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行到水尽民运路

已有 243 次阅读  2012-06-05 12:18

行到水尽民运路

——读齐墨《我的民运路》

月朗星稀人微醺,案头是民主中国阵线前主席齐墨所著的《我的民运路》。臭酸文人的毛病是总喜欢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以笔画心,写出一些感慨,在壬申年六月四日即将到来的这一天,想起民运这些年走过的路,不禁悲从心生仰面叹息。不是我辈不努力,也不是我辈没能力,然世事总是难料,人心居然叵测,原本是同仁同奋斗,却各自打着算盘寻着退路,民运的路就这样走进了死胡同。

茉莉花无疾而终未能绚烂,刘晓波获奖让本已脆弱的民运阵线彻底决裂,西方和台湾政客对民运人士180度的态度逆转……种种环境的变化,让民运已经脱离了全球政治生态,让民运的旗号越来越像是一件皇帝的新装——走在台上的人喜不自禁以为是华袍加身,台下的人却当是一群小丑在走来荡去。“一部海外民运史,就是一部内斗史”,然也不乏怀着理想和抱负背井离乡热心投入其中的人。23年过去了,除了与日陡增的乡愿,还有多少心力为了这虚无缥缈的肥皂泡而奔波?

掌控话语主动的骂别人是叛徒,然而有几个人会真的反省自己?在很多人眼里,民运人士的身份,只是一个可以获取政治庇护居留海外甚至换取名利的帽子而已,这与共产党的贪腐官员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民运的光环早就在褪去了,齐墨先生只是把这个褪去的过程给我们梳理了出来,海外民运的大溃败来自于人的问题,就像刘宾雁在1993年举行的“人权与民运联席会议”上所说的那样“大陆文化中断而造成的道德、教育、法律、宗教的破坏,在海外民运一些人身上也可以看到。”他当时认为海外民运的未来充满了不详和险恶,没想到一语成谶,10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一支像样的队伍,更没有一个众望所归的核心。对此王丹早就得出结论“海外民运已经彻底失败了”。

海外民运的失败,失败在魏京生机关算尽沦为孤家寡人;海外民运的失败,失败在吾尔开希陷入争斗身败名裂;海外民运的失败,失败在曾经高喊民主口号的柴玲却想封住别人的嘴;海外民运的失败,失败在张宏堡彭明之流异想天开的皇帝梦;海外民运的失败,失败在杨斌这些借民运坑蒙拐骗的乌合之众……

就像《我的民运路》书中说的:民运在中国至今没有找到动员群众来改变中国现实政治的口号和动力。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不能当饭吃,对老百姓没有诱惑力,却成为别有用心之人借机上位达成个人名利目的的阶梯。你说要分土地,土地已经在农民的手里;你说要发对腐败,共产党也在反腐败;你说要反对计划生育政策,这种说法本来就很荒唐,谁都知道人口急剧增长对中国乃至世界所带来的巨大灾难和挑战。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的民运没有切入点,没有能动员民众的纲领、口号、说法,只能就这样自生自灭。

即便是国内越来越多的社会冲突,失地农民讨要补偿、改制工人提出更多利益诉求、遭受司法不公的人维权……然而绝少有人走向反体制的路。陈光诚事件似乎让很多人有看到了希望,一些人有意将陈光诚炒作成一个反体制的英雄。然而放在大的历史背景下,这只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已,且不说个体命运要蕴含巨大的爆发能量才能成为改变社会形态的导火索,即便是在鼓吹民运的人和西方政客眼里,陈光诚炒来炒去也只是一个口实和工具而已。

西方政客支持民运是为了获取现实回报,台湾支持民运是为了获取外交空间,法轮功和藏疆势力与民运走的近是为了获取支援……当这些势力发现已经无法从民运人士身上获取这些需求的时候,民运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资金来源,也就孤立了。民运人士青黄不接已是现实,海外民运的空间越来越狭窄,民运走向衰落逐渐淡出也成为历史的必然。

“行到水尽处”的下一句是“坐看云起时”,也许我们真的可以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通过长期的善意的行动,将中国走向民主社会。我非常赞同齐墨所言:作为中国的民运人士,不仅要具有国际的眼光,更要具有中国的民族情感。国际眼光,让我们看到全球的民主化进程,看到世界的潮流;而民族情感,就是维护中华民族的利益。从事民主活动,推动自由主义的发展,完全可以结合民族的利益,而不是违背民族的利益。出卖民族利益的任何党派和个人,均无法在中国站稳脚跟。

台湾的民主化进程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是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推进的,这是一条和平和发展的道路,也是我们应该追求的道路。

201262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