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两位立法会议员(香港)就同性恋问题对话

已有 285 次阅读  2013-10-14 20:33   标签立法会  同性恋  香港 
两位立法会议员(香港)就同性恋问题对话:
 
      《明报》记者何晓勤及黄振豪今年二月十四日报导,支持「性倾向歧视条例」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陈志全」,与反对的议员「梁美芬」应《明报》之邀请,就「同志平权」问题及「应否进行立法咨询」问题彼此对话。梁认为同性恋涉及「道德信念」,政府不应带头做咨询、以立法来处理道德观念。她反问陈:「二奶」也说遭人歧视,那么我们应否立法禁止?陈回答,认为「平权」不等于「挑起仇恨」,因此立法平权其实是谈「大爱」。他表示愿意让步,即使立法平权,也会让教会获得豁免,教会不用担心因为反对同性恋而惹官非。(吴主光评:很明显,就道德问题,陈已经输给梁;但笔者看到欧洲有一些国家甚至提出「乱伦合法化」、「兽奸合法化」、「妻子公有化」,理由意然是 ──「反对者来来去去只不过是担心道德问题,但道德是甚么?需要人人都迁就?」)
 
      上月梁振英特首原打算在其「施政报告」中交代,是否为「性倾向歧视条例」而向社会咨询,但最终因为知道争议之声甚大,表示现阶段不宜咨询。梁美芬也认同,指出现时「同志平权」并非社会最关心的问题,「政府若带头倾谈(咨询),便逼使成个社会去倾谈,这样便会牵动社会大撕裂,这撕裂不会在三、五年内修复,大家会对抗,双方都会去到尽。」若政府大力去做咨询,结果只会招来社会深层仇恨。所以不应用立法方式来改变社会观念。同志在本港已享有很大的自由,并没有受到限制。一般人是不会主动去触碰同志话题的,「过往这么多年来,有不少人起来宣传同性恋,却听不到有人起来批评他们」,反而「有人起来反对同性恋之时,就遭受到同性恋者在网上欺凌他们;向来支持同性恋的人都比较vocal(勇于发言),随时有十万人出来dislike反对者」。(吴主光评:不错,社会从来没有限制同性恋行为,正如没有限制婚外情行为一样。如果同性恋人士感受到有人反对他们,这是人类数千年以来的道德观念和圣经观念所至。如果立法平权,所造成的社会分裂,笔者不但担心在三、五年内无法修复,更担心如果能修复才是大灾难,因为那时道德已经「荡然无存」。圣经反对同性恋,也反对异教;但基督徒从来没有仇恨异教人士,也不会仇恨同性恋人士。基督徒劝人不要犯同性恋的罪,是为用爱心挽救他们脱离「不正常的性行为」,导至与神隔绝,和破坏伦常家庭观念。)
 
      陈回答:政府若「公开咨询」,这才是量度社会是否愿意接受同志「最公开程度」的方法,这方法不一定对同志有利。反对者何须何如此惊恐?「咨询后,若发现原来有七成市民都反对同性恋,那我们也没办法。」但平权运动应在争拗下展开并成长,港人讨论这问题尚算理性,「只是闹,不会出现爆樽等。我也预了落区谢票时,畀人打、闹我死基佬」。但是只有展开讨论,才可透过咨询、对话,去讲清楚这问题。(吴主光评:同性恋人士向来认为每二十个人就有一个同性恋者,照这比例,他们应该是必定输的一方。但他们不罢休,如同在世界各地不罢休一样。他们会在多方面进行更多宣传和教育。如今他们认为宣传和教育已经有了相当,应该有胜算的把握,所以要求政府公开咨询。如果再失败,他们还是会卷土重来,造成社会永无宁日,分化社会。)
 
      梁反驳:「种族、性别、家庭岗位」等歧视条例立法,并没出现太大争议。但「性倾向」则不同,这是道德问题,难以立法。「除了『同性恋者』,也有人对『第三者』存偏见;为何他们需要被人歧视?『第三者』也可以有真爱!如果日后有『第三者联盟』,是否又要立法?」梁表示有不少市民要求她立法,把「二奶」刑事化,但她同样反对。(吴主光评:梁讲得对。其实同性恋者之所以在各国要求通过「合法化」,最早是因为纽约有警察打死一个同性恋者,之后他们就将所有「反对同性恋」的都看为「歧视」。他们不明白,「反对」不一定是「歧视」,可以是出于爱心挽回,因为无论他们怎样解说也好,同性恋始终是违反生理的不正常行为。)
 
