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海外民运错失show time 无所事事只能等待消亡

已有 242 次阅读  2012-10-11 12:01   标签  海外  基辛格  外交家 
美国著名外交家亨利.基辛格曾经在其学术著作《大外交》中对美国式民主做过精辟的概括,他认为美式民主的对外输出,无论是以和平方式还是用战争形式,美国的本意都并非险恶,美国只是善良地认为它自身这套相对成熟、比较民主的政治体制与社会体系,应当普及更应当惠及全世界,美国自认它有这样的义务。但现实是,美国高估了美式民主的受欢迎程度和适应能力,最新最直观的例证就是信仰虔诚的伊斯兰世界与美式民主之间的碰撞与纠葛。诚然,伊斯兰世界的发展水平要低于高度发达的美国,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就有凌驾其上、颐指气使的权力。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欧美国家之外的几乎任何地区,要么是继续拒美式民主于千里之外,要么是照搬美式民主却陷入更深的混乱,美式民主在第三世界取得成功的例子并不多。所以,连深知美式民主精髓所在的基辛格博士都在深刻反思美国对外政策的利弊得失,那么,那些成长在毛泽东时代受共产思想影响极深的中外海外民运人士又怎么敢教育美国如何去倡导和推广民主?
因而,在读《逐鹿诺贝尔——民运竞逐诺贝尔和平奖秘辛》一书时就不免叫人心中暗笑:被共产思想灌输起来,后又粗略接触到西方民主之皮毛的海外民运人士,信奉的坚守的到底是哪门子民主?中国大陆政权认定其是危险的思想毒瘤,而正牌的美式民主又觉得它畸形得不伦不类。海外民运孕育的“民主怪胎”,既被大陆专制政权剥夺了在故土汲取民众养分的权利,又在寄身美国民主的大环境后始终不思进取,卡在发展瓶颈中的海外民运愈发变得目标漫漶、信念动摇。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定然会逐步向前,向理想的状态演化,但推动力未必会是西单民主墙与八九民运的这两拨异见人士所能提供的,相反,以这两拨人的知识修为与政治素养,只会让现在的这股海外民运势力逐渐走向衰亡,而在全新形势下应运而生的,更加贴近当下中国实际的新兴民运思潮会成为强有力的替代者,且这个大趋势似已不可逆转。
首先,以魏京生、任畹町等强势人物为例,这两个民主墙时代的代表者,在其价值观、世界观等形成的青少年时期,都处于毛泽东时代的强烈影响之下,这种骨子里早就被赋予共产理念和专制思维的人物,靠在民主墙上窥到的只言片语就能深刻领悟西方民主的真谛?靠自己的抽象思考就能总结出民主发展的大脉络?得了吧,他们既不是天生神童,更不是思想大贤,甚至连普通人的命运境遇都赶不上,也正是因为自觉被社会遗弃,所以才报复式的投身民主事业,这样的初衷岂不儿戏?这样的领袖岂能仰仗?不是自觉自愿,而是被环境所逼迫的人生决定往往既不长久也不牢靠。
其次,即便魏、任等人的民主热情是发自肺腑的,但他们在知识上的欠缺、在理论上的幼稚、在经验上的匮乏、在气质上的平庸,如此等等都是制约他们真正成长为民运领袖的短板。且不说因为文化大革命而基本没怎么系统地构建过知识框架的魏、任等人,即便是文革之后成长起来的,具有相当的知识基础的八九代表人物王丹等,抵达美国后,亦在潜心学习,完善和改良自己的知识体系。在美式民主前,在人类累积的知识前,只配当学生的海外民运人士,在升华自己之前却非要吵着闹着扮演救世主,必是落得贻笑大方。
再次,再退一步说,就算海外民运人士个个都是幼稚政治领袖的胚子,然而美式民主究竟能不能跟中国的民族传统与实际国情无缝衔接,很值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中国是必然要走向民主,但未必会一丝不差地照搬美式民主,毕竟东方与西方从人类历史的发轫时起,就在文化、理念、思维等若干精神层面,走上了差异极大的两条不同的道路,时至今日,就更加不可能做到一统。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东方国家的确师承了西方民主政体,但民族化和历史性的遗留依然明晰和强大,所以在中国,美式民主不是不可用,而是要活学活用。但是在美式民主如何衔接中国国情的这个关键步骤上,海外民运人士显然没有做足功课,一切只是掌权后的空想,既没有具体的政治线路图,也没有足够的说服力去展示自己的政治观念。
最后,历史长河滚滚向前,时间是不会等任何人的。政治人物跟娱乐偶像其实没有任何不同,高光时人人顶礼膜拜,但辉煌转瞬即逝,过后就冷冷清清,若抓不住时机,拿不出成就,就只能被无情的淘汰和遗忘。众多海外民运人士即是这种境遇,他们离开中国大陆的时间已不算短,对国内的各种变化缺乏第一手的认知和足够深入的了解,单凭传媒的转述只能流于表面,对国内民情的掌握已经滞后或失真,况且国内民众对海外民运人士的大名既不知晓,也不买账。因此,在两边都对彼此不甚了解的前提下,一边要替另一边做主,实在是异想天开,自以为是了。其实,就像西单民主墙和八九民运这两拨人是从中国老百姓的广泛基础中成长起来的一样,只有接地气才会有生命力,“流亡”太久就必成遗忘。所以,引导中国未来民主之路的中坚力量必然会从当下的中国国内产生,不留情面地讲,现在的海外民运已经过气,苟延残喘而已。
综上所述,就不难理解为何魏京生等会对诺贝尔和平奖如此狂热与痴迷,因为这个份量极重的奖项能维持住海外民运人士摇摇欲坠的声望和气势。不知在刘晓波赢到诺贝尔奖之后,魏京生等人是不是依然心有不甘,若还想再拼了老命放手一搏,那真不如先读一读基辛格博士等美国政治精英的著作,看看基辛格这位1973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怎样思考政治与民主的,连先贤的思想都不肯诚心的汲取,你又有什么真本事超越前人去博诺贝尔奖呢?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