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用户登陆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已有 476 次阅读  2012-07-09 10:55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张三一言

 

 

王希哲的错误之一:把朽枝当蓓蕾,把民主杀手当作民主一元

 

胡垬被人称为极右、薄垬被人称为极左。不论是极右极左都反民主,都职志消灭民主,他们都不是民主的一元,而是民主的灾星、杀手。但是,王希哲把垬的极左视作是组建未来中国民主的一元。

 

王希哲说:『他(王希哲自指)的意见仅仅是揭示中国民主化将必经的一种规律,像美国的华盛顿革命党走过的路一样,中国的国家民主化,中共党内民主化必须先行。』

 

张三一言驳评。其一,“党内民主”,垬的党内民主现今一点可能性也见不到,是可见不不可及的民主地平线”;就可见的将来而言,走党内民主之路就是要要中国人走死路, 要人们走一条根本看不见、不存在之路,等同堵死中国民主之路。极权本质就是反民主,中国垬反民主举世闻名,说本质反民主的垬会自我民主化,荒谬之论以此为最。

 

有请王希哲举出一个与垬同类的一党专政共产党内民主化的实例来看看?或者举个中国政治现实中垬党内民主化的趋来看看? 举不出就是骗人的空话,就是误导之论。

 

其二,『中国经济多元化后,中国共产党内利益分化导致的政治分化也就与一切政党一样不可避免了。因此,我们应该支持中共党内多元化的一切萌芽和挑战,而不是站在胡温中央专制权力一边去帮助他们扼杀它、扑灭它,继续它的中央专制大一统!』

 

张三一言驳评。专制统治内部分裂成为两个或多个集团演变成为民主,是一般规律。只是,现今还看不到有这个可能。中国极权制度下不论是薄极左派还是胡中央的极右派(极左意识型态 极右经济基础)都不能因分裂而演变成为多元民主社会中的两派。其中理由很简单,民主的两派起码条件是容忍对方存在并作公平竞争。但是,垬不论胡极右还是薄极左都是认为只可我专政不许你当权, 一天不能容二日,立意消灭对方。若薄得势取得垬中央权力,势必消灭敌方胡锦涛;只是,现实出现的是胡极右先下手为强剪除了薄极左。

 

其三,为甚么有人会认定薄极左会是中国民主政治两元中的一元呢?

 

我猜想,认为极左是中国民主一元者们中主要的是本身就是极左分子。这些极左分子中一些可能是身负任务的人或五毛,这些是奉命占领传媒阵地的人。这些人多数开明车马打正垬招牌,另一些则隐瞒身份伪扮中立、独立人士,做一些公开身份者做不到的极左之事。极左人士中,也有非负任务者,而是出于自身极左意识型态而自愿自觉发表极左言论和作为。我称这类人为义务御用文人。我估计王希哲是属于这一类。除了以上那类人外,还有一些就是政治天真者或胡涂虫。

 

 

王希哲拿极左冒充中国政治左派代表

 

 

王希哲说革命只能是左翼革命,就目前中国政治现实形势和阶级状况来说是对的。但是由于他自身为极左,所以判断事理常常出现错误。

 

错在哪里?

 

错在把极左派当作是左派。极左派是党垄断经济的产品,相配对的就是毛泽东意识型态。现在党经济,就是他们说的国营经济大部分已转入了高官及其家属口袋,毛思想也只是阴魂未散而已。极左派将即失去生存依据、行将消失、末落。把一个行将没落的社会集团当作中下层左派代表,极之失实和荒谬。

 

除了理论上说明极左不能成为左派代表外,事实也说明极左派不可能代表中下层。理由是极左从来不为中下层谋利益。准确地说,他们是利用中下层利益与权利的名义,即用国有公有集体所有等等名义让垬管理,即代表占有。这分明就是为垬统治权力集团谋利益。

 

为统治集团谋利益,就必然损害广大中下层民众利益,这样的极左派怎么能代表中下阶层左派?

 

王希哲的另一个谬误是把垬内部不同派别说成汪洋偏向资本利益的,是右翼、薄熙来偏向工人利益的,是左翼。事实是垬统治集团中不论是胡温汪薄都是一党专政的既得利益者。没有那一个是偏向工人利益的!不同的只是汪洋等所谓右派是用讨好方法向资本谋取利益;所谓薄熙来等左派则是想用抢夺方法谋取资本的利益。

 

王希哲把极左派下之乌有之乡和上之薄熙来视作中下层左派代表,不论是从政治还是经济角度,不论是从理论还是从事实看都是站不住脚。

 

那么,谁能代表中下层利益呢?

 

中国之中下层代表必然与世界通例相同:社会民主党派;神州左派尽社民将成定论。

 

 

王希哲制造了极权制度与政权的次头目薄熙来是民间反极权左派领袖的荒唐笑话

 

王希哲这样界定中国的左翼右翼:『今天的中国,主张放任资本的是右翼,主张节制资本的是左翼;』

 

如果从共产党内部或者纯经济角度看问题,这个界定可以说得通。但是,如果政治现实治的角度或者官民关系的角度来看则不通。(按现行俗套说法)在今天中国,在垬体制内的是极左,在体制外的所有反对一党专政制度和权力的都是右。所以, 民主革命派与纯改良派都是右派。按照国际标准和惯用概念来说垬是极右,反极权的民主革命派与纯改良派的民众都是左。因为民众反对极权制度和政权,而且把这制度和政权,或者说胡薄视为一个整体来反对,即反对包括胡薄在内的垬一党专政,所以不论胡薄都是极右,都是民众革命的对象。薄熙来是民众革命的对象,而民众革命必然是左派,这是公认的事理。请问王希哲,作为民众革命对象的薄熙来怎么会变成是左派?

 

王希哲之错在于把垬内部之极左者无限推广为全国政治总局中之左派,把垬内部极左之头目无限提升为全国左翼政治势力的唯一领袖。这就出现了王希哲的极权制度与政权次头目薄熙来是民间反极权左派领袖的荒唐笑话。

 

王希哲看中国政治形势和我们的分歧是这样的。

 

狼和豺恶斗或狼死或豺亡或两败俱伤;我们的态度是都乐观其是, 绝不支持任何一方;王希哲则是因狼伤而痛、因狼死而悲,因豺伤而乐、因豺亡而欢。王希哲把我们因狼死而乐诬指为“欢呼自己拥欢护的右派豺中央伟大胜利”。这是以王之心度人之腹的结果。

 

 

极左注定消亡;王希哲的政治舞台也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我早就判断:中国极左派兴风作浪是毛灵魂回光反照现象。因为没有客观经济基础支持,必然被边缘化,并走向消失,消失后绝无重头再来的机会。王希哲在这次墨尔本讲演会上讲话被频频打断就是极左在海外也被边缘化的正好说明。被边缘化的王希哲摆出一副虽被世人反对我自勇往直前的气慨。但是,我倒闻到一股被边缘化而无奈的酸味;也听到黑夜过坟场吹口哨的发冷抖声音。 我估计这一次被邀参加类似墨尔本会议的王希哲,很可能会是最后的一次国际亮相了,大不了也是倒数第二次。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全国极左势力这张皮都完蛋了,作为海外的极左一分子还能依附在甚么皮上?

 

20120708

 

 

分享 举报