      陈认为:若把「性倾向」争论停留在道德层面,根本就无从详细讨论。「反对者」被围攻,是因为现时社会太多富争议性的话题,差不多任何观点,随时都会被人围攻。「你支持『23条』也会被人骂」。陈又认为,全世界的「同志平权运动」都是「在吵闹声中推进的,若无人理会,反而更惨」。他理解到教会对立法反歧视的忧虑,他表示若立法,会让教会获得豁免。
 
      梁指出:单单让教会豁免是不足够的,举例说﹕「牧师要传道,如果牧师在教会以外反对同性恋,会不会构成犯法?」她担心立法之后,将会「官司不断」。不同性倾向的人士将会就不同情况,纷纷入禀法院,控告被人歧视;外国更有控告《圣经》违法的例子,要求修改《圣经》。(吴主光评:陈认为停留在道德层面就无从讨论,即表示同意「同性恋」属于不道德行为。陈不敢公然说「反道德」,其实他知道自己就是这样。若将道德根基拆毁,《圣经》就形容是「地的根基都摇动了。」(诗82:2-5)老实说,日后如果立法平权,必有许多做「牧师」的,宁愿殉道也要继续反对同性恋,因为「真理」不能被抹煞。)
 
      陈表示:相信法例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滥用,「就算你叫我死基佬,我亦不会因此控告你」。他反问梁,「如果现时并非适合咨询时间,那么何时才适合?」梁表示不知道,因为无法预测。陈则慨叹,「平权问题」讨论这么多年,还是原地踏步,连立法咨询时间表也欠奉,社会一直存在误解。「以为讲了十多年,但原来还是停留在谈**,说什么不干净,这样好难讨论下去。」(吴主光评:陈也知道「同性恋」与「**」分不开。如果由笔者回答陈的问题,笔者认为等政府先行界定「**」是「罪行」(crime),同性恋者不得进行「**」,那时才是适合的时间向社会咨询。因为政府有责任保护儿童,不受有「恋童僻」的同性恋人士蹂躝。)
 
      陈、梁二人都同声支持加强教导公众,消除对同性恋歧视。但是这方面的教导,应否成为学校性教育一环,陈认为愈早愈好;梁说至少要到大学阶段才恰当。陈反问,「如果我十岁已经对性取向有疑惑,是否叫我等到读大学时才讲?」梁反驳,「如果你十岁已识谈恋爱,应去找社工辅导!细路仔知道什么是恋爱吗?」陈却以戏笑来掩盖这方面的无知,说:「哈哈,咁我今日都未识(恋爱)!」但陈坚持愈早愈好,让小学生懂得尊重不同性倾向,学习包容和平等。又让小孩子知道有「父母」组合的家庭,也有「男男」组合的家庭。陈认为,「若无立法基础,老师都唔识教」。
 
      梁却不认同,指中学生「连value building(建立价值观)都未做完」,未够成熟去了解爱情、和性倾向问题。「好多人入大学后才会判断」。若有中学生问到有关拍拖等问题,「我会叫他们不要谂住,因为仍未想清楚。十五六岁就不应拍拖!」若学生有疑问,可向社工求助。建议可「设立一个调解中心,处理家长与子女之间不同性倾向的意见分歧,劝导两边互相尊重。」政府曾表示会加强电视电台宣传,教育公众尊重同性恋人士。但陈梁两人都认为难以收效,政府很难制作支持或反对同性恋的宣传片段。陈更怀疑是否应该让『明光社』(教会团体)还是让『彩虹行动』(同志团体)来主持这个「调解中心」。(吴主光评:要维持社会和谐,就应该维持「道德观念」。小学生故然未会分辨婚姻问题,即使大学生也不应该让他们有权公然「违反道德观念」。政府「反吸烟」尚且这么严厉,为甚么容让大学生公然「反道德」,「反卫生」?梁美芬强调自己「不代表教会」,她只是一个「追随者……未有条件去做教会领袖。」这是很好的态度。但是对于「同性恋」,她建议成立一个「调解中心」就出现矛盾了,因为找不到适当(两边都讨好)的仲裁者。其实是找不到「义」与「不义」的「中间路线」。)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