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在加拿大把房子租给白人的经历--不卑不亢

已有 448 次阅读  2012-07-11 20:46   标签加拿大  便宜  出租  广告  咖啡 

最近有几位很久不见的朋友开车一个多小时来看我,因为我搬离原来的城市,就很少
机会见到他们了。大家在镇上唯一的港式酒楼吃完茶点,到我家转了一下,赶在下
班繁忙时间前打道回府。谈话间大家聊起这个西人聚居小镇的生活,对我的租客前
前后后都是白人抱着有点探究的目光。

我也知道,最近发生的新闻让人对种族问题更加敏感。

我是因为房子便宜才搬来,天天路上开车两小时来回,对我好像影响不大,只要中
途停一下喝杯咖啡就好了;因为偏远,华人尤其是新来的都不喜欢住这里,楼下装
修后要找租客帮补开支,登广告招来的全是白人。
现在的小租客以前那篇 "小租客的特别选择" 已经介绍过了。他是第二位, 之前那
位本来想继续住下去的,但住了几个月就开始拖房租,我只好下逐客令,不想一天
到晚提心吊胆。其实朋友们担心的就是遇到这类情况时不知如何和他们打交道。

出租前我都担心过,但我们在这里没有亲友,一切都靠自己判断,不尝试也就无法
了解。况且,我的房子座落在这个200户独立房屋的圈子里,我们进进出出,明明白
白就是亚裔,要有什么种族歧视事情发生的也有机会发生。

那第一位租客暂称他为吉米,打来电话时听上去还像个大男孩,他说他19岁了,月
底前一定得搬出妈妈的家,她妈妈家就和我家隔了一个公园。
"我们就住公园的那一头。"  他说,"我9月就开始上电工课程,夜校,现在在公司
当学徒。"
听上去蛮独立的,就请他过来见见面。果然是一个胡子未长齐的大男孩,真够大的----
快两米那么高。
“我正要洗澡,收到你电话就赶过来了。”

他一看房子,非常满意,特别喜欢那乡村风味的橱柜,就说要下订金。我看他样子挺
纯净带点高贵,想他妈妈是邻居,以加拿大文化来说,邻居关系影响到一个人的声
誉和前途,有这个妈妈作担保应该不会太差吧。于是我收了他的钱,和他签了份半
年租约,要了他妈妈的电话,公司名称,一切就这么定下了。
吉米很兴奋,带上朋友来看房子,不止一次和我说,知道吗,我这些朋友全都还住在
父母家里,只有我一个是自己租房子,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我每次都当即夸奖他了不起,他也笑得很甜美。
但后来,他的朋友渐渐多起来,有时留宿,根据租约我是无权干涉的,除非他们打
扰了我的生活。有晚半夜3点,我被一阵激烈的争吵声尖叫声惊醒,有男有女,两三
个人声音,简直旁若无人。这里都是木建房子,不但我听得清楚,邻居也许都听得
到。
我用力敲通向楼下的门,大声叫道: "现在几点了?明天你们不用上班呀? 我们要呀。
"
声音马上停了。
第二天,吉米特意打了个电话来说,
"很抱歉,昨晚是两位朋友在那里吵架,我怎么劝他们也不听,以后再也不会了,已
经把他们赶走,以后不许他们再来。我们是邻居,大家都希望相处得开开心心,真
很对不起。"
很诚心地用了apologize这个词,看来他也很介意自己的形象和教养,看来我当初的
判断没错。
但是,随着电工课程念不下去,派对越来越多,他很快就无法再在电工公司呆下去,
多了时间聚会,但又要赚钱交房租,于是经常看到他跟一大圈朋友一起,大概他们
帮他找工作。直到有一天,他说要晚几天交租,我就打给他妈,她也很担心,我说,

"他是个好孩子,只是他周围的朋友有问题。"
"对,对,他很纯,都被人家带坏了。不过,给他点面子吧,我明天约了他和我妈妈
一起吃饭,到时我和他谈房租问题会自然一点。实在不行,这个月我和我弟弟就先
帮他出了。你放心,这个月10号前我一定会让他把房租交到你那里。"
那个月就这样过去了。10号那天我收到房租。
接着那个月他又来了。1号打给我说这个月在尽量努力,而不是像上月说的一定会10号
前交租。
口吻上就给我很不安全的感觉。我给他妈打了个长长的电话,他妈很无奈,说不可
以再帮他垫支房租了,恨儿子不争气,说自己当年以单亲母亲身份一手带大吉米,
一直独力应付生活压力,不想现在的年轻人嫌这嫌那不愿工作,不知吉米一天到晚
在干啥。我一听,看来和她扯毫无用处。
她还说,无论发生什么事她希望吉米放我这的几件家俱可以不受损害。那是她母亲
送给孙子的遗产。什么话? 我这样想着,但也看出她不是野蛮人,那我就可以循合
法途径给吉米一点压力,同时就和他母亲说明了:
"如果到月底我收不到他房租,我就找人把家俱搬到你家,保证完好无缺。"
"然后你还要告他!他歉了你的钱。"  她忿忿地说。
"我们大家是邻居,不要这么告来告去吧。相信到时他也上了一课。"
有了这次谈话,心中踏实了,我上网查了本省租约法律条文,鼓足了勇气,找到几
天不露面的吉米,说:

"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发一张政府通告给你,限期你10天内搬走,因为你这个月还未交
租。收到后你可以有两个选择: 要不你就上有关部门申诉说你没不按时交租,要不
你就交租;如果10天内政府收不到答复,就会有人上门搬走你所有财物。不是普通
搬家公司,是legal mover(政府指定合法搬家公司)。"

"你发了那通知了吗?"
"当然没有,不然你现在就收到了。"   他是不是急昏了?
几个小时后,他从外面回来,打电话请我下来,只见他手里拿了一叠钞票,数了这
个月的房租给我。
过了两天,我想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下个月不知道等着我的会是什么,于是打电
话给他说我有家人来住要收回他的房间。
他临搬的那个周末,我从外面回来发现我车库门外停了辆陌生的黄色跑车,正在想
这会是睡? 一定是吉米的朋友。那是我专用车位,他出入的后院门口和房子对面都
有停车位置,任何人都可随意停,不必占用我的车位。正纳闷间却见他母子二人说
说笑笑从他出入的后院门走过来。他母亲赔笑道:
"我刚陶方便把车停这。"
"呵,我还以为哪位议员来探访呢。"
"噢,不是的不是的。"  她笑着答道,吉米站在一旁看着车也笑着,在等母亲开车
门。

我故意不说"没关系",因为我实在有些不高兴。
他们很直接的,你说没关系他们就真以为没关系。我这样说没有责怪她,但也没有
让她觉得我对她的行为无所谓。

我不想给白人一个可以被 step in 的感觉,但也不忘尊重别人。有些人有种主人感,
觉得有些事做得过份些,亚裔不作声也是很正常的事,这是整个北美社会西人对亚
裔的总体印象。最近就发生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流旺盛华人为主的丽晶广场里
有白人当众拿起一个华人女子的iphone就走,以为周围华人都不会理,结果招来30多
位华裔从商场各个途径围攻贼人,等警察到场把他抓住。



















_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