来检验一下经济学家们的理论,看看谁才是那个具有普世价值、并且能自洽的经济学家!

 

20181016日星期二 625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