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51登录名:

用户密码:

新注册 | 找回密码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已有 345 次阅读  2012-06-19 00:26   标签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张三一言

 

 

李劼写了一篇《反共,还是反专制?》(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07/03/200703262309.shtml)御用大文章。题目问的是反共,还是反专制,给出的答案是“反虚专制不反实专制”;即只反理论上抽象的专制,并以此回避反对现实政治中存在的垬专制──最专制的垬一党专政。这好像只反强奸,不反正在进行强奸的强奸犯、只反劫掠,不反正在入村劫掠的强盗一样荒谬。

 

李劼道理一:反共一词已经过气

 

反共就是反一党专制的制度和专政者的暴行。

 

也许我阅读理解能力差,我没有看到李劼没有给出反共一词已经过气的理由;我只看到他举例说美国没有反共意识和用反共这个词、民主共和两党都不提反民(主党)或反共(和党)。李劼如是说:『在一个民主的政治空间里,类似于反共这样的词语和思维,是不会出现的。』这一来,李劼正好驳倒了自己“反共过时”的命题;给出了反共未过时的证明。请李劼注意,美国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社会,在自由民主社会没有需要反共,因为反共过时了,所以,不提反共。可是,中国不是民主社会,而是极权社会,这个极权之主是垬,人们反极权,所以必须连同反对顽固坚持极权的垬。可见,在今天中国政治现实中,反共不但未过时,反而是“当时得令”、应潮流需要的热门话题。

 

 

李劼道理二:反共一词内涵十分含糊

 

李劼质问反共:『究竟是反对共产党?还是反对所有共产党人?究竟是反对共产党的专制?还是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究竟是反对共产主义?还是反对以共产主义为名的封建主义?

 

按照李劼上述逻辑,很多概念都是过时的、含糊的。李劼反对人们反共,他明白无误地要求人们“反专制”。按照李劼的逻辑“反专制”也是绝顶含糊的。究竟是反对专制还是反对实行专制的人?你到底反对秦始皇专制还是反对胡锦涛专制?还是反对专制的胡垬?到底反对垬专制意识型态还是反对垬?…(还可以连续问下去)。这就是名学者钻牛角尖的通病。

 

再举一形象一些的例子。有人说爱老婆。按照李劼逻辑,“爱老婆”一词更是极端胡涂。你究竟爱老婆美貎还是爱老婆内涵?你究竟爱老婆厨艺还是老婆性技巧?究竟爱年青时的老婆还是爱晚年相依为命的老婆…

 

若按照李劼逻辑,这个世界没有几个词或概念不是含糊不清的。我可以用李劼逻辑证明,就是“李劼”这一专有名词也是绝对含糊不清的。

 

众所周知,语言都有其模糊性和通识性。通识性“反共”就是反对垬的一党专政、就是反对垬暴政暴行和压迫掠夺。想用对反共一词吹毛求疵来否定现实政治中反共的共识,是读书匠常做的无用功。

 

 

李劼道理三:反专制不反共

 

李劼的话是这么样说的:『在海外的华人世界里,不仅有政治上反共、文化上却不反专制的学者;更有政治上反共,心理上、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上,却如同毛泽东时代的统治者一样专制的所谓异议人士,人权斗士。反共不反专制,不仅成了一种古怪的政治运作,而且成了一种古怪的文化现象。』

 

我作如下回驳。

 

其一,这是李劼这种古怪文人的古怪思想。我想,如果用望远镜和显微镜作地毯式搜查,会找到李劼说的反共不反专制的古怪文化现象。但是,就我所所得的认识来说,海外华人、港台华人、大陆人,凡是反共的都是反共之一党专政极权制度和暴政的。如果海外真的是存在“反共不反专制古怪的文化现象”的话,那么海外的传媒、舆论的主流都是反共不反专制的。但是,人们所见并非如此。有请李劼举出你所谓的怪现象主流表现出来看看!你若举不出,有请你自问,你的怪现象是不是你按需幻想出来的?

 

其二,李劼把按己所需幻想出来的虚幻之物:“反共不反专制”,强戴到现实中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制度的世界华人头上,然后站在虚构的政治正确和道德高位,以反专制的大道理批判所谓反共不反专制,无情地打击反共反专制追求民主的华人。这是御用文人常用的诡辩伎俩。

 

其三,李劼说:『把反对专制和反共混为一谈,从逻辑上说,恰好是非常专制的。』

 

多么伟大的理论啊!这个理论就是:反对犯罪行为不惩罚罪犯。

 

若按李劼伟大理论,这个世界的正义事业都是“恰好是非常专制的”。

 

请看:

 

把反对纳粹主义和反对希特勒混为一谈,从逻辑上说,恰好是非常专制的;

把反对共产主义与反对列宁斯大林混为一谈,从逻辑上说,恰好是非常专制的;

把反对劫掠和反对劫掠的强盗混为一谈,从逻辑上说,恰好是非常专制的;

把反对虐待妻子和反对这个妻子的丈夫混为一谈,从逻辑上说,恰好是非常专制的;

 

李劼另一伟大怪论:『共产党今天没有改变政治体制,不等于说明天也不会改变,不等于说永远不会改变。即便不相信他们会改变,也不能从逻辑上、从历史走向上认定,他们永远不会改变了。』

 

我还是用生活实例作答。“强盗流氓今天没有改变奸掠行为,不等于说明天也不会改变,不等于说永远不会改变。即便不相信他们会改变,也不能从逻辑上、从历史走向上认定,他们永远不会改变了。”

 

李劼的怪逻辑就是:秦桧的后代不会永远都是奸臣、时迁的后代不会永以偷鸡摸狗为生,所以,批判秦桧是错误的、反对偷窃是错误的。罪犯会改变的;潜意思是:惩治罪犯是错误的。为甚么李劼要提出这么一个一揭就穿的歪理呢?无它,就是忠于“今共”,护共心切,因而胡言乱语而不自觉。

 

这就是为李劼甚么提出反专制不反共的理由。

 

李劼思想总结。

 

这里,大概可算是一条道理:李劼们多了共产党就不会由专制变民主,反李劼们多了共产党在反对者反抗下之压力下就会变。

 

李劼全文论点是:批判反共不反专制;意旨是反虚的专制,不反实的专制主子的共。他想营造这样一个气氛:虚的反专制大军千万重,实的垬一党专政岿然不动。这是扯民主大旗以反专制为名,达到保专制之实的高招。

 

20120619   香港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