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转:侯德健“近照”

1已有 760 次阅读  2011-02-19 20:13

原文:

http://baokun.blshe.com/post/27/558028

鲍昆 | 2010年06月13日,00:09

 

今天是6月13日。一年前的今天,和老友侯德健、刘索拉、陈达有过一次聚会。

最近看到总是有朋友在我三年前写为侯德健拍照的一篇博客文章中留言,大家对他的思念似乎情之切切。实际上,在那篇博客上的这样的留言这两年是断断续续不断的,估计是许多朋友在网上搜索到我的那篇文章后所为。一个人能够在“消失”二十年后还能被人们念念不忘,说明他走进了人们的心灵深处。这对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值得宽慰的事儿,因为它说明了你一定为社会和历史做出了某种贡献。为此,我为我的这位老友骄傲。

我和侯德健的相识非常早,是他刚刚由日本进入中国大陆不久。那时他刚刚到东方歌舞团“工作”。我认识他的原由是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前辈的公子周月找我,希望我给侯德健拍他要出版的歌曲专辑“新鞋子、旧鞋子”的录音带封面照片。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在八十年代初使的20毫米和70—200毫米的变焦镜头也是他从香港帮我买的。也是在那期间,我就算参与了他一首可以流传的歌曲“熊猫咪咪”的创作。记得那是一个我们两个深夜神侃的“结果”。他的专辑那时基本已经全部完成,就差去广州进行录音和后期制作了。就是在他第二天一早去广州前的深夜,我们两个海阔天空的瞎聊,我忽然想起,说,你应该写一首能够给我们的儿童永远传唱的歌曲。他深以为然。但是怎么写,写什么呢?我说你应该以熊猫为切入角度。因为熊猫是一个全世界都喜爱的动物,它憨厚可掬的样子是那么友善和美好,是一个和平的象征,是超越种族和国界的形象,孩子和大人都会喜欢,而且现在写熊猫也有时效性,因为报纸上刚刚报道说四川的竹子开始大面积的开花死亡,熊猫的“食粮”面临枯竭。他一听大叫好主意,以至于说那咱们现在就写。说着,他拿出了纸笔。但此刻,我们两个都无语了,因为这时开始真正的“创作”了。我哪里懂得什么词曲创作,自然是干瞪眼了。努力想出了几个开头,一出口自己都觉得是不对路子的扯淡。就在我那卖力的胡扯之时,侯德健忽然用笔一敲本子说,有了!只见他拿着笔有节奏的敲击着纸,轻轻地念到“竹子开花喽,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然后略一停顿,接着“星星啊星星多美丽,明天的早餐在哪里?——”,就这样,他一边有节奏的叨念,一边快速地笔记,不到二十分钟,就一气呵成地写完了。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写完后,他又完整地给我念了一遍。我听完后,几乎完全是不相信,这就完了吗?曲子呢?旋律呢?没有旋律的歌词对我来说就是一杯没有味道的白开水。看着我一脸的迷惑,他笑着说没问题了,绝对是一首好歌曲。然后说,放心吧,睡觉。说完,他就躺在了铺在地上的床垫上,我则睡在了沙发上,我看了一下表,凌晨三点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看他还在沉睡,我就拿起我的摩托车头盔走了。路上,想起几个小时前的“创作”,心想这估计又是一次我们之间的“扯淡”。歌,就是这么做的吗?

再过一天,接到他从广州打来的电话,说旋律再去广州的飞机上就完成了,现在“熊猫”已经录完音了,效果极好,他满意极了。那时没有电邮,说什么也没用,因为我听不到,所以我还是将信将疑。直到半个月后,他从广州拿来样带——,我一听,傻了。确实是太精彩了,这首急急写就的歌曲,在程琳那有几分童音的演唱中,真的有一种天籁的意境。果然,,后来侯德健这个在大陆出版的第一张专辑一经面世,全国各地到处的音乐商店前都能听到“竹子开花喽,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数星星——”。

侯德健是一个活泼快乐的人,而且是一个极其聪明和学识机智的人,他有极好的英语能力,而且精通哲学。他的音乐天赋迅速地开始深刻影响当时大陆的年轻一代音乐人。他直接帮助过郭峰,记得他发现郭峰后对其称赞不已。他还从香港带来那时大陆音乐人根本没见过的电子鼓,放在膝上给我们演示演奏。他对大陆的流行音乐和摇滚乐实际上是一个启蒙者的角色。

后来,他因那场大家都不能忘记的风波去国新西兰,他在那段寂寞的日子里,潜心研究易经,成为这门古老学问的专家。也在那段日子,我们的联系彻底中断了。后来我也去了一段国外,期间和许多老朋友都有联系,唯有他和大家都没有联系。

2005年,我从广州安哥那里得到了他在台湾的电话。因为侯德健八十年代中期在广州曾经住过一段,所以他们也是老相识,而安哥在九十年代前期曾在香港工作过一段时间,他们通过香港的朋友取得了联系。我得到电话后和侯德健联系,居然在电话那头联系上了。可是在2007年春节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却再没人接,联系又断。2008年12月,连州摄影节的一天傍晚,我正在和张家口许宝宽他们在连州的宾馆吃饭,电话响起,一接是他。他告诉我已在北京有些时日了。

看到这么多朋友热情的留言,而且总有朋友问他现在的近况,我一直没有仔细回答大家他的情况。前几天又见有人留言,忽然想起把去年我们见面时的照片贴出,以飨大家的愿望。顺便告诉大家,他现在很好。

 

我三年前写的关于侯德健的博客http://baokun.blshe.com/post/27/17441

刘索拉在看着我们“笑”。


给陈达“说”。


侯德健在给我“算”。


2009年6月13日的侯德健


补侯德健新歌:转眼一瞬间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