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桔枫随笔: 心碎的父母 (一首)

4已有 741 次阅读  2012-04-25 12:24   标签桔枫随笔  心碎  父母  地震  灾难 

苍天何狠黎民苦,
四川震,
九洲哭。
儿在哪里?
绝向天呼。
昨日笑颜今何处?
纵生还,
死不如。

 

天下他事岂能顾?

余文狡,
王词误。
我命也贵,
此理向谁诉?
唯愿灵界有天路,
一同去,
共呵护。

 

(2008616日,加拿大多伦多)

转贴:
1、王兆山: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网友评论)
2
、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思宁点)

1、王兆山: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网友评论)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
总理呼,
党疼国爱,
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
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军叔,
右警姑,
民族大爱,
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
欢呼。

东作协副主席 王兆山

说,多难兴邦。看来其言不虚。灾难的伤痛还没抚平,邦兴不兴也暂且不说,一篇震古烁今的文章倒是很快就应运而出,而且出自礼义之邦的齐鲁大地,出自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大手笔:《江城子》。

王主席,作品生平不详,但看了《江城子》,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这绝对是他本人的代表作这短短的一首词,将奠定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他将英名不朽。

做出这样的判断似乎缺乏根据,也为时过早。但只要良知未泯羞耻还在,做出上述判断应该不是难事。中国是传统的礼仪之邦,讲究的是礼义廉耻,但寡廉鲜耻也史不绝书,所谓不绝如缕,到今天终于在王主席身上集大成而以一首《江城子》达到顶峰。

然而,光荣不属于他一个人,也不应该只属于齐鲁大地。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光荣。这盛世雄文,绝对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代表作。

百度百科:代表作 ,指最能显示作者的思想水平或艺术风格的作品。生吞活剥义下,时代的代表作,指最能显示时代的思想水平或艺术风格的作品。

范忠美不算什么,他的言论只是遭到广大有高尚道德觉悟的人们唾弃的个别思想。只有王兆山主席这样的伟大作品才能代表这个时代的思想水平。

一个时代的代表作,绝对不是可以孤立产生的,它需要时间的酝酿,需要时代的滋养。几十年的假大空教育和培养,时代的思想水平和艺术风格终于在王主席身上凝聚成空前绝后的顶峰。

反右只是清除杂草,文革只是遍撒种子,十三还是多少年的盛世才真正成就了这伟大思想茁壮成长的温床。人脸上最后一丝羞耻的红晕终于如晚霞被黑暗吞噬。无论多少死亡,无论多少眼泪,无论多少伤痛,都可以作为我们拍这个社会马屁的材料。一个彻底的唯物论者,一个无所畏惧的人,有什么无耻的文章不能写呢?所以,天才的文章诞生了。

这篇文章刷新了所有以往的纪录,即使不是绝后,但空前是肯定的。对比能说明这一点。伟大的文学家郭沫若同志的《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比起王主席的词来,只是几句直白的仅仅对个人的奉承,无论从思想代表性还是艺术形式的代表性上都太小儿科了。

首先,它歌颂的范围广,从主席到总理,从党到国,从军到警;其次是对比强烈,从地震灾难到奥运欢歌;第三是揭示真理,地震是不可避免的;第四是思想奇特,成千上万孩子死了,有什么好悲伤的呢,那是幸福的!最后是想象奇特,在坟墓里还可以看奥运嘛,如果有电视的话!

这伟大的作品难道还不足以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绝作?还不代表我们几十年文化教育的最好结果?

这是世界文明史上的一颗明珠!

么样的教育什么样的文化什么样的土地才能孕育出这样伟大无耻的作品?什么样的人民什么样的民族才能出现这样伟大的人物?

让我们捂着痉挛的胃欢呼!

