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赵本山与中央春晚舞台

已有 205 次阅读  2013-02-04 11:14   标签春晚  舞台  赵本山 

马晓韬

赵本山对中国式幽默的贡献,是很少人能达到的巅峰。他固然吸收了无数珍贵的北方地方元素,但是只有他把中国北方民间零散的诙谐调侃用完整的艺术形式变为喜剧杰作。民间的艺术缺乏鲜明的主题和深刻的思考;而严肃的主题往往缺乏朴素殷实的百姓思维元素。赵本山把二者融合在一起,让它化为璀璨的语言艺术。说他是中国文艺复兴的大卫,也许不特别为过。他创造了北方话的辉煌。我想,不应该刻求人的完美,没有人是完美的。那些攻击他的人一边使用着他的幽默形式;就象喝着牛奶,一边却在骂着这头奶牛。 唯有一声叹~

朱时茂,陈佩斯二位艺术家是另二座巅峰。他们的表演艺术凝固了时代,社会和时代的思考。他们的表演,无数细节精炼到可以作为语言运用的样本。他们的精湛的艺术一次又一次让人在笑声中思索,自醒。他们表演的《王爷与邮差》让全国人吐掉一口百年的闷气,扬眉舒畅;尽管一百年过去了,那段历史无法忘记。 在中国屈辱的历史里, 人是可以活得有骨头的。

中央春节舞台带给我们众多优秀的艺术家, 让我们在大年夜欣赏表演节目之余,获得很多精神享受。但是,当它把观众热爱的艺术家拒之门外的时候,让人倍感沮丧。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让人爱,让人无耐的中央春晚舞台! 爱又不是,恨又不是;爱也是,恨也是!

春晚舞台是一个全国聚焦点, 观众是全国人民。应该看到观众群的改变,象80后,90后这些自称是蚁族的——背负着巨大生存竞争和压力的群体。他们的关注重点不是具有国家发展这样使命性的主题;而是我们的国家提供了多少个人的自由空间;我们的国家政策和国际发展怎样更全面的接轨;有多少西方的先进东西是我们没有的;西方人的思想潮流是什么,西方人享受着怎样的物质生活。因为我们年轻过,我们理解。这个群体在扩大。没有人可以永远站在舞台最辉煌的位置上。 河水是流动的,舞台也是流动的,它是时光的流动。可是此时放弃赵本山,就象一辆正常行使的汽车忽然急刹车,让观众失控,不适;这不是观众矫情。曾经,他们也同样把朱时茂,陈佩斯据在门外;这种拒绝伤害观众,是对民意的怠慢和轻视。

人民的艺术家永远属于认同他们的观众。 世界上伟大的杰作都始于创作者自己给与自己使命;很少是授命而为。只有自己把时代,民众放在心上,把艺术作为使命,他的艺术才能永放异彩。 贝多芬,米开朗其罗,托尔斯泰,哪一个艺术家不是自己把艺术看作生命一样热爱。期望我们的艺术家也象他们一样!表演艺术需要观众;虽然你们没有站在春晚的舞台上,可是你们站在观众心灵的中央,因为你们曾经的奉献。观众的敬意写在心里,写在对你们热切的关注中。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