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已有 341 次阅读  2012-04-28 07:32   标签薄熙来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张三一言

 

自由民主力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极左力量雨水山涧泻瞬息了无痕;极右力量庞然大物外千疮百孔内。

 

[] 基本事实与基本道理

 

中国以民间乌有和官权薄熙来为代表的极左派不是中国的左派,不是中国将来政治多元化的左派代表,它是中国的极左派。极左派≠左派。

 

极左派经济基础是国富民财全部被垬专政党拥有、操控的毛式共产主义经济制度(土改、资改后到所谓改革开放时期)。现在中国已经没有这个经济制度,所以没有乌极左存在所需要的经济基础,也所以极左派不是中国现实经济利益的代表,而是毛泽东极左无产阶级专政意识型态阴魂未散的幽灵现象;是回光返照式的存在。

 

这种幽灵现象和现实中的回光反照式存在,没有对立势力打击,它会稍为长命一些,但必定命不长久,始终会死亡;有对立势力存在,它就会实时死亡。中国的极左势力很不幸,遇上其手握顶权的同宗难兄难弟极右专政势力;所以提前死亡。由民间乌有之乡和官权薄熙来为代表的中国的极左势力,被胡极右打杀为标志,表明它受了严重创伤。从此中国极左派被扫进了历史垃圾箱(进行式)。一旦死亡,就永不超生──这早有法西斯势力、纳粹势力、共产专政势力一死永死的铁证。

 

在中国绝不会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极左派!只能是废了薄熙来,中国极左势力就走向终结。

 

 

[] 必须消灭“消灭普适价值”才有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是在战胜(正确地说是消灭)“消灭普适价值的势力”后才普适于人世,才成其为普世价值。

 

现在海外伤感于国内极左派灭亡,提出这么一个伪问题:要保护极左派存在和发展,在中国才能有多元社会结构和均势,才能演变成为自由民主社会。

 

这无疑说,中国要保证极右派极左派存在才能建立自由民主社会制度。其意思与如下说法的逻辑是相同的:有强盗、流氓强奸犯和杀人犯存在居民才安全;保存奴隶制人们自由、人权才能保证;有法西斯纳粹共产专政存在才有自由民主…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普天下所有自由民主社会都不是由极左与极右组成,它们从来没有成为政治或社会主流;即使存在,充其量也不过是政治边缘的点缀。未来中国的自由民主社会应该与世界的左、右组成型态相同──社会民主派代表中下层,自由民主派代表中上层的政治势力结构。

 

 

[] 穷途末路的海内外极左派靠造物造事造言延续话语权

 

海内外极左派皮既不在毛焉能存?毛虽不存,但是,阴魂未散。于是,这些海内外极左派幽灵们第一要务就是争取话语权;因为只有发出声音才能显示他们“不存在的存在”。因此,要道无道要理无理求援无助的极左派们只好无话找话说,制造伪事实、伪话题、伪道理。

 

制造伪事实(1)──指鹿为马,把世界和中国反对极左和极右的自由民主派伪指为垬胡锦涛为代表的官方极右派的同党同派。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右派们兴高采烈,拥戴一夜成了他们的“中共中央”原封不动地开动他们昨天咒骂的全套的专制机器去镇压、钳制中国左派。”还有“今天却对胡温中央的法西斯专制作为大唱赞歌”还有:“传统的反共右派以为今天终于找到了他们的“中央”代理人胡温,“理想”情景突然就在眼前,于是欢呼拥戴,抛开了“普世价值”的伪装,赤裸裸主张对左派实行法西斯右派专政,支持对左派封网封口抓人,甚至呼吁杀人灭族“立威””

 

事实是:自由民主派(就是极左嘴里的右派)厌恶大小恶狗(胡极右薄极左),戏看狗咬狗、乐见大恶狗咬死小恶狗。极左派把这个事实伪造成为自由民主派拥戴的中央!自由民主派拥戴极右派专制机器去镇压、钳制中国左派!

 

制造伪事实(2)──把官薄熙来民乌有之乡极左派,一个没有现实经济利益作为根据的幽灵意识型态当作是代表实体经济利益的政治派别。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植根于社会特定经济条件的阶级,是不可能消灭的。企图以阶级战争和阶级专政来消灭社会上层阶级实现某种“进步的理想”,结果,只能给全社会各阶级都带来普遍专制的痛苦。”

 

把无经济基础入依据的极左派说成“植根于社会特定经济条件的阶级”(这点前面已作评论)

 

制造伪话题──伪话题是:由极右派和极左派建沟中国左右均衡的自由民主制度。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普世价值之所以是“普世”的,其价值,恰在于它不仅“普世”于自己,更能够普世与自己的敌人!”

 

在逻辑上,普适价值只能普适于认同者,不能普适于对反对者,特别是敌对者。比如,人有生存权利。这是普适原则,应普适用于每一个人;但是,当一个强盗举起大刀向你头上斩来的时候,在这个时刻,对你来说这个原则不适用于强盗。这时适用的原则是强盗没有生存权利;你唯一可行的是先下手杀强盗。起码要能制服强盗,使他不能再杀人时才容他生存。普适价值对敌视普适价值也是如此:只有废除敌对普适价值势力或改变它的敌视态度后,才能拿普适价值普适于他。民主建立史就是人类用普适价值战胜反对、敌视普适价值的历史。

 

我讲的这个原则是指政治较量,不是讲意识型态思想或理论斗争。在思想理论方面不应该也不可能消除普适价值的敌视者。

 

现在问题是不论极左派还是极右派都不许他们自己一派之外的任何一派,尤其是民间派政治力量派别存在。他们誓死反对普适价值,不厌其烦地五反六反七反八反普价值。你在这种政治现实中要求自由民主派普适价值普适于他们,这无疑是双手呈上大刀跪下来请求极左及极右派把自己头颅砍下来。

 

在存在敌视自由民主的政治现实中倡导、要求用普适价值来维护他们恶政;不但是伪话题,还是犯卖恶毒。

 

制造伪道理──极左派制造了这么一个伪道理:“代表中国基层广大人民群众阶级利益的中国左翼、左派及其代表人物,是不可能被消灭的,是不可能被当“障碍”“扫除”的,在新“三座大山”压迫下的中国基层民众反对全面私有化,反对全面无节制资本主义化的社会主义性质的要求,是极其顽强的,左派一定会产生,其代表人物将是不断涌现的,杀了一个薄熙来,将有成百成千成万的“薄熙来”出来。”

 

若抽象地讲,这当然是正道理。但是,这道理是建立在把薄熙来、乌有等极左派当作正常的社会左派(例如社会民主派)这个伪造的事实上,所以就成了伪道理。事实是,社会民主派人士不论在国内或国外都大量地存在;社会民主性质的社团党派也存在于海外(其大小或影响力是另外的问题)。他们才是“代表中国基层广大人民群众阶级利益的中国左翼、左派”,他们才是极左派和极右派杀不绝的左派。

 

20120428  香港

 

 

参照文章    王希哲:“普世价值”已经被中国右派精英宣布为破产

 http://boxun.com/forum/201204/boxun2012/205760.shtml

 

20120427   香港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