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转贴]王宝钏与薛平贵的悲惨爱情

已有 653 次阅读  2010-05-03 15:26   标签薛平贵  王宝钏  爱情  悲惨 
王宝钏与薛平贵在《武家坡》中的对唱,每每听到,都忍不住发笑。特别当薛平贵说出“这锭银,三两三,拿回去,把家安,买绫罗,和绸缎,做一对少年的夫妻咱们过几年”之后,王宝钏反唇相讥:“这锭银子我不要,与你娘做一个安家的钱。买白布,缝白衫,买白纸,做白幡,做一个孝子的名儿在那天下传。”好一副铁嘴钢牙。

  后来长大看了全本的《红鬃烈马》,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悲惨的故事。相府千金王宝钏,抛绣球招亲,打中了落拓的薛平贵。相府容不下穷女婿,意欲悔婚。王宝钏坚决不从,三击掌与父亲断绝了关系,追随薛平贵到寒窑安家。后来,薛平贵从军西征,王宝钏固守寒窑,吃糠咽菜,苦度光阴。十八载后,已经在西凉国招了驸马并且当上了西凉国主的薛平贵接到了她的血书,这才打马东归。在武家坡前一番试探,夫妻相认,宝钏受封为正宫娘娘。但是,正宫娘娘的风光刚刚过了十八天,王宝钏就溘然长逝。

  这个故事之所以悲惨,不在于痛苦的漫长,欢乐的短暂,而在于王宝钏所面对的世道人心,竟然是那样冷酷。宝钏虽然贵为相府千金,但是,她的命运只能主宰在两个人手里,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丈夫。而这两个人,谁也不体谅她。她的亲生父亲,会因为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丈夫而把她赶出家门,这对于一个无计谋生的弱女子不啻谋杀;而她拼命追随的丈夫,会把她晾在寒窑里一十八载,毫不挂心。甚至,在他终于良心发现,回来探亲的时候,还要先试探一番王三姐的贞节程度。试探的目的是什么呢?薛平贵的唱词里讲得明明白白:“她若守节,上前相认。她若失节,将她杀死。”她所倾心依赖的两个人,其实都不把她的死活看得有多重要,这样的世道人心,难道还不冷酷吗?冷酷到可以去做女权主义的教材——教弱女子们打破对父权与夫权的幻想,更打破陈腐的贞节观念。

  可是,说来奇怪,尽管这个故事看起来那么老掉牙,那么腐朽,我们还是被深深地打动了。在西安城南有一处寒窑,据说就是王宝钏当年住过的地方。直到今天,依然有无数的痴情男女到那里祈祷。他们祈祷的到底是什么呢?我想,不会有哪个姑娘想当苦命的王三姐,也不会有哪个小伙子梦想成为薛平贵吧?那么,他们祈祷的恐怕只有信念了:王宝钏一直相信,她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无论这个选择让她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要咬牙坚持——这就是弱者的坚强。

  当年,一句“十八年老了王宝钏”曾经让我凉透骨髓。一个女人,能够有几个十八年用来等待呢?但是,即使不等待爱人,人也总要老去的吧?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就在寒窑里变老——在剥离了古老的贞节束缚后,这里仍然有属于王宝钏的坚贞与坚强。

转自新浪博客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