附:郭沫若同志诗歌《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

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

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2、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思宁点评)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是天灾,更是人祸;
  2、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思宁点评:按照余秋雨的说法,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就是媒体,刊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画面,就是那些媒体证明。但据思宁所知,海外媒体并非一党喉舌,不同媒体对中国大陆的政治立场并不相同,刊发有关画面的分别属于不同政治立场的媒体,有些媒体同时刊发对中国大陆抗灾持赞扬态度的新闻和评论,比如台湾有些媒体。把刊发有关画面的都说成媒体,显然是文革时代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左倾遗风,是误导中国大陆人仇视海外媒体的手法。在现今的政治语用环境下,本身就是一个忽悠人的愚民概念。事实上,海外几乎没有一家媒体宣称自己是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反对中国人的媒体。反共不等于,反政府也不等于,国民党控制的媒体就有反共的;批评中国官方的媒体,有不少是承认中国政府的合法性,甚至是从爱之深责之切的立场来批评的,更不是什么;那些为中国大陆民众呼吁自由民主人权的,恰恰是爱华媒体。
  余秋雨列出所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却没有证明诬陷了什么。
  是天灾,更是人说法已经肯定天灾了。更是人则特指豆腐渣教学楼倒塌的问题,连余秋雨自己在下面都承认对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须追究,所以不是诬陷。如果硬要说是诬陷,那余秋雨是否也是诬陷,是否余秋雨也呢?
  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说法是否诬陷,余秋雨并没有举出哪怕一个受理的证据来证明。按照画面逻辑推理,如果法院受理了,似乎就没有情绪激烈的家长们需要警察们劝解了。而且,按照余秋雨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说法,反而证明法院难快速腾出手来受理。似乎正是余秋雨在代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至少是现在不受理。
  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说法,余秋雨也没有证明是诬陷。就算境外记者不是被拘留,只是被带去询问他们的身份,那也只是境外媒体因为不懂中国大陆拘留这个词语的含义而误用了,这样误用词语并不等于诬陷。
  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只是一个疑问句,并未虚构中国大陆的任何坏事,而且包含希望民主的善意,怎么是诬陷呢?连中国大陆官方也没有声称地震使中国民主了,人家问这么一句,诬陷了谁呢?
  四点说法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证明是诬陷,余秋雨罗织罪名的手法是否太康生了呢?况且,第一第二点说法还是余秋雨间接承认的,余秋雨怎么不怕自打嘴巴呢?  

  为此,我要含泪向这些请愿灾民作如下劝告——
  你们 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 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思宁点评:余秋雨凭什么代表全国人民了?是否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还很难说呢。余秋雨作为人民中的一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就不见得与丧子的家长感同。因为,那些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的家长,不见得会认为死在废墟下的孩子一定已经安宁一位佛学大没名没姓也没有法名,是否余秋雨虚构出来的?就算真有这位佛学大师说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佛学大师也没有主张在佛教庙堂上象征性地供奉震灾的往生者为菩萨。况且,遇难孩子的家长也不是尽信佛的,佛学大师不能要求不信佛的人供奉菩萨。就算余秋雨自己信佛,也不能要求别人信佛,从而相信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思宁不信佛。思宁认为,具有现代思想的文化学者不应该用佛学来安慰遇难孩子的家长,而应该用科学、法治、人情来安慰他们,即用科学的方法鉴定教学楼的质量问题,用法治的手段追究教学楼的质量问题,用政府和社会的实际关爱来安慰他们。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思宁点评:余秋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如果不是天真幼稚,就是假装失明。其实,现在就有官方机构的专家出来为豆腐渣教学楼辩解了。这难道不是包庇这些人舆论先行吗?这说明级政府的什决心呢?
  追究豆腐渣教学楼,当然需要有一个过程。但那些请愿的家长并没有否定需要有一个过程,他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正是肯定司法的过程。结合余秋雨难快速腾出手来说,余秋雨所谓需要有一个过程恐怕是暂时不开始这个过程的意思,是拖延的意思。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思宁点评:余秋雨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在逻辑上是不排除次要是人祸的。然而,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并不等于某一特定的教学楼倒塌主要还是天灾,例如,当周围的旧楼房都没有倒塌,唯独中间的新教学楼倒塌时,就不能排除主要是人祸的可能性。余秋雨混淆这次大灾难这次大灾难中特定的教学楼倒塌,是狡猾地偷换概念,必须予以揭露。
  余秋雨一边承认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一边又引用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的断定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显得自相矛盾。虽然余秋雨引用时有除非有特殊原因补充,他却不敢证明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就是有特殊原因,也不敢面对最牛希望小学等五所小学一律不倒塌的普遍现象。这次四川,是八级!则是余秋雨在歪曲事实,因为大家都知道,虽然震中八级,但并非距离震中较远的地方都是八级,而是震级随着距离在衰减,更不是整个四川都八级。另外,是否真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如此一致断定呢?余秋雨没有点明出处,也没有点明姓名,怎知余秋雨有没有断章取义?

