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人造矿难背后的雷波盲流:新时代红旗下的奴隶(高清组图)

1已有 271 次阅读  2011-07-29 12:56   标签人造  矿难  背后  雷波  盲流  新时代  红旗下  奴隶  高清  组图 
  京港台时间:2011/7/29 消息来源:网易 
  注意:新闻源于各大新闻媒体,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留言打假!

    人造矿难背后的雷波盲流:新时代红旗下的奴隶(高清组图)   

 

  4月22日晚8时左右,四川雷波县杉树堡村,邓福江坐在自己的茅屋里,漆黑一片。一张床,一口锅,一堆柴火,这是他所有的家当。近年,不断上演的“盲井事件”,将雷波卷入舆论漩涡之中。《盲井》是李杨2003年拍的一部电影,讲的是有人将打工者带至矿区害死,伪造矿难现场,并冒充矿工家属骗取赔偿。2007年至2011年,全国共有20多起“盲井事件”真实上演,犯罪嫌疑人大多来自雷波。

 [/url]

  2009年,2010年,雷波展开了两场较大的“清理”行动,一共有165名“无序流动人员”被清理,方式以“村民主动上交”为主。这些人都有着相似的命运,而邓福江最典型的一个。在两次大的清理行动中,被“清理”出了大量的妇女、儿童及被买卖的智障人员,但是,当地没有任何容留者遭受法律追究。



  4月15日,记者进入雷波县帕哈乡,这里山路陡峭,当地居民称“很难逃出来”。 雷波成为受害智障人员的"输送地",社会上广泛质疑当地打击不力。当地公安部门表示,当地险峻的地 理环境以及浓厚的家族观念,给打击"容留"农村无序流动人员的行为造成了难度,而一些法律法规制度 不健全,更让他们陷入尴尬。

  邓福江出生时,是一个奴隶;老了,他被圈养在深山中用来干活,左眼在山中遭飞石受伤,只剩下空空的眸子。



  这是邓福江住的小屋,一间约8平方米大的土房子,已经倾斜。小屋内,坑坑洼洼,没有电器,没有现金或存折,没有其他人,仅有一炕,一灶,一锅,以及数捆干柴。和那些被谋害在井下的“娃子”相比,曾3次被救回的邓福江是幸运的。



  下午6点多,划燃一根火柴,邓福江在自己的小屋里准备烧洋芋。邓福江,是雷波被清理的“盲流”之一。出生在1940年代的他,是一名“娃子”,1956年民主改革后,他认了养父,有了家,当上了民兵连长。而后,他精神出现问题,接着,失去上述一切,最后,成了一名“无序流动人员”。洋芋是他的早餐,而且他的一日三餐也只有洋芋。



  吃完“早饭”的邓福江开始在街上闲逛。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步行4公里去县里的垃圾堆觅食,一有机会就会去工地或农田帮人做力所能及的劳动……像大多数智障人士和精神病患者一样,邓福江精神出现问题后,行动仍有一定的规律性,当地人说这个习惯可能和他当过兵有关系。

  

  邓福江久久地地看着一个画字摊位,旁边一个小女孩也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伯伯。被解救3次的邓福江是当地的五保户,但由于不会花钱,五保费被存在村里,由组长给他买洋芋,再向村里报账。记者看到,两年来,组长给邓福江买洋芋的记录还没有写满半张纸。



  闲逛的邓福江终于找到一个工地,他很乐意地去帮忙搬砖头,砖头被他放得整整齐齐。他经常跑到工地干活,并且还很卖力,同时,他拒绝任何报酬,只接纳地上的“无主之物”。

  

  虽然精神有问题,但邓福江依然是个爱整洁的人,他会用捡来的草把掉了纽扣的衣服固定好。

 
  胶鞋、编织袋、草绳,邓福江的鞋子被他打理得很有士兵的感觉。



  雷波县城,邓福江游走着,他身后是一座高山。曾经,他被彝族人圈养在这样的高山中干活,失去一只眼睛也失去了一辈子的生活。如今的他相对靠着救助和在垃圾堆里翻捡富余的食物生活着。当地村民们指着他的背影说,如果有善心,就应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否则,他再失踪,就只是时间问题。

 

  宜宾高县庆岭乡马桥村,重获自由的谢明呆在家中。谢明是雷波县第三次行动中“清理”出来165名“盲流”中的一位。他的亲身经历可以说明,在雷波崇山峻岭中“盲流”们的生活。



  宜宾市珙县底洞镇楠桥村,父亲拿着罗辉生前的合影照,个子高的就是罗辉,被骗出去打工时,罗辉才18岁。罗辉,是雷波县第三次行动中“清理”另一位珙县人。18岁的罗辉被骗出去打工所挣的3950元工钱是他为这个家赚到的最大一笔白条,因为2010年4月5日的一场车祸,还未满19岁的罗辉不幸遇难。至今,他的家人还没有收到他被拖欠的3950元工钱。



  而像谢明、罗辉这样被成功解救出来的“盲流”不同遭遇的是那些永远也回不来了的人。在2010年雷波“清理”上来的165名“无序流动人员”中,有8人永远不会遭受拐骗了。他们死在了雷波。这些人葬在雷波后山公墓里。他们没有墓碑。每个人坟前只有一块石头。



  从四川成都驱车向南行进413公里,即抵达雷波县城。晚8时17分,一位流浪汉躲在雷波一处墙洞里睡觉。在县城的街道上,记者看到仍然有很多流浪的人,他们大多精神不太正常,而在这个频繁发生“盲井事件”的雷波县城,这些流浪汉,很有可能被犯罪嫌疑人盯上,再度被买卖,而当地政府的打击力度远远不够……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