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佛教成为日本侵华战争之罪恶工具(十八)

已有 354 次阅读  2014-07-24 10:18   标签日本侵华  发展史  佛教  战争 
   纵观从1876-1945年这70年的日本佛教在华扩张发展史,可以看到一个基本的特征:即随日本在华势力的发展而发展,也随日本侵华势力的败迹而衰亡。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876年在华开教到1894年(明治29年)甲午战争前,为开创阶段。

    第二阶段:甲午战争至1929年,为兴盛期。

    第三阶段:从30年代到1945年,从鼎盛走向没落的阶段。

    随日本全面对华侵略,日本佛教在华传教扩教事业也走向巅峰。“在挥舞利剑的皇军武力下和亲日傀儡政权的协力下,战时在华布教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注:[日]江森一郎、孙传钊:《战时下の东本愿寺大陆布教とその教育事业の意味と实际》,载金泽大学《教育学部纪要》“教育科学编”,第43号,第198页。)其中仍以净土真宗为主流,而东派仍唱主角。这一阶段具有与以往不同的特点:

    第一,在华布教事业发展到顶峰。1927-1928年,为阻止国民军北伐日军出兵山东,制造了“济南惨案”,旋向华北及整个北方扩张势力,在此背景下,1928年山东青岛东本愿寺布教所升格为青岛别院,(注:[日]江森一郎、孙传钊:《战时下の东本愿寺大陆布教とその教育事业の意味と实际》,载金泽大学《教育学部纪要》“教育科学编”,第43号,第198页。)翌年大连别院改称满洲别院,意味着对东北地区的重视。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次年“一二八”上海事变爆发,旋伪“满洲国”成立,这不啻给在华布教始终不顺的日本佛教打了强心针,疾呼“海外开教划新纪元”的时代到来了。(注:[日]《满洲への留学生》,载《真宗》第377号,昭和8年3月。)

1934年东派法主大谷光畅夫妻先后到沈阳、抚顺、大连、北京等地进行“满洲、北支巡教”,掀起了在华传教的新高潮。

据统计,1932年前净土东派在东北有17个布教所,(注:[日]武田香龙:《新国家首都事情》,载《真宗》第371号,昭和27年9月。)到1945年增至48所,在华总计达80所。
其他各派也加紧在东北的发展,至1944年西派53所,真言宗40所,曹洞宗37所,日莲宗34所,净土宗28所,日本山17所,临济宗9所,天台宗2所,净土真宗兴正派1所,时宗1所,华严宗1所,(注:[日]小岛胜、木场明志:《アジアの开教と教育》,法藏馆1992年版,第12页;第33页;第59页;第60页;第15页表;第116页;第288页;第33页;第133页。)整个东北布满了日本佛教各教派的布教所。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后,更加剧了在华宗教扩张,中国各地迅速建立了各类传教机构达几百所,虽然至今未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是从所见史料看,这一时期是发展最快的时期当无疑。西派此时在华发展也颇快,及止1945年海外所建传教据点已达502所,其中在华有180所。(注:[日]小岛胜、木场明志:《アジアの开教と教育》,法藏馆1992年版,第12页;第33页;第59页;第60页;第15页表;第116页;第288页;第33页;第133页。)

参考:
《日本佛教的战争责任研究》
《日中十五年战争下的真宗——与南京大惨案之关系》
《日本侵华日本佛教各宗的传教活动》。


佛教成为日本侵华战争之罪恶工具(十六)
纵观从1876-1945年这70年的日本佛教在华扩张发展史,可以看到一个基本的特征:即随日本在华势力的发展而发展,也随日本侵华势力的败迹而衰亡。

佛教成为日本侵华战争之罪恶工具(十七)
日俄战争后日本宗教界“欣喜若狂”,东亚已无阻力,1904年起加紧在中国东北、朝鲜、西伯利亚等地加紧开教,东派1906年颁《海外开教条规》,加快海外开教步伐。

(该内容不能在论坛发表,只能发表于此)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