  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思宁点评:余秋雨所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是要跟落后国家比还是跟先进国家比呢?敢跟前些年七八级地震都几乎不死人的日本比吗?恐怕,要找到同等级的灾测比中国大陆倒房死人少的,几乎找不到吧?
  余秋雨前一句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后一句马上改口说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但书的表达内容和形式,已经用后一句否定了前一句。不能急躁,就是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这件事不要急着做。但大家很清楚,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如果不及时急着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实物证据就会因为清理废墟等因素而灭失。可见,余秋雨的话相当虚伪。

  堰塞湖的问 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 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 解决了,怎么样?

思宁点评: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没有错, 但余秋雨故意混淆了堰塞湖威胁地带与校舍倒塌地带的地理概念。堰塞湖威胁地带是特定的,并非震区各地都受到堰塞湖威胁。没有受到堰塞湖威胁的校舍倒塌地带 怎么就不能搜集实物证据呢?即使是在堰塞湖威胁地带,在政府没有通知撤离的数日时间内,搜集实物证据也是完全来得及的。
  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也没有错,但政府并没有要求司法工作人员去从事卫生防疫工作。据报道,最高人民法院527发 出《关于依法做好抗震救灾期间审判工作切实维护灾区社会稳定的通知》,就强调各级人民法院要充分发挥人民法院的审判职能作用,立足于维护社会稳定,化解矛 盾,促进和谐,为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所以,官方并没有因为卫生防疫等救灾工作而否定司法职能及时行使的必要性。事实上,灾区各项工作是有职能分工的。所谓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纯属余秋雨不懂司法的无稽之谈。所谓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也是余秋雨的外行话,因为灾区并非每个地方都面临要解决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而要解决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的特定地方也不是所有人一拥而上,而是少数人有组织地进行工作。那些家长根本没有阻拦任何人去解决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

  你们 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 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 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思宁点评: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是余秋雨的假话,因为余秋雨认为请愿是被媒体利用的表,是不识大体明大理横生枝救灾的表现。在余秋雨看来,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会干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而且不是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之一,不符合华民族最高尊。而在思宁看来,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正是中国大陆公正司法的任务,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527日通知精神的,是有利于维护祖国的最高尊的。如果不惩处豆腐渣教学楼倒塌的责任人,而让天灾中的人祸因素今后在中国大陆重演,祖国有何最高尊没有公民的生命尊严,哪来祖国的最高尊严

  从《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全文看来,所谓文化学者余秋雨宣扬的并不是先进的文化理念,而是文革时代的左倾遗风、罗织罪名的康生手法、虚无缥缈的佛教安慰、歪曲事实的虚伪说教,等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墨子 2012-04-25 12:25
    随子而去

    据四川新闻网绵阳今日(20日)报导:中共北川羌族自治县县委33岁的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于今日凌晨2:00左右,自缢身亡,具体原因正在進一步调查之中。

    这是第二件被公开中共官员因四川地震自杀个案,去年10月北川县委农办主任董玉飞也自杀身亡。有网友指出:“这些基层干部,虽然同样失去家人家园,但却要和『中宣部』保持一致口径!”

    冯翔在自杀前,曾在博客中留下最后一篇博文,《很多假如》内容以:“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开头,似乎给亲人留下的遗言。不过一段却发人深思:“假如,某一天,我死了,亲爱的朋友,请你们不要忧郁,我的离去,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们的恐惧,是他们的对手,一个对手的离去,对于他们,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啊!”

    在冯翔消息报导不久,有网友在博客撰文,叙述了四川冯翔的情况,据悉冯翔担任北川宣传部副部长之前,曾担任《绵阳日报》驻北川记者站站长。

    博客撰文说:“他当过老师,有37个学生考上北川中学,其中24人在地震中遇难,遇难者还包括他最爱的儿子,7个最亲的人;11个朋友,他很坚强!一直用拚命工作来压制悲伤和切心的痛。他的办公室,和北川县委机关一起,临时在安昌镇;原来是个小学,他办公室的编号,当时就让我很意外,在5楼,编号是12。加起来就5.12……”

    地震发生时,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一家都在县城,但妻儿各在一方。要照顾身边的母亲,又万分担心妻儿,他当时的心情,如果不是一个羌族汉子的坚强,他一定会疯狂掉。地震发生后,他仅仅在14~15日,到成都市新都区人民医院临时救护站照料尾椎骨折的妻子外,5月 16日,带着失去儿子悲痛的冯翔,带领成都两家公司组织捐赠的10箱药品和整整一卡车饮用水、方便食品就回到了北川。回到北川,他一直战斗在抗震救灾前线。 ”

    作为中共的宣传部副部长,按照组织部要求,冯翔也写了自己“5.12纪实”。他的“纪实”粗看就是一个“汇报”,基本没有一点心理、心情方面的描写和其他文学修辞。

    博客中摘选“5.12纪实”部份:“5月17日,受县指挥部委派,他为部队官兵带路,到坝底乡查看灾情。当时灾情非常严重,道路全部中断,四面山中,滑坡比比皆是。他们冒着馀震,翻山越岭,整整徒步走了两天,18日下午才到达坝底乡……。

    5月18日至20日,他在坝底乡协助乡党委、政府收集灾情材料。 21日,他带着坝底乡灾情资料,徒步行走两天,翻越6座大山,才艰难回到县指挥部,将灾情及时上报……”

    “相信压迫他的,不仅仅是丧子之痛!”

    有网友跟贴指出:“相信压迫他的,不仅仅是丧子之痛!”

    跟贴网友:“心里知道实情,嘴里却要讲出假话。时间长了,只要还有一点点良知的人,都会崩溃的。”

    也有网友直言:“主流媒体一定会把他的死因引向……无法排解的丧子之痛!!”
  • 墨子 2012-04-25 12:42
    「你离开了,爸爸没有未来」

    四川大地震一周年在即,重灾区北川县再传出官员自杀的噩耗。北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冯翔怀疑因为丧子之痛及其他「压力」,昨日凌晨在家中自缢身亡,终年仅33岁。冯翔死前在其博客留下「遗书」,指自己的死将「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不少网民痛斥事件可能是「官场迫害」,要求揪出幕后黑手。

    综合内地传媒报道,冯翔于昨日凌晨2时左右在家中上吊自尽,其家人发现后迅即报警,医护人员赶到其家中时已无力回天。这是四川大地震后,灾区第2名政府官员疑因精神压力而自杀事件。

    去年「5.12」大地震中,北川县遭覆城之灾,近2万民众遇难。冯翔8名亲人、包括仅7岁的儿子也在地震中死亡,其妻则受重伤。

    全力救灾获破格提拔

    冯翔曾形容,失去儿子是「撕心裂肺的痛」,但他忍住悲痛投入抗震救灾,后被破格提拔为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但一年来他经常失眠、视力下降得很快。

    自杀前的两个小时,冯翔在博客上留下两篇网志。零时53分发表的最后一篇网志名为《很多假如……》,内文写道:「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请您担当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我的离去,让很多人快乐,让很多人舒服,我的存在,是他们的恐惧……」

    文中冯翔也提到死去的爱子:「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儿子,那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会让你妈妈,把我的骨灰,撒在曲山小学的皂角树下,爸爸将永远地陪覑你,不弃不离……儿子,你离开了,爸爸没有了未来,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憧景,与您相聚,是爸爸最大的快乐……」
    在距最后一篇文章发出前的37分钟,冯翔写了《只能告诉您三点》的网志,行文中充满被迫害的愤怒:「不要逼我,我很少爆粗口,但是,请您,请您手下留情,不要让我无路可走。……」

    灾区第二名官员自杀

    冯翔死讯传出后,这最后两篇「遗言」,几个小时内有超过23万人次浏览,1万多名网民留言。

    不少网民为冯翔感到惋惜、悲痛,但也有人怀疑,冯翔之死是遭官场迫害,强烈要求「要揪出谁是文章中的『您』」。

    去年10月3日,北川县救灾办主任董玉飞,用细棉绳结束自己40岁生命,现场遗书指「工作、生活压力实在太大」,董玉飞在地震中失去儿子、侄儿。今年春节,冯翔在接受访问时曾称明白董玉飞的感受,但表示为看到北川的未来,自己不会自杀。

    (明报2009年4月21日)
  • 旅欧学者 2012-05-22 02:13
    是天灾,更是人祸。
  • 墨子 2012-05-22 02:24
    旅欧学者: 是天灾,更是人祸。
    同意。
  • wangyuwei 2013-01-04 13:54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